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的講真相方式救不了人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2月11日】

自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刊登《關於掛廣告的補充通知◎師父評語》一文後,很多同修都在對照師尊的評語反思自己的黨文化思維。 極端的講真相方式救不了人,這也是同修這麼多年中講真相的教訓。

二零零六年,我和妻子(同修)到省會的勞教所看望同修,返回時在火車站候車,碰到了一個中年男子,四十多歲,做生意的,到過俄羅斯,歐洲許多國家,見聞很廣。聊天時,談到了法輪功真相,他說,他的弟弟也煉法輪功,每次見面都是法輪功真相不離口;每次見面都是爭論、吵架,甚至大打出手。我和妻子配合講真相,十來分鐘他就爽快的同意用化名三退。該進站時,我們叮囑他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他微笑著答應了。

我的父親知道法輪功好,看過《轉法輪》,親身受過益。因為經歷過文革,那種顛倒是非,橫加迫害的慘象記憶很深。在大法被迫害時,最愛說的一句話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共產黨不讓煉就不煉了;共產黨的政策是好的,是下面的歪嘴和尚念歪了。”二零零六年,我向父親建議安裝新唐人電視台,父親很想看,出於怕心拒絕了。

二零零七年,當地的縣委書記的侄子和老闆勾結,要強行在我們村裡征地建造紙廠。村民們考慮到有污染,不讓建,四處告狀,四處碰壁。打電話給央視的《焦點訪談》和省報記者,但他們開口就是五十萬元或三十萬元的採訪費,老百姓第一次認識到了中共媒體的虛偽。有兩個村民無奈之下進京到國土部上訪,結果回來沒有幾天,被當地公安以莫須有的罪名逮捕判刑。經歷了這件事後,我父親真正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與流氓,再也不說“胳膊擰不過大腿”之類的話。

二零零八年,我因為修煉法輪功,在奧運火炬到達我省的前一天被當地的六一零夥同國保大隊綁架。我父親一改往日的無奈與害怕,直接面對警察講真相,講的警察都一聲不吭,圍觀的群眾都說“這老人家真敢講”。

二零零九年,在外地同修的幫助下,家裡安裝了新唐人電視台,父親每次到獄中看望我,都給我講新唐人電視的新聞,鼓勵我要堅持住,總有雨過天晴之日。現在,觀看新唐人電視與講真相成了我父親每日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實際上,我身上的黨文化也很重,做事還容易走極端,總認為法輪功真相是在救你們,為什麼不接受啊,不講方式,所以效果總也不好。但在我父親的方式上,我沒有那麼極端,結果效果還非常的好,父親不僅明白真相,還成了活傳媒。

師尊在《音樂創作會講法》中回答弟子提問時有一段講法:“你剛才形容的這些詞,有一句說的非常好,就是“平和”。(眾笑)人類過份的激情、強烈的戰鬥性啊,這都不是正常人類狀態,其實是在魔性之下搞出來的。人是善惡同在的嘛,所以特別激動時,甚至於超出理智之外的行為,那多數都是現代音樂那些東西。無理性的激情,失去理智的瘋狂,其實那已經是在激發負面的東西了。而平和狀態才是善的,實際那才是真正人的狀態。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輝煌的展現啊,可是是以平和為基礎的。(鼓掌)”

當初我在明慧網上看到《關於掛廣告的補充通知◎師父評語》時,首先想到的就是師尊的這段講法。我們應該表現出“平和”,一言一行都應該是這個狀態,才能展現出大法的慈悲與威嚴同在的形像。與“平和”對立的就是黨文化中的“鬥”,語氣上不考慮對方的感受,一股腦的只管講;行為上給人的感覺是急躁,這麼好的東西你怎麼不接受啊,還思考個啥啊等等, 甚至腦海中還會跳出打他一頓叫他接受的念頭。

過年前後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等待明慧信箱裡的神韻晚會光碟,看了二月七日明慧網的明慧編輯部文章《今年不提供神韻演出大陸光碟》,又一次認識到黨文化思維的毒害有多嚴重。不聽師尊話,怎麼能助師正法呢?!

救人不叫人反感,大法弟子就要修好自己,認真的找找自己的黨文化思維,徹底的清除出去,在純淨的心態下做好三件事,才能展現出大法神聖、莊嚴的一面,才能真正救了人。

個人現階段的一點認識,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