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都是給自己做」 [1]的體悟

遼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2月18日】

師父說:“也就是說你們所做的一切,包括一小點事,都是給自己做,沒有一件是給大法做的,也沒有一件是給我這個師父做的。” [1]

師父講的“都是給自己做”這個法,修煉中,我體悟較深:作為修煉人,無論是你直接參與的項目或間接參與的項目,尤其是同修找你做的大事和小事,表面上,看似給同修做,其實只要你仔細的去體悟:真的“都是給自己做”。因它給你提供修煉的機會多,心性提的高,層次突破快。會使你在長期常人修煉環境中,始終處於用心、上心、充實,心境向“無私無我”境界昇華的良好修煉狀態。下面淺談一下自己一點體會:

修煉中,同修找我往明慧網發“嚴正聲明”,這是非常平常的一件小事。發完後,負責看網,將發表或未發表的結果,及時反饋給同修。這樣做了,也就算幫了同修。未發表的,同修再寫,那就負責再發。

二零一三年五月份,一同修讓我給他發了個“嚴正聲明”,未發表;六月份,該同修第二次寫,未發表;七月份,他第三次寫,還沒發表;八月份,他第四次寫,文字增加到六百多字,仍沒發表;九月份,當我接過該同修第五次寫來的文字並不多的“嚴正聲明”時,我被同修十分重視發表“嚴正聲明”的那顆心所感動。

打字時,我就想:該同修寫的“嚴正聲明”符合在明慧網上發表的嚴肅性和寫清事實的要求。但為什麼一連四次卻沒有發表呢?是我幫助同修往明慧網上發的,難道這是偶然的嗎?於是我向內找。明白了:我有一顆幫同修發“嚴正聲明”是幫同修做事的心,而沒有看到是一個整體配合在另外空間解體邪惡對該同修和本地區同修整體上迫害的重要性和責任感。誤認為未發表出來,這與自己沒有關係,那是該同修自己去悟的。

這次往明慧網上發,我首先清除了自己思想中與己無關,沒有整體配合的人心和觀念,之後,我又按照師父講“就說很多事情對待的方式不同,收到的效果也就不同。” [2]的法,在法上配合同修,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邪惡對該同修“嚴正聲明”,在明慧網上發表的干擾。第七天,同修的“嚴正聲明”,終於在明慧網上發表出來了。

去年二月初, 年關已到,為了抓緊時機多救人、快救人,一同修約我晚上出去配合她掛大法真相條幅,我由於有常人觀念的障礙,拒絕了。事後很後悔,心想:同修做證實法的事需要去配合,自己就應該積極的去配合,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那樣才能形成整體;同時這也是師父的安排,雖然是同修約我,但這可不是偶然的,否則不會有這個事的出現。我向內一找,明白了:這是師父讓同修約我走出去掛大法真相條幅,好讓自己突破常人的觀念,從中走出人來的難得的機會。

想到這,我立即找該同修說:“今天晚上,我就跟你出去掛大法真相條幅。” 為了不錯過這個機會,使自己到時候做神聖的事,能處於最佳的心態,白天,我入心的學了三講師父的《轉法輪》,晚上認真發完六點鐘的正念後,騎自行車去了同修家。

到了之後,同修說:“我騎電動車帶你,掛的快,還方便。”就這樣,她駕駛,我在後座乘車,一直發著正念。

不一會,就進入了我倆想掛條幅的路段區域,當時,來往的車輛和行人很多,面對眼前的情景,當時沒有任何人的念頭,心裡只是靜靜的對師父說:師父!您今天給弟子掛大法真相條幅救人證實法的機會,弟子知道珍惜,弟子求師加持,在我配合同修掛大法真相條幅時,沒有車輛和人行道過。

當同修選擇了合適的地方,我下車拿著條幅要掛的時候,對著條幅也發出了一念:大法真相條幅,你配合大法弟子完成救人的使命,是多麼的榮幸!當我把你掛出去之後,你就開始盡你的職責,放出你那大法無邊的法力和能量,讓更多的世人看到你之後,給他救了。

說來也很神奇,當我倆掛條幅的時候,真的就沒有車輛和人行道過,可掛完乘車離開時,車輛和行人也就出現了,當同修選好下一個目標停車去掛時,又沒有車輛和人行道過,掛完乘車離開時,車輛和行人又出現了。

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也就半個小時,我倆輕鬆順利的將帶來的不到十個大法真相條幅掛完了,幾十張真相傳單也散發出去了,之後平平安安的返回了家。

