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認識法 去掉怕心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1月20日】

自從訴江被騷擾以後,怕心反應格外嚴重,特別是這一段,因為自己想做手機講真相項目,怕心就表現的更加嚴重,已經嚴重影響到了自己的修煉。

仔細向內找,發現背後藏著一個很大的私心,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保護自己不被傷害。因為自己曾經受到過長期被非法關押的迫害,出來後不願意再去面對這一切,自己又沒有在理性上提高上來,所以採取了一種深入簡出,極少和同修接觸,做事儘量安全的人的辦法,來解決修煉中的問題。就這樣安穩了好幾年。其實一直以來怕心就沒有從根本上放下,再加上長期積壓,自己又沒有提高上來,沒有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發展到現在,一邊發正念解體邪惡,不允許迫害,一邊想著如果出現問題怎麼迴避,這種怕心時刻牽著自己。

通過學法,認真查找怕心的背後原因,發現原因不單一,首先自己信師信法程度肯定不夠。師父講:“一個人修正法,我要把你的業力消到你能夠修煉,你能夠承受過去,給你消到這種成度。都消掉是不行的,一點不償還是不行的。那麼償還這部份怎麼償還呢?我們把它就擺在你修煉的路上,都是你自己的業力,就擺在你修煉中需要提高的不同的層次上,它會作為你提高心性時產生的一關一難,到需要提高層次的時候,你會碰到一些麻煩事,或者是身體覺的哪塊兒痛啦,那麼這都是要你悟,這時能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對待。是不是象常人一樣對待這些問題,能否把它放下,把其看淡。你把這一關一難看作是提高的好機會一放下的時候,你就能過去這一關。有些人修煉他覺的難很大,其實並不大。你越覺的它大的時候,它就變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有師在,有法在,怕什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的什麼也不是了,保證是這樣的。過不去,實質是他放不下執著心,或者對法不信。大多數不是放不下這個心,就是放不下那個心,都是有放不下心的原因才造成他過不去。因為他退不了人的那一步,所以他就過不去。”(《法輪大法 悉尼法會講法》)從師父的這段講法,我看到了自己的問題,一個是自己沒有退下人的那一步,用人心、人的辦法解決修煉中的問題,而不是把自己當成一名大法弟子,坦坦蕩蕩的去面對,去修。再一個就是自己根本沒有做到百分百的信師信法。有師父在,有大法在,大法弟子做什麼事情不是師父在鋪墊,就等著我們去做,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給我們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就看我們自己怎麼走,自己信還是不信?自己怕成這樣,潛在意識中還是有不信的成分。

師父講:“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二》- 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師父還講:“修的沒有任何遺漏,才是修的最好的。大法弟子就是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什麼依賴的想法都沒有,邪惡也不敢鑽你的空子,壞東西見著你就逃,因為你沒有任何遺漏能被它抓住鑽空子。它能迫害學員,它不就是能夠鑽學員執著的空子才造成它對學員的迫害嗎?”( 《法輪大法 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從本質上講,師父安排我們救度眾生,而舊勢力只看重我們的個人修煉。如果我們在做事上坦蕩無執,舊勢力根本就無空可鑽,自然就不會出現任何問題。想想自己上回被抓,那時候怕心就非常嚴重,因為被邪惡通緝,上街就像自己是個賊一樣,看警車心就跳,做什麼事都留個後手,擔心自己被抓事情接不上,到最後自己被抓也是因為自己害怕而發生了不應該發生的事情。

師父講:“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從修煉那一天開始,師父就一直看護著我們真正的大法弟子,但絕不能看護一個怕心很重的常人,自己在修煉中沒有用正念來對待,用人心去做事是個大障礙。其實師父該給我們都給我們了,關鍵在於我們自己如何對待。

我還發現自己對大法弟子的身份認識不夠,就是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神,用神念主導自己的一切,做事時經常習慣的用人心去衡量,保護自己不受傷害,而沒有做到無私無我。師父已經給了大法弟子應對魔難時需要的一切,我認為現在這個時候真的需要我們大法弟子神起來了。從我們修煉一開始,師父就給我們下法輪,如果我們做的正,法輪就能夠保護我們,而且當我們的心很純的時候,完全可以運用法輪來幫助自己。師父什麼都給我們了,關鍵在於我們如何運用,能不能正念強大的運用好師父賦予我們的大法神通,使自己真正的神起來,能不能真正做到把自己當成一個神,而不是一個人,實修中能不能時刻用神念要求自己,而不是被人心帶動左右。只要我們正念強大,人的一切根本對我們不起作用,實修中很多大法弟子都證實了這一點。

有了大法的指引,我知道應該如何面對這個怕心,那就像師父講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 (《洪吟二》)我對自己的要求就是在以後的修煉中一定把自己當成一個大法中的神,時刻用正念要求自己,去證實大法的偉大、慈悲,而不是去證實自己,清醒、理智的做好自己應該做的。這些天我一直發正念剷除干擾我的怕心,因為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我不會承認它。

以上為個人所悟,不當之處,望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