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保護自己和怕心的修煉體會

海外大法弟子 欣欣

【正見網2016年04月03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在大陸生活了很多年,在思想深處還存有對邪黨紅色恐怖的害怕。所以在講真相中也會體現出來,當被問到在這裡做什麼時就不想如實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在和本地人徵簽時,有人會問我在這裡是做什麼的,我就不想說,或者裝作自己英文不太好,聽不懂,其實就是想保護自己。內心深處還是有怕被迫害的想法。

在和同修配合做事時,這種保護自己的心理表現的也是很明顯。我負責校稿,在校稿的過程中會不自覺的動手修改稿子,常常按照自己的標準把稿子改動了很多地方,也沒有和寫稿同修交流自己的想法是什麼,為什麼要這樣改。後來定稿了,覺得自己的辛苦沒有白費。後來有同修提建議說,是不是改稿子時應該和寫稿同修交流一下。我當時正在過心性關,手上的事也很忙,就沒想這件事,其實心裡還是怕,不知道要怎麼和同修交流。後來又一次把一位同修寫的稿子改動了很多地方。協調同修說我們兩位同修在一起談一下。我其實遲遲不想和同修談是因為思想深處怕這位同修萬一不高興了怎麼辦。和同修交流時,同修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寫的稿子被我改動了這麼多,情緒很激動。我在那裡靜靜的聽,心想這都是自己求來的。一直怕同修不高興,同修真的就不高興了。雖然當時我沒怎麼動心,因為經歷了太多。但聽到同修說你資歷很淺時,心裡想,這都是平時看不上別人,結果反過來被人這樣說。同修的表現就像是一面鏡子,照出了我修煉中存在的不足。

我通過這件事也找到自己不尊重別人,不會和人溝通,怕和寫稿同修交流,怕人家不認同自己這麼改稿子,怕被同修觸及的人心。我想是不是自己太堅持自我了?長期沒有和寫稿同修好好交流,沒有切身想到寫稿同修的感受,沒想到同修心裡能不能接受,所以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和解決這些矛盾。心裡很困惑,告訴自己要無條件放下自我,就和同修說要尊重寫稿同修的意見和想法。自己覺得是在放下堅持己見的人心,考慮同修的感受。但內心深處還是出於想保護自己,不想和同修發生矛盾,想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保護自己的狡猾私心。心裡也還是常常為此感到不安。一次做夢,大意是在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上,我放低了標準導致事情沒有做好。醒來後悟到在校稿這件事情上,我沒有用修煉人的正念面對,卻放縱私心,不敢和同修說出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沒有真正的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大家能走到一起配合是緣分也是互相促進、提高的好機會。我不怕吃苦和付出,卻不會和同修很好的交流自己的真實想法,還是出於怕心。師父在《精進要旨三》中的《走出死關》中說:“修煉就是修煉,修煉就是去掉執著、去掉人不好的行為與各種怕心,包括怕這怕那的人心。”“怕心會使人干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修煉是嚴肅的,這樣怕下去,什麼時候能不再被怕心牽制?”師父把我安排在這個位置,這樣的環境中去修煉,這也是我正法修煉的修煉道路,就是要在校稿的過程中修心,修去怕得罪人、怕被人說、怕別人不採用自己的辦法的人心。手中的稿子承擔著救人,救度眾生的巨大使命,在助師正法中配合同修發揮著巨大的作用。我怎麼還能因為怕自己受到衝擊而放低標準呢?修煉是嚴肅的,標準是嚴格的,就看自己把什麼放在第一位。把法放在第一位,以救人為出發點,就是真正的放下自己,放下保護自己的私心和怕心,就會做得更好。

一點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