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從遺憾中悟到點什麼嗎?



【正見網2016年01月11日】

大概是在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我們煉功點,來一個六十多歲的新學員,只見他腿也伸不直、胳膊也伸不直、腰也挺不起來,走起路來側側稜稜的,上前一問,才知道他叫李俊富,是郵局退休的老幹部,腦血栓後遺症造成這個狀態。煉功時,一至五套功法中,沒有一個動作能做到標準的。

因此有的同修向輔導員提出,這個人可能不適合煉法輪功,動作嚴重不符合要求,時間長了,會不會把老師給下的氣機、機制帶偏了,出了問題,會給大法帶來損失的,能否向他說一說,他這種情況不適合修煉法輪功。但他煉功的態度非常堅決,輔導員和同修也不能強制人哪!隨其自然吧。

他雖然走路不便,速度很慢,但是每天的晨煉、晚上的集體學法,他笨鳥先飛,總是早早到場等同修。隨著歲月的流逝,學法煉功時間的延長,他的身體也在向好的方面轉變,煉功的動作與標準要求的差距也越來越小,到九九年江鬼流氓集團鎮壓之前,走路已接近正常人了。那時他臉又白又胖,人也愛說話了,舒暢而又高興的心情,無限的喜悅,時時掛在臉上、掛在眉梢。他天天把郵局家屬的院子打掃的乾乾淨淨。由於他的變化,一向不相信氣功的妻子也走進大法修煉中。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在郵局家屬院外的馬路上偶然與其相遇,他人變的又黑又瘦,非要我到他家坐一坐,盛情難卻,只好順從。我們坐下後,我問他現在身體怎麼樣?他痛苦的說:“不行了,不煉功了,來了許多的病。”我說:“暫時不敢公開煉功,那就先在家自己悄悄的堅持煉吧。”他說:“煉不了了,東西都沒了,動作也忘了。”原來他是郵局退休的副局長、老幹部。由於受中共幾十年的黨文化的灌輸、毒害,在九九年法輪功遭受迫害之初,中共邪黨的黨性在他身上發揮了作用,他把所有的大法書、師父講法錄音帶、煉功帶等毫無保留地全部交出去了,功也不煉了。

在二零零一年那個邪惡猖獗而又瘋狂的年代裡,我又是被中共惡人重點監控人之一,在這群山圍繞的十分閉塞的遷西小縣城裡,我實在沒有能力給他去請大法書、煉功帶啊!我們相對坐而無言,曾經修煉過法輪大法,在回家的路上感到無比幸福的人,如今叫邪黨活生生把這條大路給堵死了,他那個表情,真是悔恨到了極點、痛苦到了極點、絕望到了極點、我也跟著無奈到了極點。最後,真是在萬般無奈之下灑淚而別。

其實,他是與葉浩、關貴敏在年齡方面不相上下的人。葉浩一九三七年生,是在公安部很有名氣的科研人員,曾經患過失眠症、一頓飯要吐幾百次的怪病、患有傳染性的B型肝炎,因堅持修大法,現今七十多歲,仍腦袋非常清楚、身體非常輕鬆;著名的歌唱家關貴敏,一九四四年生,八三年患肝病,四處尋醫,千方百計也未治好,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立竿見影,肝炎症狀消失,半年左右,就徹底好了,如今年七旬,仍然活躍在舞台,他那嘹亮、動人的歌聲,博得觀眾一陣又一陣雷鳴般的掌聲。即使現在網上中共特務造謠說他已經死了,那也無濟於事,他還是他,活的好好的。而我們昔日同修李俊富卻因聽信了邪黨騙人的謊言,停止修煉大法,於二零零三年,在好幾種病的痛苦折磨中,帶著永遠的遺憾離開了人世。

世人哪!你能從李俊富的永遠的遺憾中悟到點什麼嗎?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