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自己做到實修

同真


【正見網2016年02月18日】

近幾年來,很多在講真相項目中擔負重要工作的同修、在其他(她)同修眼裡非常“精進”的同修、甚至是當地影響面很大的協調同修被陸續迫害,有的長期處於家庭關中走不出來,身體每況愈下;有的以病業的形式被迫害離世。本地區過去一煉功點不足百人,近幾年竟有十幾位同修相繼以病業的方式離世, 這些事情的出現,給很多學員帶來了困惑。

在交流中發現,很多學員不會修,對怎麼做是“精進”理解不深、不會“向內找”、甚至不會“實修”、對“什麼是正法修煉”認識模糊。我認為,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至少要在以下兩方面做好,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一、 不要看表面,時刻實修、向內找自己

在個人修煉時期,一些學員總愛看表面現象而衡定一個人修的怎樣。看功能、看學員是否變年輕了,老年婦女是否來例假了,白頭髮有沒有變黑等等。如果白頭髮變黑了、老年婦女來例假了就認為是修的好,反之,則認為修的不好。在正法時期,一些學員又以做三件事的數量來衡定學員的狀態,如一天讀了幾講書、發了多少次正念、勸三退做了多少等等。而且,一旦發現積極做事的學員出現一些意外,又產生很大的困惑,使個人和修煉群體都產生波動。

師父講:“表面的改變那是給別人看的,你能不能得度是自心的改變與昇華,那裡不變就提高不了,什麼也得不到。”( 《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每個人自己的執著自己知道,自己有沒有實修自己最清楚,我們在看別人的時候,是否是以法為師?是否同時在找自己?《轉法輪》字面上要求我們做到的我們是否時刻都做到了?師父講:“希望大法弟子能以法為師,排除干擾,紮紮實實的修,這就是精進。”(《法輪大法義解》-再版的話)我們個人理解的“精進”是否是師父講的“精進”?

很多同修在幫助遭受病業假相迫害的同修時,思想基點都落在“幫助同修過病業關”來了,卻忘了任何時候都是在修自己,所謂的幫助同修的過程也是自己實修的過程。我理解,我們在修煉中遇到的所有問題都歸結為是思想認識問題。無論是身體出現病業假相還是同修在互相配合時出現的矛盾或遇到的心性考驗等等,都是在檢驗我們對大法堅信的成度、檢驗我們是不是真正理解了大法的法理、能不能識破邪惡的干擾。學員不是因為病業關沒過去被舊勢力拖走了肉身,而是長期對法認識不足,自己老認為是病業,從而求來了病。

師父講:“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來一點,自身的壞的東西已經去掉一些了。” “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轉法輪》)師父的法理已經講的很明了,如果處於病業中的同修認為是在“過病業關”,邪惡就會給你演化出病業很重的樣子;幫助受病業干擾的同修時,如果也認為同修是在“過病業關”,從思想上就沒有徹底否定病業。

我們在幫同修時一定要修自己,特別是身邊同修遭受邪惡病業假相迫害時,我們一定要從我們自己這方面想一想,不能把自己置身其外,先把同修定義為在過“病業關”,然後又讓同修向內找,而自己卻不向內找,這種對同修的所謂幫助根本起不到正面作用。師父講:“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什麼這樣對我?心裡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裡做的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什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新加坡法會講法》)

我們只有自己向內找,然後再幫助同修在法理上認識上來,這樣發出的念才是正念、才是對同修真正的幫助。因為我們遇到的任何事情都與我們自身的修煉有關,任何時候都不能把自己置身其外。

師父說“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我們捫心自問,我們遇到的每一件事、修煉與救人中出現的每一種狀況,我們都做到用大法的標準對照自己的一思一念了嗎?都實修自己了嗎?很多同修都說,一天忙的不行,我們到底在忙什麼呢?有的是為常人的工作、家庭的瑣事在忙、有的是為大法的工作在忙。但是,透過“忙”的表象,我們應該看到問題的實質,不管為什麼在忙,關鍵是我們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在實修嗎?對照大法實修自己,永遠是我們修煉的根本。

二、 大法弟子必須緊跟正法形勢

作為大法弟子,修好自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救人,這是大法弟子的本份。可是,光做好這些,還遠遠不夠,我們必須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那麼,要跟上正法進程,就必須對正法修煉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正法修煉是指法正乾坤過程中的大法修煉。正法修煉不同於普通修煉。正法修煉的過程是和正法熔合在一起的,所以修成後才能成為宇宙大法的一個真正粒子。而普通修煉則是人的修煉,和正法(即法正乾坤)沒有關係。生逢整個宇宙正法的特殊歷史時刻,有幸得到偉大師尊的親自度化,這是“萬載難遇”都無以形容的珍貴機緣。而只有參與這個正法的過程,才能修得和這個法結合在一起,否則將與這次正法修煉無關,也就根本談不上正法修煉的圓滿。”(明慧編輯部2000年9月25日文章《正法修煉的走向圓滿》)

我個人認為,修心性修的再好,跟不上正法(當然,跟不上正法,心性也不可能修好),就達不到從根本上破除舊勢力的安排、達不到法對我們的要求。特別是對待正法中出現的大事,大法弟子一定要有個清醒的認識,緊跟正法的形勢、全力助師正法。如: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的走出來證實法、後來的廣傳《九評》及前段時間的訴江大潮,等等。正法中每出現一件大事,都代表正法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大法弟子在這個時期就要全力助師正法,過了這個階段,形勢就不一定是這樣了。師父講:“正法中肯定是有形勢的不斷改變。有人問我說,‘師父,我們現在應該進入什麼樣的一種形勢了?’我說呢,‘你們就做現在做的事。’”(《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緊跟正法形勢,配合天象的變化,是更大範圍的清除邪惡,同時也能為救度眾生開創更廣的空間。試想,如果當年“四•二五”我們去的不是一萬人,而是幾十萬,後來的形勢會是什麼樣?“七•二零”後走出來的弟子不是幾十萬、幾百萬,而是幾千萬,邪惡還敢那麼瘋狂鎮壓嗎?前段時間訴江的如果不是二十萬,而是二百萬或更多,一定會有更多的眾生明白真相,各地也決不敢那麼肆無忌憚的迫害參與訴江的同修。

過去,我們沒有跟上正法形勢,師父給我們機會,讓我們慢慢認識上來,當年北京電視台事件出現,師父給我們寫了《挖根》經文,把我們推過來;九九年四•二五,師父為我們寫了《見真性》經文,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師父多次講了走出來證實法。在正法即將結束,將要把大魔頭送上法庭之際,我們還要讓師父把我們推過來嗎?

我們是萬古不遇的正法修煉,如果我們還想在大法中修煉,如果我們還不會修,從此刻開始重視起來吧,真正時刻向內找、實修自己,跟上正法形勢,向師父交一份滿意的答卷吧。

最後用師父的一段經文與同修共勉:“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

個人認識,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