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 去業 勇闖生死關

台灣嘉義 陳美雲


【正見網2016年02月29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得法洪法

2000年時,娘家的媽媽跌倒,通常娘家大大小小的事都會找我幫忙處理,當時我自己的身體也是很不好,還時常發燒,當安排媽媽住院的時候打通電話告訴妹妹,還跟妹妹抱怨自己喉嚨痛了一年,打針吃藥都沒效,妹妹隨口說那來煉法輪功就會好了,當時以我的個性一定會打聽清楚這是怎樣的功法,要不要錢呢?可是我連問一下法輪功是什麼都沒有,第二天就去煉功點了,可能是緣分到了吧。到了煉功點,第三天輔導員拿《轉法輪》給我,我一看那麼厚厚的一本書就頭大,心想為什麼煉功還要看書呢?因為我最不喜歡看書了,尤其一翻法輪圖形那頁,一看是佛家功,心裡就有點害怕,因為我曾經修錯法門。我想我的年歲已經大了,不能再走錯法門了。我有氣喘病二十多年了,亞急性甲狀腺發炎等,吃藥吃了二十幾年也沒醫好,感覺沒希望了,心想這沒有一個很大的法門和一位高功夫的師父是救不了我的。

當我翻開轉法輪第一講,師父說:“我們把你推過去,讓你身體達到無病狀態。同時我們再把低層次上所要打基礎的這些東西給你下上一套現成的,這樣一來,我們就在很高層次上煉功了。”我看到這裡眼淚也掉下來了,這就是我要找的呀!我為什麼那麼沒福氣,到現在才知道有大法洪傳,而我一生就是在找能超脫生死超脫人世間一切束縛的正法、大法修呀!而且內心還存很強的一念——法不大不修。就這樣,我知道我找到了!找到明師了,從此就一頭栽進去,一直堅持到現在。但是那時候身體很不好,不能做什麼事,每天讀法,每天哭,心急啊!擔心大法已經洪傳八年了,就像爬樓梯一樣,人家已經爬到十層了,我才開始爬。直到看到各地經文,了解每個人的得法都是經過時間周折安排的之後,才不再哭。我想我一定要迎頭趕上,所以天天都泡在法中。

得法初期覺得這功法這麼好,一定要讓更多的人認識,我的老家在瑞裡山區,我心裡告訴師父,我一定要把這麼好的功法灑遍山區。剛開始身體在調整過程,整天就是發著燒,昏沉沉的,全身不舒服,但我還是堅持到各地去洪法,整個嘉義山區幾乎都跑遍了。我們到各鄉鎮,挨家挨戶的塞傳單,因為同修都騎機車載資料不方便,而我會開車,我自動擔負起載送同修和資料的工作。每個月都開九天班,這樣持續了幾年,現在嘉義山區很多同修都是那時候得法的。師父說:“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

修心斷欲 提高心性

除了洪法,我也支援海外的大法活動,2001年,江澤民到瑞士,我們大法弟子要在那兒拉橫幅,制止迫害與洪法。平常消業時有時會難受到跪在地上。請求師父不要落下我,因為我一心想修回去,我再也不要當人了。就在出發三天前,我突然像修煉前嚴重的氣喘病發作,我知道這是在考驗我對法堅不堅信。我一思一念都沒有打退堂鼓或帶藥去的念頭,完全放下生死。尤其瑞士氣候非常寒冷,晚上又住在防空洞裡又冷又餓,對氣喘病患是有危險的,一口氣沒接上來就會走的,而我的想法只有消業、過關、考驗。一切由師父做主。就這樣十幾天的旅程後把我二十多年的氣喘病都根除了。

修煉是一關一關的闖的,除了闖過幾乎是要了命的病業關,再來就是情關的考驗,我的常人專業是做窗簾的,在做項目時,一下子要離家好幾個月的時間,放下照顧的外孫,那種對親情的割捨真是剜心透骨,後來把所有的心力放在做好工作上,不知不覺也過了情關。但隨之是一次又一次的矛盾衝擊,和來自不同成長背景的同修相處,被排擠、被數落,種種,都是在磨我的心性,一次又一次我就是用師父的法理幫我通過心性考驗。 師父說:“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轉法輪》)不管是對方錯,還是你錯,碰到矛盾都要找自己。有一次為了窗簾製作,同修有她的看法,並且當面給我難堪。我就很誠心的去找同修交流,告訴她,對不起,可能我事先沒有說清楚,這事情非常重要,我們就齊心來把它完成,好嗎?同修一聽也很不好意思,也說他也是不夠嚴肅對待。從此我們就齊心完成工作。就這樣我闖過心性關了。

