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

江蘇大法弟子 梅清


【正見網2016年01月20日】

每一次去執著的過程都是剜心裂膽的,但由於自己不會修,時間不長,同樣的問題又接踵而來,再一次剜心裂膽。循環往復,苦不堪言。正當我修煉迷茫之際,慈悲的師父安排同修L來到我身邊。在L的幫助下,我的修煉狀態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我從不會修,到遇事向內找;從執著自我,到“隨機而行”(《大圓滿法》),一路走來,無不浸透著師父的慈悲呵護。

去年底的一天,我請L送一些真相檯曆給我。在L離開的時候,我順手給了他一盒草莓,讓他帶回家給孩子吃。L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讓我震撼。我瞬間悟到,同修間的慈悲應該體現在共同精進上。而此前,我還在反覆糾結於自己幫助同修的行為是善還是情。正如師父在法中講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 《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 再認識)

前不久,當我得知同修Z把我們幫其修改過的控訴書,又恢復成初稿,心裡不免有些忿忿不平。無論從救人的基點還是文筆的流暢,修改後的控訴書,都勝於原稿。我把這一切告訴了L,以為他會指責Z。然而,L平靜的說,同修有同修的做法,我們盡力就行了。我不解,L慈悲的引導我:具體是Z去做呀,我們只是配合;現在Z已經決定怎麼做了,那我們就應該放下自我去加持同修。哦,這就是放下自我,我實實在在的修了一回。

近幾年來,由於邪惡的迫害,本地區不少同修在經濟上受到了嚴重的干擾。而我屬於白領階層,收入頗豐,因此可以為魔難中的同修提供一些必要的經濟幫助。然而,最讓我困惑不解的是,自己在配合同修破除邪惡干擾的同時,卻時不時的遭遇其他同修的誤解。作為老弟子,我知道遇事應該向內找自己。可是由於不會修,即使向內找也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執著上,如求名心啊、對情的執著等等,而不是從根本上去剷除產生一切執著的根。

就在昨天晚上,我因為一件小事被同修誤解而倍感傷心,把積攢在心中的所有委屈一股腦的宣洩出來,L照單全收,沒有一絲責備。L不停的安慰我:“不經歷風雨怎見得彩虹?”“師父在 《道法》 中告誡我們:“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精進要旨》<道法>),這一切都是師父為了你回家而鋪就的,必須要坦然面對的,你想明白就不會這樣難過了。” “你不是在常人中修嗎,而且師父說了都是好事,你要長功,你要提高,不這樣怎麼行?” 由於很長一段時間,忙於各類瑣事,我是人的成分多,修煉的成分少。再加之在常人中頗為強勢,有一定的地位、收入,自我是何等的強大。但此時此刻,心中的冰山卻在一點點的融化。

不知為什麼,在L面前自己就像孩子一樣,與之交流總會流淚不止。L告訴我:其實我和你所有的聊天都是在引導你向內找,因為我如果一開始直接讓你向內找,你會覺的無所適從,所以要一步步引導你認識自己的問題。 L還告訴我:“其實修煉也很簡單,只要是發生了事情你就想一想自己,師父在這件事中想讓你明白什麼法理。以後你聊天時能這樣說,今天某某和我說了什麼什麼,又讓我認識到我還有什麼什麼心沒去掉,那樣我會更開心的。”我被L慈悲的能量包圍著,能夠真實的感受到那顆童心的存在。那一刻我找回了修煉如初的感覺,那是無比殊勝的。

現在我終於明白,慈悲可以解體一切敗物。正是:清風徐徐而來,梅香幽幽散出。

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弟子讓您費心了;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我們攜手一同回家。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