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畫:《歸》

天外客

【正見網2015年10月21日】

這幅作品名叫《歸》,是繼第二張《源》之後的第三張創作,從意義上完整的構成了“三部曲”。其實在創作時我並沒有想到接下來的作品會跟之前的作品有多少聯繫,因為內涵都是各異的,可是當創作完成卻又發現他們彼此間巧妙的聯繫。如果不是師父在冥冥中指點,又豈會有這樣巧合的事呢!畫作的名字是在創作完後才擬出來的,看著作品我不由得想起了神韻中師父創作的歌曲《紅塵似海》,於是便將作品取名做《歸》。

畫作:《歸》

畫作:《歸》(局部)

這幅畫所採用的創作手法是源自於北宋時期水墨法,純用水墨完成,只是在完成後整體罩了一層薄薄的青色,這也是中國畫中最正統的表現手法之一,取法北宋大畫家范寬筆法,范寬為人中正,所作山水大氣磅礴,時人稱謂其善於山傳精神,手法較寫實。北宋山水是中國畫山水的頂峰,北宋時畫家多做全景,氣象博大,范寬既是這種最高水平的代表人物之一。所以我也繼承了這一點,要體現出大山的氣勢,但區別於古人的是,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我多作仙境,寓意修煉內涵於其中,儘量避開描繪凡俗塵境,給觀者帶來純善純美的視覺感受。

通過學法我悟到充滿神性的畫作能量強大,能帶給人正確的審美,能使人感動,能淨化人心。可悲當下畫壇,被名利所驅使,以變異觀念為腐蝕,多少學子被荼毒,一代一代的偏離,一代一代的變異的更厲害,欣賞畫作的人的思想也被帶動的失去善念和樸實的美醜觀。每每想到此都令我很痛心。掌握正統繪畫技巧的老師實在太少,不隨波逐流的人太少。舉目畫壇竟無一人能於此中脫穎而出。在黨文化的肆虐下出現這樣的情況也不奇怪,一切都走向末法。但作為一個大法修煉人,就要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我想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又同時具備這項技能,一定是帶有使命的,要在這方面助師正法。也許是我悟到了自己的使命,師父才賜我智慧,加持我正念,才邁出了這一步。正統需要回歸,只有讓人們看到真正的美好,從新喚醒人們心中本有的善良,才能使生命得到回歸的希望。

在我的創作中,神韻幫了我很大的忙,神韻的偉大一直是我的藝術上的榜樣,每當意志消沉看到神韻總會使我從新振奮,並且神韻給我帶來了很多靈感,使我明白了每個物體都可以賦予它生命和意義。我的作品再也不是死的,而是充滿生命意義的。圖中高處的主山,高大威儀,正面示人,意指創世主尊,其餘眾山作列壁朝君之狀,向主山拱伏意指大法弟子,這一部分實際上是另外空間的寓意展現,而畫面底部一條河流蜿蜒遠去,一條小船上一個船夫,三位大法弟子在學法,布袋裡裝滿了大法資料,這一部分代表在人世間的表現,大法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希望,大法弟子所到之處都給一方水土帶來福田,茂密的叢林隨著蜿蜒曲折的河流伸向遠方,也代表著生命的新生與長久。然而這一切皆要從了解真相開始,了解了真相才能開啟回歸的征途,才能走向生命不滅的永遠。剛硬的山石代表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意志,倒掛的蒼松代表著生命頑強不屈的高節,山頂莊嚴的寶塔則象徵著修煉回歸的神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