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後所悟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2月02日】

前段時間,我的右下方實牙掉了一塊,雖然不疼,但是一吃東西就往裡塞。沒辦法我就只好去看牙醫,牙醫說:是最後那顆牙了,沒什麼用了,拔了吧。但我從心裡不想拔它,因為它也是一個生命,我主體的一部份,不能這樣就毀掉它。我說:我不想拔,牙醫說:不拔以後會疼的。我沒有動心。又找了一個牙醫,對牙醫說:我想保留這顆牙、因為它也不痛,能不能給我修補一下,他說可以,我就叫牙醫把那個洞給補上了。當時感覺很好,也不痛。

可事過兩個月左右,有一天小組學完法回家覺的餓了,因急於做一個項目,拿起一個桔子扒完皮整個都塞到嘴裡,當時就覺的桔子水流進補牙的縫裡了,牙就像被折了一樣鑽心的痛,我沒有在意,該干什麼還干什麼。可是第二天早上起床,牙就開始疼了,心想,真叫那個牙醫說對了,但我馬上否定它,不承認它,可是牙一直在斷斷續續的痛。因當時沒在法上,心也不穩,沒辦法,我就急於去問給我補牙的那個牙醫,說明來意,牙醫說:是牙神經壞了,需要鑽牙心,現在正疼不能治,回家吃藥,等不疼了再來治。當時我就警覺了,馬上意識到:這不是師尊在點化我嗎?常人那當然就應該吃藥醫治的,而我是個修煉人,怎麼能吃藥醫治呢?那不成常人了嗎?不能聽你的,一切都是我師尊說了算,什麼吃藥、疼和我都沒有關係。

師尊的一段法展現在眼前:“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 [1]是啊,是不是就在這個問題上我應該提高提高心性了呢?那麼出現這不正確狀態一定和我的心性有關係了,一切事情也都不是偶然存在的,我就靜下心來向內找:沒修煉以前,由於自己多年做生意養成一種急於求成的心,因為商場就像戰場一樣,為了利益,一切向錢看,貨物快進快出,互相競爭。甚至連吃、住、行都養成了一種快的習慣。自修煉以來,不自覺的把這個心帶到修煉中來了。所以不管是做大法的事,還是個人的事都著急,甚至連吃飯也急,恨不得三口兩口吃完,好像和誰搶似的。而且遇事不冷靜,嗆話,急於表達自己的看法,不管別人能不能接受,馬上提出反對意見,在這些方面也可能曾經傷害過許多人的心。在多年修煉的過程中也知道應該修去這顆心了,可是邪黨文化思想根深蒂固,已形成一種固有的觀念,一到時候還是犯同樣的錯。心裡也著急,我就對真我說:如果你是個真修弟子,就應該徹底修去這顆心,去掉它。就在這不知不覺中牙不疼了。我還去看什麼牙醫啊?!

好事多磨,沒過幾天,牙又開始疼了,不但牙疼,甚至連牙床、牙根都痛,都腫了,帶動那一面牙都覺的痛,上下牙不敢對,飯也不能吃了。甚至連說話都費勁。就這樣疼了幾天,覺的實在受不了了,給自己找個藉口,反正它也沒有什麼用了,拔了算了。我又去找牙醫,說明來意,牙醫說:正疼不能撥,回家吃消炎藥,等不痛了再來拔。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我為什麼三翻五次的去看牙?就在這一個問題上,我不是把自己降到常人那個位置上去了嗎?不想吃這苦,可是對於修煉人來說,這點苦又算什麼呢?而且我的第一念,為什麼老是想用人的辦法去解決呢?我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了嗎?我的慈悲心又哪去了呢?這不是在修煉路上打折扣嗎?師尊說:“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2]師尊的法點醒了我,我的心也透亮了。是啊,我自所以怕苦、怕疼,就是把這假相當成真的了,不想吃苦,就是沒有把苦當成真正的樂,求安逸,想舒服,這是修煉人所為嗎?感謝師尊的慈悲點化,讓我在修煉這條路上不斷犯錯的同時有機會醒悟,也在不斷的改正錯誤。

首先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主佛”的弟子,就走“主佛”安排的路。是我的業力我承受,是舊勢力強加的我堅決不承認,請師尊加持我的正念,徹底剷除邪魔亂鬼舊勢力黑手鑽空子加害我。“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法正天地,現世現報。” (《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同時我也和牙開始溝通:你是我主體的一部份,也是為法來的一個生命,只有同化大法,才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你的疼,只是因為我沒有修好,叫你為我主體承受那麼大的痛苦。對不起,我要精進實修自己,聽師尊的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歷史史命,你和我的主體一起圓滿回家。如果你不疼了,我就把你的事跡寫出來,報導到“正見網”上,發不發表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也是在證實大法。所以我每天發正念時就和它交流,叫它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我也在這剜心透骨中不斷的向內找:近段時間感覺自己的修煉狀態確實是懈怠了,流於表面形式,每天“三件事”雖然都在做,但是好像是按部就班的在完成任務。沒有“修煉如初” 那種狀態了,所以老停留在一個層次中不能昇華。

不注意修口,同修之間交流時,該不該說的都想說,急於表達自己的觀點,不注意傾聽他人的講話,自以為是,證實自我,不考慮同修的感受。可能在這方面也傷害過同修的心,過後很後悔。在此,我真心向那些被傷害過的同修道一聲:同修,對不起。就在我不斷向內找的過程中,牙不那麼疼了,但我還繼續向內找,再就是吃的慾望的心比較重,貪吃,雖然沒吃什麼大魚大肉,但一吃起東西來就無度的吃,非得把胃吃難受了才意識到。追求完美,注重自己的穿戴,嚮往美好生活。明知這都是修煉人要去的人心,得改,但到時還犯,這已經是一顆很強的執著心了。修煉了這麼多年,為什麼這種人的觀念還轉變不過來?主要原因就是沒有從根本上修去為私為我的私心!認識到後深感慚愧,因為修煉是非常嚴格而又嚴肅的事情。

雖然這些事情好像都是小事,但對於修煉人來說可不是小事,而這些小事更能考驗人的心性。大法弟子都知道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助師正法這是大事,修煉中的小事千萬不能疏忽。因為我們是從微觀往表面修的,越到最後大法對我們的要求越高,我們也是在不斷的提高和昇華著,所以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是不同的。我就每天加強多學法,除小組學法以外,我每天從學一講《轉法輪》到每天學兩講到三講《轉法輪》,睡覺前必學師尊的“各地講法” ,用心學好法。不斷的用大法歸正自己,同化大法。在人世間這個反理中修去各種慾望,修去從“名、利、情”中派生出來的各種執著心。珍惜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下來的寶貴時間,抓緊救度迷中世人。在回歸的路上勇猛精進!再精進!!感謝師尊一次次的苦心安排、點化。大法太神奇了,認識提高了,我的牙再也不疼了。

一點很粗淺的認識,如有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