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過後是春天

清流


【正見網2016年03月17日】

“一九二九不出手,
三九四九冰上走,
五九六九,隔河看柳,
七九河開,八九雁來,
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一首九九歌,從大人到孩子,從男人到女人,從古到今,代代傳唱,年復一年,在人們不休止的傳唱中,冬天消融了,春天款款而來。

在中國北方,冬天是從交九開始的。從冬至那天起,每九天為一個九,直到九九,冬天才算結束。九九歌,在北方不同區域,各有風情,卻又大同小異。

數九習俗,也由來已久,早見於南北朝,到了明朝,又有“畫九”的習俗。在老北京,冬至日起,要畫“九九消寒圖”:一枝梅花樹,八十一朵花瓣,每過一天,就要染紅一個花瓣,八十一個花瓣都染完,春天就到了。儼然拍好的影片在按時播放。

有時就想,冬天為什麼是九九,而不是七九或八九,難道冥冥之中孕育著天意的安排?就連西天取經也要歷經九九八十一難呢。 “九九消寒圖”讓冬天不再寂寞,使寒冷不再逼人。給無望的人們以希望,給絕境的人們以生機。

簡簡單單的“九九消寒圖”,包含著樸實而深刻的生活哲理。告訴我們:不要急,用心染好每一朵花,做好每一件事情,過好每一天,在最後那朵梅花泛紅之際,春天便不期而至。

如今,數九的習俗久已喪失,人們消磨冬天的樣式也豐富的多了,但我還是懷念畫梅花的日子,覺得那樣更有趣,更耐人尋味。

九里的日子也不單調,人們忙著各樣事情,嘴裡念叨著:“七九河開,八九雁來……”日曆一天天的變薄,萬物在一天天更新,便覺得冬天在漸漸遠去,而春天就一天天的臨近了。

看吧,小河的延流水,淌開了冰槽,你能聽到冰下近似哽咽的水流聲,她是感動于堅持的勝利吧?堆在院子裡的雪,一天天的消瘦下去。龜縮到背陰的牆角或者樹下。長風獵獵,扭動著高大的樹枝,瘋狂地呼叫。陽光傳播著不容更改的信念。再過半月,就要春江水暖,就要小雨潤如酥,就要草色漸青……

早鶯已在院子裡婉轉的叫起,這時候,人們更願意到戶外活動,曬曬陽光,眺望遠處路邊及河岸上楊柳的淺淺綠色,笑意就蕩漾在臉上了。

不由得想起北宋《梅花詩》里的詩句:“一院奇花春有主,連宵風雨不須愁。”心裡陡然一陣酸。一千年過去了,神聖今安在?而那“一院奇花”,歷經十七年的“連宵風雨”, 忍過萬千,傲過風雪,也嬌艷的惹人。

歷經“九九”八十一天,冬天終於過去了,是的,迫害法徒的冬天也過去了。現在,雖然天氣還忽冷忽熱,人們的穿著也時厚時薄,不時的變換,人心也顯得迷離。眼下,河已開,雖然燕子還沒有來,但耳畔仿佛是燕子的呢喃了……

春天真的不遠了!

一個不同凡響的春天正在到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