有的時候我在工作上也會遇到難題,有一次有塊布需要對花,我怎麼對,都對不齊,我想起師父法理中告訴我們任何物質都是有生命的,我想:對呀!布也是有生命的啊!所以我就跟那塊布交流,我說:“布呀!你們知道你們做好的時候是要住在哪裡嗎?所有的布就是你們最幸運了,你們要住在全宇宙最榮耀的地方呀!所以你們自己想想要如何歸正,要不然你們被淘汰會很慘的。”說完我就不管了,等吃完飯回來再做,一下子就對得整整齊齊了。

在組裡,一般到我手上的成品,如果我看到有缺失的地方,我都會主動把它修正過來,但有一次我修正不過來,就拿給原來車縫的同修修正,沒想到從此這位同修就看我不順眼,每天都對我指桑罵槐,借題發揮罵,一直罵到她離開為止。隔一年我又去工作時,那位同修遠遠的看到我時,就一直對著我笑,並主動要求當我的助手。我告訴她我需要專業的人當助手,於是我找了其它專業同修幫忙。沒想到那位專業的助手做了一天就跑回原單位去做了,原來是罵我的那位同修告訴她,她的組長要換她回去,罵我的那位同修想用這種方法來當我的助手。這位同修平時不太容易跟人相處,所以別人都不願跟她一起工作。我站在她的立場想,就想既然來了,就給她機會吧!在我們相處的期間,我一點都不記恨她,總是帶微笑,耐心的教她,她很感動。她告訴我,為什麼以前會一直罵我,因為她看到我身上黑糊糊的,看起來讓人不舒服,她就忍不住要罵。我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為自己身上有那麼多的業,沒有那個業哪來那個難!喔!原來她是在幫我消業呀!她說我現在整個人看起來清亮起來了。這位同修是脾氣很倔強的人,不容易跟人低頭的,但在她要離開的前一天,卻主動跟我道歉,請我原諒她以前對我的不是。師父巧妙的安排同修罵我,讓我消業並提高心性,也可能我們前幾世中曾有恩怨,師父用心良苦,藉此善解我們彼此的恩怨!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呀!

對利的捨去 心性的再考驗

2010年在美國工作時,有一次打電話回家,先生說他被詐騙集團騙了將近百萬,那筆錢是準備用來整修房子的,結果被騙了。剛聽到時,愣住了,但想修煉人碰到什麼事也不會是偶然的,這到底是要消我什麼業,修掉什麼心,過什麼關呀!但因為工作很忙,暫時不去想他,把大法的事擺第一。只是偶而空檔時會想起這件事,想到師父的法理,心想先生也不是故意的,我又不在身邊,他一定很難過很無助,想到這裡,我趕緊打電話回家安慰先生,告訴他被騙了沒關係,就算是我們自己花掉了,不要難過,難過會傷身體。就這樣又過了一次心性考驗,也感受到師尊的慈悲,以此轉化先生的業力,謝謝師尊。

再次闖過生死關

我已經是修了十幾年的老學員了,卻還是有考驗要過。今年7.20我報名到香港參加訴江遊行,就在7月10日我突然覺得腰部很酸,第三天晚上整個肚子,全身骨頭都非常痛,而且還發著燒,痛到晚上跪在床上沒辦法睡,先生看我痛苦的樣子,忍不住問我要不要去看醫生,我笑笑著沒回答。我心想不對勁,第二天打電話給同修——妹妹和妹婿,請他們過來陪我一整天學法,發正念。同時我也向內找,跟師父說:“師父,對不起,我這一陣子放鬆了,講真相的事沒有做好,心性也沒有提高上來,還有很多洪法的事沒去做,我會改過來,而且找回如初的強大正念。”然後我大量學法,幾天後,人比較好了,肚子不那麼痛了,但還是發著燒,我還是到香港參加遊行。在香港住了一晚,第二天整個燒就退了,可是回來台灣,肚子和頭還是痛。我的症狀依常人說法是帶狀皰疹,而且是急性的。只要皰疹繞一圈,就會要人命,先生一直叫我去看醫生,可是我想到師父說:“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法輪大法 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我決定要把心放下,去留由師父決定。期間還有鄰居他也不知道我身體的情況,竟然跑來跟我說,誰誰長了帶狀皰疹,眼睛差點瞎了,那真是考驗我有沒有怕心來的。放下生死那不是嘴巴說說就可以,那真的是要把心完完全全坦然放下,然後繼續做你該做的事才行,最後我過關了,再次見證大法的超常。

身為一個老學員,最不願意看到的是同修掉下去或不修了。我很想幫他們,卻力不從心,有時不知如何著手。在這裡我想跟同修說,這是開天闢地從沒有過的宇宙大法,錯過了,就再也沒有機會了,我們何其有幸能做為師尊的弟子,無論如何都要跟上腳步,別掉隊了。

最後以師父的經文《洪吟二》的“正念正行”跟大家共勉:“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