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簡化與紅魔自垮

李放


【正見網2016年05月19日】

華夏大地稱為神州,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漢字是上天賜予的中華文化的基石。中共持無神論歪理邪說,瘋狂地破除“四舊”,胡亂地簡化漢字,極力地破壞傳統文化道德,違背了天理人道,腐敗透頂,世風日下,積重難返,導致中共這個紅魔自己走向了垮台。

(一) 漢字是神傳文化

神傳的漢字,與天上的文字很近似,漢字承傳著悠久的中華傳統文化思想,是豐富的中華文化傳播和交流的載體,被譽為中華傳統文化的活化石。

李洪志大師說:“我說中國文化是神在人類傳的文化,是半神文化,所以裡邊有許多文化的因素是帶有很深內涵的,而其他民族的語言文字在天上是沒有的。而中國的這種文字與天上的文字是很近似,與天上的文字寫法是一樣的寫法,筆畫不同。”[1]

漢字與天上的文字近似,那麼造字就得能溝通天理的聖賢所為。倉頡是中華民族始祖——黃帝的史官,傳說他有“雙瞳四目”,能看到上天的文字,依樣在人間造字。在沒有文字之前,我們的祖先用結繩或簡單的圖畫記事,造字對中華文化的發展至關重大。所以,頡造字時“天雨粟,鬼夜哭,龍為潛藏。”就是說,造漢字震驚天地,故蒼天下粟如雨,靈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

漢字既然是神傳文化,就蘊含著儒、佛、道之思想涵義,體現易經、太極、陰陽二儀、五行生剋、天干地支等傳統文化。漢字的每一個部首、每一個字形、每一個字的讀音、每一個字從表面意思到背後的內涵,無不源自宇宙的法理。

漢字承載著中華文化的傳統基因,如哲學裡的天、地、乾、坤、有、無、陰、陽、道、理、真、否等;倫理里的仁、義、禮、智、信、道、德、善、惡、廉、恥;戲曲里所講的忠、孝、節、義。

舉幾例來說明:

“滅”: 由三點水、戌、火三個部分組成。源於五行學說:水克火;戌(地支的第十一位),代表土,而土生於戊(天乾的第五位),盛於戌。火生土,土則泄火。從“滅”的字形可以看出,用水澆和用土埋,可徹底滅火,“滅”字的威力才更強大。而被簡化以後的“滅”字,去掉了戊土,在火的上方只剩下戌土的一短橫了,這一點點的土怎麼能“滅”盡火呢;

“佛”:古印度梵文發音是“佛陀”(Fotuo),簡稱為“佛”(Fo),是指修煉中覺悟了的人。“佛”字的音(Fo)和義有了,選擇字形為“佛”的含意:是“弗”和“亻”,不是常人,是修煉覺悟的人。“覺悟”一詞原本是佛教用語,後來引申為:覺醒、醒悟之意,表示由迷惑而明白,由模糊而認清的意思;

“儒”: 從人從需,人的需要:人除了衣食,主要是需要有教養,講究人的道德,這是人高於動物的基本特徵。“教”字又體現著“百善孝為先”;

“裕”: 從衣從谷,古人認為:只要有衣服穿、有糧食吃,就是富裕了;

“欲”: 從谷從欠,有了食物還覺得有所欠缺,就是不知足,人的慾望是無止境的,爭爭鬥鬥不停息。

所造“裕”和“欲”二字的涵義不同,說明人的思想境界不同,只有修煉的人才能做到清心寡欲;

“乾、坤”: 乾、坤二字原本是《易經》上的乾卦和坤卦,乾代表天、父;坤代表地、母。後來“乾坤”合為一詞,引申為:天地、宇宙、陰陽、男女、夫婦、日月、江山等;

漢字還擁有一些獨特功能,如:祭祀、驅邪、招福、治病、算命、預測未來、溝通神靈和動物等。考古專家發現,古人通過文字與神聯繫能預知未來。中國漢字如歌如畫如符咒,是全息的信息載體,擁有強大的能量場,貫通了更大宇宙空間、更高級生命的訊息,有很多有趣味的歷史故事流傳。

據正史“舊唐書”中記載,韓愈上任潮州刺史時。得知惡溪中,有鱷魚傷害百姓的牲口。於是他寫了一篇《祭鱷魚文》,勸誡鱷魚搬家,向神明祈禱後,焚燒祭文,當晚颳起了暴風,雷電大作,鱷魚倉皇南逃,到六十里外。

