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毒害人的惡報

【正見網2015年12月22日】

談到惡報,很多人會想到殺人越貨,坑蒙拐騙,做了這樣事的人會遭惡報。替中共發聲,做個代言人,中共叫說什麼,就聽話的說什麼,對這樣的人,按照黨文化思維,很少人會想到這樣做有什麼惡報。

清朝汪道鼎的《坐花志果》記述了很多善惡報應的故事,警戒後人要行善積德,不做惡事。其中有兩篇故事,講述了口業的報應。

故事一:有一人,出身大家族,進京去候選官職。帶著懷孕的妻子和年高的母親,從江西出發,到了揚州,遇到同族兄某司馬在此任南監同知(代理太守),於是就將妻子和母親暫時留在族兄家,自己隻身進京。沒有等到開選,就死在京城寓所了。噩耗傳到揚州,司馬想暫時保密,因為死者的妻子身體病弱又將臨產,老母年事已高,等她產後滿月,再讓她知道。

但司馬之妾,自從正室(正妻)死後,就以資格漸老把持家政。聽說後,堅持反對說:“雖是同族,已各立門戶,怎麼能身服凶喪,長久住在別人家裡!”就自作主張,前去把實情告訴了那位即將臨產的弟婦和老母,並且要她們趕快另找房子搬出去,也好安設靈堂舉哀。司馬雖然怪罪她不應這樣做,但已經挑明了,也沒有辦法,只好任之。

過了幾年,司馬被舉薦調去一大郡任正職太守。他一人先去上任,把眷屬留在金昌,等一切安頓就序,再來按迎。當時太守才四十,年富力強,三年一度的政績考核,成績又是江蘇第一。特許通知他本人知曉,並要上奏朝庭,以後或任藩台或任臬台,榮耀顯赫,指日可待。他的妾既已統理全部內政家務,儼然就是正位夫人了。這一年恰是她三十生辰,大肆張燈結彩,設樂擺宴,接受親戚賀儀,得意非凡。卻不知太守還未到任,剛走到袁浦,突生大病而死。就在某氏生日前一天噩耗傳到。子侄輩人都主張,等生日過後再公布舉哀,而新任太守之子恰好在蘇州,堅持主張不能如此,說:“這是何等大事!難道能讓前來弔唁者等在門外,而裡面仍鼓樂酒宴,受人朝賀嗎?!”便直進內院,把凶信告訴了某氏,並親自帶領家人把燈彩全部摘除,更換孝服,設靈堂舉哀。

故事二:姚康明,我外祖父的同姓族弟。學問好,也有才能。一生沒有其它惡業,只是語言輕薄,好寫文章譏刺別人。凡遇到有關別人家中婦女之事,只要有一點影子,就生編硬造,繪形繪色地寫成詞曲。因為詞意清新,有許多詞曲到處傳布。

他每次科考,都不得中。又因他的輕薄出了名,也就沒有人敢延聘他教授自己子弟,最後竟窮餓而死。死時,連衣服被子都沒有,裸臥在一堆破棉絮中,虱子多得可以抓一大把。我外祖父為他處理殯葬,他留下一個兒子,無依無靠,外祖父把他收養了。孩子倒也醇厚拘謹,大家都指望他能長大成人,頂門立戶。等到讀書年齡,準備上學了,突然暴病而死,姚康明就絕了後人。難道不是輕薄之報嗎!

故事一的司馬之妾出於惡意告訴實情,傷害了別人,也害了自己;故事二姚康明雖有才學,但是沒有用到正經地方,捕風捉影,害人之深,最終痛苦的死去,也絕了後,豈不悲哉!由此看來,人在世上,不注重修心、修口,隨隨便便的出口傷人,最終難免遭受惡報的報應。

近來一段時間,中共的媒體、民間微信等都在熱議中共央視前美女主持人方靜11月18日在台灣死亡的事,感嘆美女44歲英年早逝,即使有人談到報應,也很難和惡報聯繫起來:這樣一個弱女子手無寸鐵,又沒有殺人放火,何來惡報呢?

