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與惡

【正見網2015年10月23日】

善與惡並存於人類社會,時時刻刻體現在人們的生活中,從古到今都沒有改變過,做了善事得福報,做了惡事遭惡報;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草菅人命就是禍害自己與家人。

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中的事例

(一)李毅是吉州城的一名士兵。吉州城內有一個徐姓人家,派遣婢女把一支金釵送給親戚家。婢女把金釵插在自己的頭上。在路上,金釵掉落在地上。李毅看見後,拾了起來,並跟隨這個婢女前行。他看見婢女走進一個大戶人家的宅院後,又慌忙地跑了出來,到江邊想投水自盡。李毅急忙喊住她詢問原因。婢女哭著告訴他說:“我家主母性情暴躁且嚴厲,剛才叫我送金釵還人,在路上丟失了,她一定會把我鞭笞至死,不如先死為好!”李毅立即把金釵還給了她。婢女非常感謝。

後來,這個婢女嫁給梅林渡的一個村民。有一次,李毅因傳送公文,將要渡河。婢女一定要請他到家中去,並買來酒菜款待他。這時,他們忽然聽到渡口傳來喧譁聲,出門一看,渡船翻了。船上的人都淹死了,李毅因受婢女挽留,得免於難。

(二)明武宗正德初年,安徽商人王善到四十歲還沒有兒子。有個看相的人,預測人的禍福非常準確。他一看見王善就憂愁地說:“你還沒有兒子吧?”王善說:“是的。”看相的人說:“你不但會沒有兒子,而且到了十月,更有大災難。”

王善認為他的話很靈驗,急忙到蘇州去收取財貨,然後回去。

當時正值梅雨季節,河水猛漲,不能行船,只得暫時住在客店內。到晚上時,天空放晴,他到河邊去散步,看見一個少婦投河自盡,他馬上呼叫漁船,說:“誰能救起這個人,我出二十兩銀子。”船夫紛紛去救,終於把少婦救了起來。他便把二十兩銀子給了船夫。

王善問少婦為什麼要尋短見,少婦回答說:“我丈夫外出做工,我在家中養了一頭豬,準備用來償還田租。昨天把豬賣了,不料收的錢全是假銀子。既怕丈夫回來責罵我,再加上家中貧困,就不想活了,因此便投河自尋短見。”王善非常同情她,問她一頭豬值多少錢後,便給了她雙倍的錢。

少婦回家時,在路上遇到丈夫,便哭著把這件事告訴了他。丈夫非常懷疑。晚上,夫妻倆一起到旅店去找王善,想問個究竟。到旅店時,王善已經關門睡覺了。丈夫叫妻子敲。

王善問是誰,回答說:“我是今天投河的那個女人,特來致謝。”王善厲聲說:“你是個少婦,我是個孤身的外鄉人,晚上怎麼能隨便見面呢?快快回去!如果一定要來,明天早晨與你丈夫一同來。”

丈夫的疑惑一下子便消除了,誠懇地說:“我們夫婦都在這裡。”王善便披上衣服起來。當他剛剛走出房門時,只聽房中‘轟’地一聲。他們驚慌地進去一看。原來店房的後牆因久雨而倒塌,床鋪已被壓得粉碎。他這時如果不起床,肯定要被壓死。這對夫妻感嘆不已,道謝後便離去了。

王善在回家的路上,又遇到那個看相的人。他一見到王善就驚奇地說:“你滿臉陰德相,一定是做了有大陰德的事情。不僅免除了災難,而且將獲得不可限量的福報。”後來王善果然一連生了十一個兒子,其中有兩人登第。王善一直活到九十八歲才去世。

(三)唐朝宰相李林甫還沒有顯達時,曾遇見一個道士告誡他說:“先生你前生多行善,名字已經排在神仙的名冊上,就算不能白日升天,也可以當二十年太平宰相,他日大權在手,切忌不要干陰險害人的事情。”

