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色得福 貪色致禍

【正見網2016年01月22日】

《尚書》雲“福善禍淫”,謂人之善惡上天必以吉凶應之而無漏失,行善的得福,作惡的招禍。古人視“淫”為萬惡之首,因此重視節操。能防止色慾、戒除邪淫者,福報自然臨門。而貪淫好色者,違背天理人倫,為天地神明所震怒,天地難容,神人共憤。人之色慾心一起,縱然還沒付諸行為,已是罪過,更何況實犯者種種罪業由此而生,敗節喪德,損福削壽,惡報隨之而來。怎能不令人警惕戒備呢?以下為古籍中記載的幾個例子。

一、動靜居處 神明鑑察

明朝時,准郡地方有位讀書人,有一次在酒醉之後,調戲家中的一位婢女;而這位婢女頗知羞恥,就堅拒了主人的調戲,並擺脫了他的糾纏。

那時候,正是陰曆月底的最後一天,這位讀書人睡到四更天的時候,他的妻子忽然把他叫醒說:“我剛才夢見了一位星神,頭上戴著方巾帽,身上穿著黑袍子,騎著一匹快馬在奔行;他隨身還帶著簿冊,並且用手向我指劃一下,就飛奔離去了。我聽不清楚,也不知道他向我說些什麼,只覺得他神威赫赫,我就在不知不覺中被驚醒了。”這位讀書人聽其妻這麼一說,頓時全身感到毛骨悚然,非常震驚,但也只是回答:“你夢境中的神明,一定是灶神了!”

後來讀書人就將這位婢女許配給了人家,因而才向妻子說明:“你從前夢到灶神向你有所指示,是因為我以前曾經調戲過這位婢女,她因為堅決抵抗而得以倖免。沒想到就在當天的夜裡,灶神就示警了。我想這件事,雖然沒有做成,但是心中已經有了惡念,所以才被灶神記錄下來,上奏天曹。以前我不敢向你說明,是因為恐怕你會懷疑,怕你會為難這位婢女。今天向你說明這件事,一則是表彰這位婢女的節操,一則是彰顯我所犯下的過失,向你表明懺悔啊!”

二、勸人戒色 行善改運

徐信善與楊宏兩人是同窗好友,他們一道去京城趕考,住在一家旅店。一天,遇到一位相士,看了二人說道:“楊宏將會上榜,仕途順坦,主貴;徐信善不中,主貧。”楊宏非常高興。

當晚,楊宏偶然看見旅店有一位少女很漂亮,就想拿很多銀兩去向少女求歡,徐信善極力勸阻道:“相士雖然斷你一定高中,但是考試在即,你若心中存念這事,這幾日必定情緒不寧,無心在課業上;而且,你重金賄賂求淫,壞人名節,天所不容。若是那名女子答應你,想必也不是什麼良家女子,今後別人會怎樣看,你還有心情應考嗎?你可要三思而行!”楊宏一聽,很有道理,於是就打消原意,專心準備考試。

過了幾天,兩人偶然又經過相士攤位前,忽然那位相士叫住徐信善:“等一等!奇怪!你的面相怎麼和我前幾天看的不一樣了,本來看你考試不會中,而且貧賤一生;今天觀你面相,不但這次一定考中,而且仕途顯達,與前日所判完全大異。為貴相了,今後你要享大富貴。”再看看楊宏,說他氣色已差,不如昨天,但仕途還是不錯,與徐信善同樣顯達,不過名次在他後面,發榜的時候果然如此。

楊宏於見色起心動念之時,被徐信善一語點醒,幸好能及時斷了念頭,未成嚴重惡果。徐信善能誠心勸善,一念止淫,善莫大焉,無形中改變了自己的命運。由此可見,相從心生,命由心轉。一夜之間,兩人的面相就有很大的改變。人一天當中念頭很多,念念在福德上都有加減乘除,所以懂得時時刻刻保持善念,極為重要。

三、一念之間 禍福立見

清朝某書生,家庭本來是名門望族,他孩提時就與一富翁家訂下親事。他父親慷慨好施,樂於助人濟人,把所有積蓄都施捨空了,臨終時家徒四壁,只把陰德留給某生。某生非常貧困,考上秀才後,東求西借才籌到一筆錢把媳婦娶進門。富翁因嫌女婿太窮,暗暗反悔,用一個婢女把小姐掉包。那位婢女倒也端莊溫婉、勤勞賢惠,某生不知道她是替身。

後來某生前往岳丈家,鄉裡無賴們不懷好意,群起嘲弄他,叫他婢女的女婿,他非常憤怒,要無賴們閉嘴賠禮,卻遭到無賴們的嘲笑奚落。他回家問妻子,妻子據實相告,他才如夢初醒。