翻開歷史看一看,方靜先後擔任央視《東方時空》、《焦點訪談》等欄目主持人。方靜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央視的“焦點訪談”節目中,在“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發生四年後,繼續播報中共江澤民二零零一年一手製造的“天安門自焚”謊言,並稱去河南做了所謂的“追蹤採訪”。在節目中,方靜污衊法輪功,繼續以謊言欺騙大陸民眾,煽動仇恨。

方靜用謊言煽動、挑起人們對法輪功的無端仇恨,毒害世人,已經犯了歷史上迫害神佛、迫害修煉人之罪,這可是十惡不赦之重罪。在法輪功真相戶戶傳,老少婦孺皆知的今天,還不能守住良知,還在追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怎能不得報應?!要知道妖言惑眾甚於刀槍劍戟之危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傾盡國力的四分之一迫害法輪功,動用整部國家機器群體滅絕式的迫害手無寸鐵、善良的法輪功修煉群體。明知“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找不到一點不是,但是為了達到迫害目的,中共邪黨不斷製造“假新聞”,編造“圍攻中南海”、“1400例”、“天安門自焚”等一連串圍攻、殺人、斂財、自焚等彌天謊言,企圖激發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為迫害找藉口。這些“假新聞”中最嚴重的,莫過於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門廣場炮製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意圖誣衊陷害法輪功,以所謂五人老中青少相結合的“自焚”謊言欺騙海內外民眾。

在這其中,發揮了最大毒害作用的就是中共央視的《焦點訪談》節目。很多人就是看了它的誣陷內容,對法輪功產生了敵意與仇恨,也是這麼多年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最難解開的心結。2001年9月,我的同學要給我介紹對像,回家對他的妻子說了這件事,他妻子剛一聽,覺得是好事,成人之美嗎,滿口答應。當一聽說身份是法輪功學員時,嚇得一哆嗦,惶恐地問:“會不會自焚啊?這太可怕了!”自焚謊言,害人之深,可見一斑。

從古至今,善惡有報是貫穿人類社會始終的天理,中共邪黨的戰天鬥地之邪說根本就不是人間的正理。中共邪黨靠的是謊言與暴力,這正好與傳統文化的理相反,與法輪功的真、善、忍完全是背道而行,而真、善、忍才是人類應該遵循的普世價值,對真、善、忍的迫害就是在扼殺人類最基本的道德與良知,根本上就是在毀滅人類。幫助中共污衊法輪功,就是助紂為虐,違背天理。

《九評共產黨》已經揭示出中共的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中共是西來幽靈,是個魔鬼黨。站到中共一邊,就是與魔鬼為伍,如果不能明白真相,及時醒悟,將與中共紅魔同罪,遭受同樣的惡報。

中共央視的幾個參與者中年死亡,完全是追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報應。

央視《焦點訪談》節目“天安門自焚”偽案的主要製片人陳虻,2008 年初,被診斷患上胃癌和肝癌,在經歷九個月的折磨後,痛不欲生的他要求對他放棄搶救,2008 年12 月23 日在北京腫瘤醫院死亡,死時47 歲。

原央視新聞聯播主持人羅京,1999年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羅京聲情並茂地傳播中共的謊言,誣衊法輪功,欺騙、毒害了無數民眾。自1989 年“六四” 以來,羅京就已成為幫助中共給中國人民洗腦的急先鋒。2008 年羅京被查出患淋巴癌,移植骨髓後基本康復。但兩個月後復發,並出現口腔潰瘍等併發症,舌頭潰爛,不能說話,連喝水都疼痛難忍。6 月5 日死於北京腫瘤醫院。年48歲。

原中共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迫害法輪功之初,,時任央視副台長的李東生就擔任副主任一職,負責誹謗法輪功的宣傳。為了討好江澤民,其主管的“焦點訪談”在收視率最高的黃金時段播出了大量抹黑法輪功的節目。據不完全統計,從1999 年7月21 日到2005 年為止的六年半中,“焦點訪談”共播出102 集詆毀法輪功的節目。其中從1999 年7 月20 日開始到年底的5 個多月就占了70 集。“天安門自焚偽案”一發生後就迅速傳播到全球,當時就是李東生親自監製了中央電視台在第一時間將“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謊言在全球傳播的整個秘密過程。就是這樣一個中共江鬼流氓集團的高級幫凶,最終也難逃天理的制裁。2013 年12 月20 日,李東生被拿下。

前有車,後有轍,看到報應要早回頭。不要再被中共這個魔鬼的謊言牽著鼻子走了,聽魔鬼話,跟著魔鬼走,就是死路一條。法輪功真相就在你的面前,明白真相就能得救,等到報應來臨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