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專案電話中的實修過程

瑞士大法弟子 迎春

【正見網2016年03月11日】

三天的專案我打了五包號碼,其中有三個號碼無人接聽。第一天的兩包號碼都接通了。但是時間沒有特別長的。知道自己還有待提高。

1、 第二天,領的兩包電話都是座機,而且大部分是派出所的電話,開始打的時候每個號碼都是已經開始跳秒數了,但是鈴聲沒有斷,我想對方肯定在聽,於是,我每通都打到對方不接為止,反正鈴響我就講,有的打到十七次都接,但是都是秒數跳動,但鈴聲不斷,也聽不到對方的聲音。等我打到第11個號碼的時候,我突然感覺有點奇怪,怎麼會這麼多都一個情況?

然後我就找兩個同修用不同的撥打工具試一下,結果兩個同修都說是有人接的,而且對方還說話了,我就想那我問題出在哪裡了呢?突然我看到我旁邊正在充電的新手機,我想我用新手機試試,因為平時我也都是用新手機撥打的,結果也打通了,雖然用的是同樣的軟體,但是舊手機打過去就是鈴聲不斷跳秒的,新手機一打對方就接了,而且一下就聽了8分多鐘。

掛了電話我就想,那我前面近兩個小時打的十幾個號碼到底對方聽沒聽見呢?要不打回國內的家裡試試,可是又猶豫到:“萬一打回去家人說聽不到,那豈不是我要把前面十幾個號碼再從新打一遍?”可是轉念又一想:“我不試試,就等於沒有為救人這件事負責,就等於是糊弄事,那天上的神怎麼會看寫在紙上肉眼所看到的這個虛假的接通率呢?他看的是我是不是真的是在用心救人,那人是不是真的聽見了真相,是不是被救了,哪怕能明白一點都好啊!”想到這裡,我想對,趕緊打給家人確認,然後我用舊手機打到國內的家中,出現了同樣的跳秒但是鈴聲不斷的情況,我用新手機再打,我媽又接了電話,她給我的反饋是第一次接起電話什麼都聽不到,完全沒有聲音。

這可真是給我心性考驗呢,因為我這個人本身就是一個做事講效率,而且最不愛返工的人,也就是說我做事都是喜歡儘量一遍做好,不喜歡重複修改更正一件事。說白了也就是耐心不夠,再往深說就是“忍”沒修好。那麼慈悲心又從何而來?想到這裡,決定第二天白天的時候把這11個座機號碼再從新撥打一遍。第二天打完,真的感覺心裡踏實多了。

打完後,我又仔細的回想了這一個返工中自己思想起伏的過程,為什麼會有這個過程?為什麼很多同修都會很自然的把之前的電話號碼從新再打,而我卻要經過這麼多思想鬥爭?而這事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也絕不是偶然!於是我開始回想我這近14年的坎坷修煉歷程,之所以有那麼多的魔難,不就是因為這種過於追求人表面肉眼所看到的所謂的成績和成果,而隨之帶來的顯示心,爭鬥心,證實自我的心,等等人心所招來的嗎?想到這裡,我真的渾身一震,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

2、 第三天我領了一包電話,結果有兩個警察都罵的很邪惡,我趕緊向內找是不是我的善心不夠,為他著想的心不夠力,對方體會不到我確實是在為他著想,那麼也就體會不到我說的事情跟他息息相關,所以才會罵人,向內找後,我趕緊集中發出一念真的想要救他的強烈願望,然後又撥通後,對方絲毫沒有罵人,而且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確實在拿著電話靜靜地聽,大約2分半的時候可能是有人過來他才掛斷了電話。

當天打完電話後,我又回想今天打電話的情形,突然想到昨天我的一念可能被鑽了空子: 因為昨天晚上交流的時候,有學員提到了罵人的情況,我當時腦子就出現一念:“欸?兩年前剛開始打電話被罵的嚴重的較多,不過我現在好像有好久都沒有什麼遇到罵的這麼邪惡的了。” 想到這裡,我趕緊向內找,這裡不就是有顯示心嗎?似乎自己越來越好了,邪惡夠不著我了。往深挖,發現還有隱藏的很深的,看不起別人的心,認為自己比別人高的心,證實自己的心,那麼有了這幾個心,會帶來什麼心呢?──妒嫉心。同時也就把這個不好的東西給求來了。想到這裡,自己都一驚,想不到不經意的一念竟然暴露出自己這麼多執著心,那麼從另外空間看,這漏洞得多大啊。實在慚愧。

以後真的更要抓住一思一念,精進實修。

最後以《洪吟二》的兩首詩詞與大家共勉:
《斷 元曲》
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

《別哀》
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感謝師尊,感謝同修。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