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配合整體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5月13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中講:”每當我看到你們做的好,特別是每當你們整體配合做事起的作用非常大時,眾神都為你們讚嘆,而且你們在講真相、反迫害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發揚你們的優點,發揮大法弟子的正念,做的更好。你們做好的本身邪惡就在害怕。師父盼望負責人能把所有的學員帶好,也盼望大法弟子更加成熟。 ”我們每次的專案都是師父安排我們整體配合、整體提高的機會。我們營救平台為了打好每一次專案在撥打前兩天,平台都要進行專案撥打的交流。因為這些公檢法號碼非常重要,又是直接針對邪惡黑窩的,同修們必須要有正念才能打好這部分電話。安排我和另一位同修配合來主持交流這部分。

可是就在這次專案之前第一天交流前心性考驗就來了。在撥打電話時自己是抱著善心、幫助同修的心給同修指出些不足的地方,同修不但不理解還在大組交流時給自己羞辱了一番。當時真的象當頭挨了一棒。但是馬上就要進行專案交流了,這個交流很重要,不能和同修爭執,會影響整體的。當時自己儘量不去想同修給自己造成的傷害,不去感受自己。平復自己的心情主持交流。還好在師父的加持下,順利的主持完。

下來之後眼淚再也止不住了,才去想同修剛剛講過的話,想不明白同修怎麼能這樣,自己的好心怎麼換來了一頓羞辱,再說她講的話和今天的衝突根本就挨不上邊。越想越委屈,就覺得這個負責人太不好當了,很難。看到問題不說出來也是對同修不負責任,但善意的去提醒同修有時也不接受,畢竟是人在修煉。想想都不想上這個平台了,更不想再去負責什麼。又一想,明天還要主持一次專案前的交流呢,接下來第一天專案撥打完又安排我來主持一天的撥打總結交流,怎麼辦都已經安排好了,不上去會給同修造成壓力,也會影響整體。想想這不中了邪惡的圈套了嗎,邪惡就怕我們形成整體。想到了師父向內找的法理。想到同修說的這些話,肯定有給我修的。那就等專案結束後再和協調同修說吧,不想協調這部分了,覺得自己能力不夠,也沒那麼大承受力。

自從上平台之後我就給自己規定每次專案除晚間正常上平台之外,沒有特殊情況都要請一天假上來撥打電話,通常都是專案第一天請假。可是這次專案第一天撥打時,又不想上去了,就去上班了,但總是心不在焉的,忽然意識到,不能因為自己的人心過不去影響救度眾生,大陸同修還在遭受著迫害。快到中午了趕緊回來打電話。中午交流完領了一包號碼撥打。雖然接通率不高,但打通的聽的效果都很好,開始打過去我告訴他們:因為國內網絡是封鎖的,真實的消息你們看不到,想告訴你一些真相,一聽到這就掛。就換個切入點:接起來告訴他,咱們公檢法人員一定要看好當前的形勢,你看高官都在紛紛落馬,落馬的高官真正的罪是迫害法輪功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遭惡報了。一聽到這也掛。

這些人一聽到這些就很敏感,怎麼能讓他們多聽一些真相呢。就用當前的國內形勢當切入點,撥通之後,告訴他:喂!您好!想問您一下,三月一號新修訂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還有四月八日,中國最高檢察院、公安部、財政部三部門聯合發布了《關於保護、獎勵職務犯罪舉報人的若干規定》您都看到了嗎,有的說沒看到,有的說,你是什麼部門的呀!也有不出聲的,但靜靜的聽。

