會議正在進行 惡報來臨

廖明

【正見網2015年09月29日】

人作了惡,會有惡報。大多數惡報不是人一作惡報應就來了,而是要過上一段時間才會有惡報。有的人做的壞事會一點一點的積攢下去,以至於將來得到 一個大的惡報。在諸多的惡報形式當中,最能警示世人的就是那種即時的報應,人正在作惡,甚至還沒等把惡作完,惡報已經臨頭了。

正在講話,惡報降臨

湖南省永州市祁陽縣縣委副書記彭開發,曾對執法人員公開說:“對法輪功弟子可以超法律制裁,出點事不追究你們的責任。”祁陽黎家坪水泥廠職工江來生,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去北京上訪請願,後被關押在祁陽縣看守所。看守所警察為了折磨江來生,把他連續換了八個監室,江來生於二零零一年年初被毒打致死。

也就在這個二零零一年,彭開發在全縣政法工作會議上,安排工作講到第三項“要把法輪功的鬥爭進行到……”“底”字還沒有說出來,兩眼翻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送長沙醫院也沒有治好,成了植物人。

作 為一個縣委副書記,竟然講出“對法輪功弟子可以超法律制裁”的話。什麼是超法律制裁?那不是對法輪功學員可以無法無天的進行打擊嗎?祁陽縣法輪功學員被迫 害的如此嚴重,都與彭開發的指使相關。所以當他又一次布置對法輪功的迫害時,惡報臨頭了。這既是上天對他的懲罰,又是對世人的警示。

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左右,現年五十七歲的遼寧大連普蘭店市行政執法局局長,同時兼任國保大隊長的李紹舉,在年前工作布置的內部會議上暴跳如雷,企圖發起對法輪功學員的再一次迫害,大喊大叫並且謾罵法輪功。李紹舉正起勁瘋狂的時候,忽然一下子栽在桌子上,當場腦出血猝死!

李 紹舉的暴斃可不僅僅是他在會議上狂吼了那麼幾聲,他在綁架迫害普蘭店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李紹舉從策劃到安排,再到實施綁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大連市金 州區法輪功學員滕文質二零零七年七月初在普蘭店講真相被非法抓捕,當時李紹舉表現得也是非常囂張,最後滕文質被枉判三年。滕文質的丈夫宋士弟被迫流離失 所,身體出現嚴重病狀,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下午六點左右,普蘭店法輪功學員萬靜在大連人壽保險公司開會回來,在普蘭 店保險公司的門前被李紹舉帶三個警察綁架。

李紹舉的暴死能是偶然的嗎?這不都是他作惡導致的報應嗎?需要說明的是,李紹舉對於報應一說可是 完全不屑一顧的,所以他才敢那樣無所顧忌的作惡。可是他不相信報應,不等於他作了壞事就不得惡報了,他的猝死正是惡報降臨的表現。據悉,李紹舉死後,對當 地公安幹警的震懾很大。他所留下的職位,他的兩位副手誰也不願意去接替。

哈爾濱市有個女人叫梁建華,曾患有多種心血管疾病,整日病魔纏身, 已近等死的狀態。就在她絕望的時刻,經人介紹開始學煉法輪功,身體神奇般得到了康復。二零零二年九月,梁建華被當地公安部門強行送往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勞 教。但她很快走向邪悟,背叛了給予她第二生命的師父和大法。同年十二月份,十二大隊惡警再次策劃誹謗大法的會議。梁建華寫了發言稿,她剛剛念了幾行字,突 然伸著舌頭,口吐白沫,不能言語,當場暴斃。

梁建華是從生命的盡頭,通過修煉法輪功起死回生的,法輪功於她有天大的恩情。如果沒有法輪功,她的生命早就結束了。對於拯救過她生命的大法她回過頭來就去誣衊,這種恩將仇報的行為是世人所不齒的,也是宇宙的法理所不允許的,所以她才遭到了即時的現世報應。

正在開會,猝然死亡

還有一些中共惡徒在會議上還沒有來得及發言,或發過言後在那坐著,可是惡報臨頭了,立馬死在會議現場。

河南鶴壁市淇縣高村鎮六一零頭子張立新,是該鎮迫害法輪功的總指揮,曾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一年召開的一次迫害大法的會議上,張立新突感不適,口吐鮮血,栽倒在地,搶救無效,一命嗚呼。

寧夏永寧縣法院政工科幹部蘇傑,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後,到處進行誣衊法輪功的宣傳,毒害不明真相的群眾和青少年。二零零四年七月,蘇傑正在開會時,趴在會議桌上就斷了氣,年僅三十來歲。

上面這兩個惡徒是開會時死在會議現場的,這也是他們作惡必得的報應。特別是這個蘇傑,才三十來歲,卻去毒害青少年,這個罪可大了去了,多少孩子因為他的宣傳從而仇視法輪功。惡報來時,是不看他的年齡大小的,作惡多了,是要用生命償還的。

自己作惡,殃及家人

還有一些中共惡徒,自己作了惡,惡報雖然沒有直接報應在他本人身上,可是卻在他家人身上反應了出來。

湖 北十堰市竹山縣縣委書記賀興國,受邪黨毒害很深,邪黨導演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後,他竟信以為真,對法輪功的仇視愈加深重。二零零一年初,在一次全縣幹部 會議上口吐狂言,揚言要讓法輪功在竹山縣“灰飛煙滅”。他在會上狂吼亂叫,不計後果。誰知他的惡言一出口,其老父突然就患了食道癌,半年後即命喪黃泉。但 賀興國並不認為是自己的罪惡導致了父親的死亡,對法輪功的迫害絲毫不見手軟。二零零二年三月左右,賀興國也得了食道癌,年底也“灰飛煙滅”了,終年四十餘歲。

江蘇省阜寧縣東風居委會的農英、唐慧芬、朱紅霞、賈阜蘭四個女人,甘當迫害法輪功的鷹爪,經常找法輪功學員的麻煩,並仇視法輪功,謾罵 法輪功。賈阜蘭得了乳腺癌;在二零一零到二零一一年這兩年,唐慧芬和朱紅霞二人的丈夫都是肝癌死亡;農英的丈夫在迫害法輪功的前幾年,正在會場上作報告, 突然暴病死亡。一個居委會那麼多人,別人家都平平安安,唯獨這四個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女人禍不單行,各遭惡報。

善惡各有所報是天理。上述的即時報應對人的震動非常大,何況又都是在中共的會議期間得到的惡報。但願人們能明辨是非,引以為戒,不要被中共的謊言欺騙。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