李林甫發達顯貴之後,倚仗皇上的寵愛,陷害他人。每天晚上坐在偃月堂,閉門構思害人的計謀,想好了就喜悅地走出來,第二天必然有人被誅殺或放逐。

久而久之,又夢見道士對他說:“先生你忘了我的話嗎?現在你已經有罪了。”於是命令隨員將李林甫引至一處,耳中只聽見風聲水聲,房舍還森嚴整齊,帳幃床榻也華麗奢侈。

李林甫高興地說:“住在這裡也還不錯。”道士笑著說:“這是披鱗甲的動物所居之處,這裡異常慘苦,你還以為不夠險惡嗎?”李林甫驚駭得出了一身冷汗後醒來。

不久,李林甫大白天被鬼毆打,七竅流血而死。第二年還被朝廷挖出棺木斬屍。後來,鄉裡中有一頭牛被雷擊死,身上有“李林甫”三個字。另個,惠州打雷,擊斃一名妓女,腋下寫著“李林甫惡毒害人,玩弄權術,上帝命令天雷擊斃”等字樣。又有一個姓陸的人殺雞請客,而雞背上清清楚楚地現出“李林甫”三個字,人們大為驚訝,不敢吃。

(四)南宋宰相秦檜妻子王氏,曾經與金兀朮私通。日夜唆使秦檜殺岳飛,岳飛受誣陷下獄後,還沒有最後定罪。秦檜在東窗下,用手劃桔柑皮,若有所思。王氏說:“擒虎容易放虎難。”秦檜就寫了個紙條交給獄官,不久,回報岳飛已死。第二天,岳雲、張憲都被押赴鬧市砍頭。全國人都飲淚而泣。

秦檜從此後顯得形神昏憒。有一天全家游西湖,忽然看見一巨人嚴厲地說:“你殘害忠良,罪該碎屍萬段!”回家後,就背上發疽。

但他還繼續製造大冤獄,陰謀陷害張忠獻、胡文定等全族人。在他授意下,大理寺已將公文呈上來了,秦檜努力克制病痛,坐格天閣處理政事。獄吏遞上公文,秦檜想落筆批示,手顫抖得竟然不能寫字。幾天後,就鎽疽潰爛而死。他的嗣子秦熹也死了。有個押役叫何立,到東南方去出差,恍惚間到了陰間。看見秦熹帶著鐵枷,就問:“太師在哪裡?”秦熹哭著說在豐都。何立按他所說的地方前往,果然看見秦檜與万俟卨都帶著鐵枷,受盡毒打,他們對何立說:“可以告訴夫人,東窗之下害岳飛的事,報應已經發作了。”

不久,王氏也被鬼捉去,秦檜最終絕了後代。

二戰時期的善惡報應事例

(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一天,歐洲盟軍最高軍事統帥艾森豪在法國的某地乘車返回總部,去參加緊急軍事會議。 那一天大雪紛飛,天氣寒冷,汽車一路疾馳。

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途中,艾森豪忽然看到一對法國老夫婦坐在路邊,凍的瑟瑟發抖。 他立即命令停車,讓身旁的翻譯官下車去詢問。一位參謀急忙提醒說:“我們必須按時趕到總部開會,這種事情還是交給當地的警方處理吧。”其實連參謀自己也知道,這不過是一個託辭而已。

艾森豪堅持要下車去問,他說:“如果等到警方趕來,這對老夫婦可能早就凍死了!” 艾森豪一詢問,才知道這對老夫婦是去巴黎投奔兒子的,因為汽車在中途拋錨了。所以在茫茫大雪中凍得渾身顫抖,但卻毫無解決的辦法。

艾森豪聽後,二話沒說,立即請他們上車。此時的歐洲盟軍最高統帥沒有想到自己的身份,也沒有傲視被救援者的想法,只是出於人性中善良的本性。 先將老夫婦送到巴黎其兒子家裡,然後才急急趕回總部。

真是人有善德,天有福報。行善之報竟然如影隨形,昭然若揭。艾森豪發自本性純真的善行,竟然躲過了仇敵致命的一劫。原來,就在艾森豪那天返回總部的途中,德國納粹的阻擊兵早已預先埋伏在他們的必經要路上,希特勒那天斷定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死定了,因此更顯得野心勃勃、眼空四海。但萬萬沒想到,艾森豪的隨機善行,卻讓他的如意算盤徹底破產了!事後他懷疑是情報來源不準確、真有些垂頭喪氣。希特勒哪裡知道,艾森豪是因為救援那對處於危難之中的老夫婦,才臨時改變了行車路線,躲過了這致命的一劫。

後來有歷史學家評論道:艾森豪的一個善念躲過了暗殺,否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及結局將會被改寫。