之前,某生曾夢中到一處地方,朱欄碧瓦,完全不是人間景象,有幾位女子在一起繡一件錦袍。某生問她們,她們說:“這是新科狀元穿的衣服。”他仔細一看,錦袍襟袖間用紅筆寫了兩個字,正是自己姓名。他醒後很高興,為此頗為自負。如今他知道自己竟然娶了一個婢女,非常氣恨,暗想他年我富貴之後,一定重娶名門閨秀揚眉吐氣。

一天晚上,某生又夢到之前的地方,刺繡女子卻態度冷漠,不予理睬,再看襟袖間的字,已模糊不清,就要消失了。他大吃一驚,急忙問為什麼。女子隨口說:“這人剛剛萌生了棄妻一念,天帝命令狀元換別人做了。”某生猛然驚醒,深深後悔不已,從此與妻子和諧恩愛,發誓白頭偕老。幾年後他中了狀元,擔任了京城要職。

某生一念之間,險些使命中本可得到的功名被奪、福報被削。《詩經》說:“永言配命,自求多福。”今生有福,或是其祖上積德,或是其原來積德行善所致,然而還要注意繼續修德,才能使福報更加久遠綿長。

四、善心義行 天賜貴子

毗陵有位錢翁,富甲一方,樂善好施,但卻沒有孩子。同縣有位喻某,家境貧困,借別人債一時無法償還,受到債主逼迫,找到錢翁來借錢。錢翁很同情喻家不幸的遭遇,問明他們欠債的數目,替他們如數償還,並且不讓他寫字據。事情平息後,喻某感激錢翁救助的恩德,帶著妻女到錢家來致謝。

錢翁的妻子見到喻家女兒容貌端正,心想自己不能生育,使丈夫遭受無子的痛苦,很覺得對不起丈夫,就跟喻家夫婦商量,想讓自己的丈夫娶喻家女兒為妾,喻家夫婦欣然同意了。錢翁知道了堅決反對,嚴肅的說:“在別人困難的時候提出這樣的要求,這是不仁;我的本意是行善,倘若藉此機會夾雜了自己的私慾在其中,那更是不義。我寧可無子,也絕不願意這樣做。”喻家夫婦知道後更加感激錢翁的高義。這一天夜間,錢翁的妻子,夢見天神對她說:“你丈夫救人行善,並且能憐貧恤困,不淫人女,故陰德深重,當賜你貴子。”

一年後錢妻果然生了兒子,夫婦二人喜出望外,給兒子取名“天賜”。天賜十八歲時,在鄉試、會試中接連告捷,後來官至都御史。

五、貪色縱慾 自毀前程

清朝鳳陽府書生汪某,他的家中有一小池種荷花,但自種下後從未開花。在他準備去參加科舉考試的前三天,池中忽然生出一朵並蒂蓮花。人人見了都說,那是此次科考和秋時舉人考試皆能獲中的瑞兆。汪生的父母家人都很高興。

汪生心中得意,當夜飲酒賞花,竟調戲一個婢女,並加淫污。第二天清晨,他見到並蒂蓮花已經枯折,他的父母嘆惜不已。第二天的晚上,他夢見晉見文昌帝君,看到自己原本名列天榜,突然被帝君削去。他再三拜禱,但連續三次都被趕下,無法挽回。夢醒後,心知不祥,憂心赴試。那次的考試,他所住的那一府,本來有三個舉薦的名額,只要審查合格,即可獲得保薦。而此次他們府第內去參加科舉考試的也僅有三人,按說被保舉應該很有希望,但其餘二人皆被保舉,只有他一人被審核不合格,不能獲保薦。而經由考試,本來很熟悉的問題,也不易作答。結果只有他一人沒考取,只好流淚返家。

花開並蒂,命中原有功名,卻因一念之差,身犯邪淫,因而功名被奪。榜名雖是天神所削,但論及因果,其實是汪生自己所致,自造惡因,果報自受。與其事後後悔,為什麼不在開頭就謹慎防備呢?

天理不可違,自古以來,能戒色者必得福,只有時時心存善念,約束自己一切不善的行為,絲毫不得罪天地神明,才有受福的根基。而當今中共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讓人迷信無神論,敗壞墮落,縱慾荒淫,為滿足私慾而無惡不做,黃、賭、毒遍地,破壞人們的正信,導致社會道德全面敗壞,必遭天譴。人們只有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並認清其邪惡本質,順應天理,堅守道德和良知,才能得到上天的佑護,才能前程光明。

(資料來源《太上感應篇彙編》、《安士全書》)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