配合同修我悟到了沒有參與這個項目時,自己還真的沒能悟到的法理:

一、師父說:“何為神 人心無存”[4],當我走出那一刻,在掛的時候,那時真是體悟到沒有私心雜念的狀態,掛了這個,就想掛下一個,一心想的快掛出去、快救人,結果竟象一瞬間似的就做完了,做時,身心非常輕鬆愉快,始終被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渾身暖融融的,沒有一絲室外寒冷的狀態。沒有參與,沒有身臨其境這個項目時,就不會有這個體悟。

二、師父說:“什麼都鋪墊好了,就差你去做,就邁不出去那步了。”[5]我通過走出來這一步和同修掛大法真相條幅,才體悟出邁出那一步、那一刻,突破了常人的觀念,做到了信師信法,否則就不是。

去年夏天,一同修因長年在外地打工,學法少,三件事做的也少,被舊勢力鑽空子,出現“蛇盤瘡”的病狀,活幹不了了。他妻子同修打電話讓他請假回家調整幾天,並找我和他們一起學法,整點幫助發正念。我停下手裡的活,去他們家集體學法,每天學五講《轉法輪》,整點發正念,每次發半個小時以上,五天時間,同修的“蛇盤瘡”就好了,重返工地。幫助同修發正念,讓我親身感受到:自己發正念的念力越來越強,發正念的時間越來越長,發時渾身放鬆、有輕鬆、舒服感,這是以往個人發正念沒有過的,因此說:幫助同修做,實際真的是給自己做。

今年一月份的一天,一同修給我送來一個內存卡,我用讀卡器一看,是同修要給本地區公檢法司人員寫勸善信,讓我給提供一下郵寄時較詳細準確的每個人的信息。這件事正是我已經著手要做的,因人員變動大,早就需要重新收集更新了。可我只做了一小部份,就把它給撂下了。因同修眼下急需用,促使我放下手裡的活,抓緊把這個信息完成,給同修傳了過去。

事後,我想若沒有該同修求我幫著她做這件事,此信息的完成說不定給忘到哪去了。因此在此謝謝同修,幫助我修煉。使我兌現了師父說:“什麼事情想做就把它做好。” [6]的法,使自己在修煉中不致於留下任何一點點的遺憾!

有幾位單獨修煉的同修,剛得法不長時間,邪惡就開始迫害,由於她們接觸的同修很少,又沒有資料來源的渠道,使修煉造成困難。我知道後,為了使同修能跟上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進程,就主動的給她們傳遞一整套的真相資料。由初期的“善緣”、“大紀元”的單張真相傳單到後來的“縱觀天下”、“三退與平安兩刊”、“法網在收”明慧統編的真相傳單,《九評》,還有兩刊(明慧、正見),師父不同時期發表的新經文等等,每周都及時送到她們家中。傳遞時為了我和同修的安全,我從未打過電話,都是多跑路送去,可謂風雨無阻。十多年了,在她們身上,製作、傳遞的真相資料的數量,要累計起來,那是可觀的數字;花去的時間和多跑的路,要累計起來也是不小的一個數字。當我看到這幾位同修都很精進,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在建立自己的威德時,我為同修們高興,因為這裡邊有我的威德的一部份。所以,每當我冒雨給她們送去真相資料時,她們非常感動的說:“謝謝你老同修,為了我們,你付出那麼多!太辛苦了!”時,我真的發自內心的回答她們說:“這是給我自己做的,咱們都是師父的弟子,真的不用謝!要說感謝,只能感謝咱們此生有幸得到這個大法,有這麼慈悲偉大的師父!”

我從九七年四月,開始得法修煉到助師正法的這十九年裡,同修找我的很多,如:製作大法書、《九評》、列印整理資料、發文稿、交流稿、訴江狀、裝訂開線的大法書、改字等等,我從不推辭,我知道同修不做資料,沒有條件,不能夠做。所以,我都及時、儘快給同修做好送去,不誤同修學法做好三件事。我深知:我助師正法修煉,能平穩的走到今天,我感恩師父給我的呵護;感恩明慧同修對我的付出;感恩網上同修切磋交流;感恩本地同修找我參與的每個修煉提高的機會。一句話:同修找我,我悟到:都是師父按排同修到我身邊給自己提高的。因此,幫同修做,真的“都是給自己做。”

一點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人覺之分〉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