(二)2015年7月15日,德國法院判決曾擔任二戰納粹奧斯威辛死亡集中營負責帳房的衛兵奧斯卡·格勒寧(Oscar Goening)四年有期徒刑。奧斯卡·格勒寧始終表示自己沒有殺過一個人,法官在宣判時說,“你有思考的自由,但你還是申請加入了黨衛軍”。法院最終認定現年九十四歲的奧斯卡·格勒寧,對三十萬的猶太人被屠殺負有責任,是屠殺猶太人的幫凶。

據報導,奧斯卡·格勒寧在納粹奧斯威辛死亡集中營負責的是,收集從站台被押送走的囚徒們留下的包裹。而德國法院起訴書指控,“此舉旨在清除大屠殺的痕跡,不讓後續囚徒看到”。起訴書強調,奧斯卡·格勒寧雖然沒有直接殺人,但其行為是在支持滅絕人性的納粹政權,保證了系統性謀殺猶太人的順利運作。

沒有參與直接殺人的奧斯卡·格勒寧起到了幫凶的作用,最終難逃法律的懲罰。

(三)戈林 (1893-1946),納粹黨的第二號人物。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任空軍中隊長。1922 年加入納粹黨。1923 年參加“啤酒館暴動” 受傷。1928 年成為第一批進入國會的納粹黨人。戈林在希特勒奪權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希特勒上台後,他任國會議長、普魯士總理等職。他是秘密警察 ( 蓋世太保 ) 的創始人,致力於恐怖活動,策劃了“國會縱火案”,指揮了清洗衝鋒隊的行動。1935 年任空軍司令。1936 年起為執行“四年計劃”的負責人。他指揮了對猶太人的迫害和屠殺。1939年9月被指定為希特勒的繼承人。1940年6月被授予“帝國元帥”的稱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他指揮了對波蘭、法國的入侵以及不列顛之戰。戰爭的失敗導致希特勒對他的不滿。1945年4月他聲稱要接管納粹政權,被希特勒以“叛國罪”逮捕,5月9日成為盟軍戰俘。1946年10月被紐倫堡軍事法庭判處絞刑。10月15日行刑前他在獄中服毒自殺。

(四)納粹高官阿道夫.艾希曼,負責將整個歐洲的猶太人送往死亡集中營,經他手處置的猶太人有五、六百萬。史料記載了艾希曼的冷血和殘忍。他在戰爭結束時曾叫囂:“我將高興地跳進墳墓,因為我知道,德意志帝國的五百萬個敵人已經像牲口那樣被殺死了。”

1960年,艾希曼被逮捕歸案。他以“服從命令”為自己辯護,稱自己“只不過是齒輪系統中的一支,只起到傳動的作用罷了。”和對待許多其他納粹黨徒一樣,法庭駁回了他的“齒輪”之說,因為判定一個人對其行為是否應該負責,主要不是命令而是良知。良知才是最高準則。翌年艾希曼被判處死刑,再翌年被處以絞刑。

現代的善惡報應事例

(一)這是一個計程車司機講述的一個故事:司機和他妻子兩人同開一輛私家出租車,一個白天開,一個晚上開。一天晚上,輪到司機的妻子開車。來了三個大男人,坐上車後,不說具體地點,只往城外指了指,說“就在前面”。

他的妻子開了一段路,問“到了沒有?”他們說“還在前面。”如此反覆幾次,車子開出城,來到市外無人的地方。三個男人叫停車,立即凶相畢露,其中一人拿刀威脅他的妻子:“把錢拿出來!”

司機的妻子驚呆了,遇到歹徒了!他的妻子戰戰兢兢地說:“我身上只有九十多塊錢。”

”邊說邊摸錢包,突然摸到了大法弟子給她的一個護身符,就想起了大法弟子告訴她的話:危難來時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她就在心裡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向李洪志師父求救。瞬間,三個歹徒仿佛被什麼定住了,一動不動,也不出聲。司機的妻子見狀,立即叫他們下車。剛才還窮凶極惡的三個歹徒一聲不響的下車了。

驚魂未定的妻子立即開車跑了。回到家裡,依然驚駭不已。

(二)小姑子的丈夫松仔,以前不務正業,生活貧困交加。自從我(作者)告訴他大法真相、叫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的命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2006年的秋天,我們這個小鎮遇上了輕微地震,把小姑子家的舊瓦房震裂了兩條縫,其中一條有三十來公分寬。松仔心想,這下壞了,一家六七口人沒地方住了。他想起了“法輪大法好”,就持續念了一個小時左右,奇蹟出現了:房子裂縫自動合攏了,只剩像牙籤那麼細的一條裂痕。