看他們挺感興趣,趕緊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作為公檢法部門一定要看好當前的形勢變化,要懂法,不然被人家利用了去參與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是違法的,執法人員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被人家利用多可悲呀,又可憐。修訂的《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和舊的區別在於舊的是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讓你們公檢法同他共同犯罪,他規定警察執行上級錯誤的命令是不讓你們承擔罪責的,但新規定把這條撤掉了,這就說明你們執行上級錯誤的命令你們是承擔法律責任的,所以不要執行江派那錯誤的、過期的命令去抓捕法輪功學員,又講自從去年5月1號法院實行了有案必理以來,短短几個月就有超過20萬法輪功學員往北京兩高遞控告書來控告江迫害法輪功,很多已經收到回執了,證明這個案子已經受理了。等到給江送上審判台的時候你們這些所有參與迫害的都將負法律責任的。還有《關於保護、獎勵職務犯罪舉報人的若干規定》,你看一下,這就說明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完全是符合法律的,誰因此事去騷擾、綁架、非法抄家都是犯罪。

又講大法真相,邪黨卸磨殺驢的本質,告訴他們給自己、家人留後路怎麼去做。又給舉報電話、傳真、翻牆、微信等相關信息。有的靜靜的聽不出聲,有的說我這邊有錄音,告訴他沒關係錄完給同事聽聽對他們都有好處。都聽的時間比較長,最多的聽了12分55秒。撥打完感觸很深,覺得真是師尊在鼓勵弟子啊!

到了晚上平台學法的時候不想上去學,一想到同修的事心裡還是放不下。就自己在下邊學,剛好學到《轉法輪》第四講“失與得”中講“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他在常人中把你搞的很臭,他算得到的一方,他占了便宜。他把你搞的越臭,轟動的越厲害,你自己承受的越大,他損的德越多,這些德都給了你了。”還有“一舉四得 ”的法。還有第二小節“業力的轉化”中講“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平時學這講法好像沒什麼感覺,但今天句句都在點自己。接下來第三小節就是“提高心性”。我是含著淚讀完這些法的。感覺師父太慈悲了,不爭氣的弟子讓您操心了。是啊,我是該提高心性了。這時對同修一點沒有怨恨心,只是感謝同修給我提供了一次提高的機會。

但是我還是不想協調管理這部分。接下來和幾位協調同修的交流中也使我受益非淺。同修們覺得我這個心性關不算個事,就是心放不下。這都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不能說不干就不幹了。聽到同修們交流自己放下人心所闖過的各種關難那麼多,同修過關的時候甚至連居住的地方都成了問題,還在想著只要有地方能打電話能救人就可以。和同修比起來覺得自己修的不好,承受力太小了,真是汗顏。

第二天當我在聽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時,當聽到同修交流當中提到師父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中的一段講法,“在座的輔導員、老學員,你們做了許許多多你們還認識不到的偉大的工作,真正的是偉大的工作。 ” “你們覺的你們做的事情好像是比較簡單,也不象常人的領導工作還有些報酬。你們完全都是憑著自己的熱情和對大法的認識在做,看上去簡簡單單,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但是我告訴你們,在常人這邊表現的越平常的東西,可能在你們看不見的、在你們所修煉的這個境界中表現的卻是真的轟轟烈烈的,(掌聲)也就是說,你們不要把你們的工作看的那麼太簡單。你們既然做了這個工作,就要把它做好。因為高層生命也經常跟我在講,覺的你們能夠在這裡為大法做貢獻,這給你們將來的生命在相當長久的以後的歷史時期奠定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聽到這就覺的自己真是辜負師父對我們的一片苦心,師父給我們那麼多、承受那麼多,自己遇到點心性關就過不去,真是愧對師父。只有自己在修煉中勇猛精進,聽師父的話,多救人來回報師恩。

在此叩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合十!

後記

因為這次對師父的點化和與同修交流的感悟很深,就想寫出來與同修分享。所以也是寫交流稿最快的一次,一個晚上就寫出來了。洗漱完畢已接近凌晨兩點了。但3點45分的煉功還能準時起來,一點困意都沒有,而且一天還精神飽滿。前一天還覺得睡眠不足,頭腦暈暈的。今天特別精神。目前全球的煉功保障是我最大的突破。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