2008年的春天,離家一年多的我坐上松仔的摩托車回家。途中,松仔的老闆給他打電話:“喂!你在哪裡啊?你不來上班,我們都害怕死了,現在又打雷了。”我問松仔怎麼回事,他說出緣由:自從我出走後,松仔的身體健康了,找了一份糖廠的工作,被分到鍋爐車間。一天休息時,他給大家講法輪大法好,講發生在他身邊的奇事。大夥都圍著他聽,只有一個人不想聽,跑開了。事隔不久,鍋爐有問題,一團火球從爐頂上落下,正好落在那個不聽真相的人的頭上,馬上被送進醫院搶救了。

老闆害怕了,請了一個人來看風水。那人見著松仔,對老闆說:“你這位貴人頭頂上有位大神啊,要不然你可就有大禍了。”驚魂未定的老闆忙給松仔兩千元紅包,對他說:“從今以後,你要幫我把關,你就從第一關開始吧!”

所謂第一關,就是檢驗甘蔗類別,在一間幾平方米大的鐵皮屋子裡。一天,一輛滿載甘蔗的長卡車,突然直衝鐵皮屋撞來,“呯”的一聲,把鐵皮屋連人帶屋及辦公桌都撞出去十多米遠,全場的人都驚呆了。經理也來了。松仔對大家說:“多虧我把大法真相平安符貼在鐵屋裡。”

看看現在的松仔,是一個職校的校長,前段時間還兼職某醫院的藥購師呢!新樓房也建起來了。喬遷新居那天,遠親近朋、不大相識的也來慶賀,來了二、三百人,座位不夠,最後人們只好站著吃,熱鬧極了。松仔由衷地對我說:“嫂子,我以後是絕不會做壞事了。”

我笑了。

(三)央視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法輪功的製片人陳虻患胃癌死亡;掌全國財經大權的黃菊,撥國庫收入的四分之一用來迫害法輪功,得了胰腺癌;中央第一任“六一零”主任劉京得了癌症;監製“天安門自焚”節目的後任“六一零”主任李東生落馬;策劃“天津事件”,引發“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央信訪辦和平上訪的宋平順自殺;播放誣衊法輪功新聞最賣力的羅京,患癌症,舌頭潰爛,不能說話,最終在痛苦中死亡。

2012年以來,中共高官紛紛在權鬥中落馬。這些落馬高官絕大多數是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集團成員,包括活摘器官的元兇王立軍、薄熙來、徐才厚、周永康等,其中徐才厚得癌症已死亡,薄熙來、周永康已判無期徒刑,李東生正在受審。

古今中外的事例已經證實了善惡必報的天理時時存在,無處不在。順應天理、人性,出善念,行善事,必得福報;逆天理而行,雖能逞凶一時,終究難逃天理的懲罰。

當初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看似在世上挺逍遙,有中共的撐腰,好像能壽終正寢,實際上也難逃天理的報應。據外媒報導,江澤民給中央政治局寫信,說外面的各種傳聞,讓自己每天處於難熬的精神折磨中,這不是作惡的報應嗎?當初給法輪功學員造成多大的精神壓力與痛苦,今天不是在加倍償還嗎?!

現在中國大陸正在掀起起訴江澤民的大潮,明慧網報導,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已經收到20萬份的訴江狀,要求把迫害元兇江澤民繩之以法。這是作惡者的報應,同時也是對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各類官員、民眾的警醒與挽救,這是法輪功學員順應天意與民心的大慈悲,曝光江澤民的罪惡的同時,也是對還有善念與良知的民眾的挽救。

然而,江氏流氓集團的餘孽們還在造謠生事,把法輪功學員的正義訴江行為稱之為“濫訴”,利用公、檢、法部門打擊迫害,甚至有的地方利用此事蠱惑民眾,利用倡議書、貼標語等惡行欺騙、毒害民眾。在這大善與大惡的最後較量中,還在衡量著人心,善念得福報,惡念遭惡報,這是天理所定。無論何時何地,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善良的中國人,為了自己以及家人的美好未來,請了解法輪功真相,作一次良心與正義的選擇吧,錯過這次難得的得救之緣,將是生命長河中永久的遺憾與痛悔!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