又據傳明朝末年,李自成兵臨城下,崇禎皇帝眼看大明江山已朝不保夕,寢食不安,遂遣一宦官出宮,到測字攤前,拆字預卜。宦官先寫個“友”字,測字先生說:“‘友’字是‘反’字出露頭了。”宦官又改說是“有”字,測字先生說:“‘有’字也不吉,乃‘大’字掉了一半,‘明’字去了半邊,大明江山難保。”崇禎忙上前說:“實欲測‘酉’字。”測字先生搖著頭說:“此字太惡,在下不敢多言。”崇禎心裡一驚,硬著頭皮說:“測字之人,只求實言,先生不必隱諱。”測字先生說:“‘酉’字更為不祥,‘尊’字砍頭去足,所剩‘酉’字,九五至尊危矣!”。三個同音字測下來,皆是不詳之兆,崇禎皇帝害怕“砍頭去足”,第二天,在景山上吊自盡了。

由此可見漢字深邃的內涵和豐富的資訊,是其它文字無與倫比的,人的智慧造不出這種文字。漢字是神物,就像是一面鏡子,還具有內涵預兆性,可洞秘一切,其實世間一切都是有序的,都是有定數的,神傳的漢字也如此,都是依據天象而顯現的。例如:

“騙”:從“馬”從“扁”。“馬”就是指“馬克思”,他是撒旦(魔鬼)教徒,仇視上帝所造的人類,欲毀滅人類。他的“邪惡的共產主義”,就是暴力加欺騙;那麼“扁”呢,就是每“戶”一“冊”。眾所周知,在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時期,幾乎是每家每戶都有中共魔頭的“毛選”,甚至可能是人手一冊所謂的“紅寶書”;

“黃”:從“共”從“由”。那麼,黃色、淫邪的東西,涵義是任“由”中“共”泛濫,特別是當官皆貪,貪官必黃。

印度前總理尼赫魯稱讚說:“世界上有一個偉大的國家,她的每個字,都是一首優美的詩,一幅美麗的畫。這個國家就是中國。”

日本索尼公司創始人井深大說:“漢字是智慧和想像力的寶庫。”

(二)漢字的神奇功效

中華文化連綿五千載,悠久傳統的的道德、中醫、科技、藝術、古蹟、文獻等,博大精深文化的結晶,都是靠著漢字來承傳宏揚。打開漢字這扇門,你才能看到中華文化的堂奧。漢字不僅是語言的記錄,他承載著中華民族的存亡與榮辱,也承載人民的血淚和歡樂。記錄著聖賢仁德與智慧,也記下了暴君的殘忍匪為。漢字因承傳中華文化而豐富,中華文化也因藉漢字而宏揚。

外國考古學家非常羨慕中國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國外儘管已經發現了許多中古世紀,甚至於更早時期的出土文獻,但是卻有很大一部分文字內容,至今仍然沒人能夠翻譯出其原意來。但是,中國人竟然可以隨隨便便就看懂自己祖先二、三千年前所遺留下的文字!

漢語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漢字也是最美的文字。博大精深的中國書法,體現了中國文化的輝煌燦爛和流光溢彩,著名的書法藝術作品,俗稱字畫,收藏千百年而更珍貴。

漢字的發音是最美的,有平、上、去、入四聲;抑、揚、頓、挫的語氣,聲音高低曲折,和諧動聽;特別是中國古典韻文:包括詩、詞、歌、賦等,如唐詩、宋詞、元曲和對聯,講究平仄、對仗、和諧、押韻,節奏鮮明,讀起來朗朗上口,很有氣勢,經久不衰。例如唐代詩人李白的《靜夜思》,流傳最廣泛,現在中國大陸的幼兒從說話時起就會背誦“床前明月光……”再比如:

“對聯”:又稱對子。是一種由字數相同的兩句話組成的對仗工整,韻律協調,語義完整的文學形式。比如:聞名遐邇的關東才子王爾烈,六歲時,冬天戴著一頂草帽在院裡玩耍。有一商販笑他說:“穿冬裝戴夏帽,胡度春秋。”王爾烈則回敬了一句:“走南方竄北地,販賣東西。”冬夏春秋對仗南北東西,穿、戴對仗走、竄,胡度對仗販賣,非常恰當、嚴謹。

“囍”字:是象徵男女婚姻成立的一種特殊符號。凡是男婚女嫁,門窗貼上“囍”字,表明吉慶之喜,喜上加喜。“囍”結構巧妙,是中國漢字民俗中的一絕,兩個並列的喜字方正、對稱,骨架結構穩定,如男女並肩攜手而立,又有四個口子,既象徵男女歡笑,又象徵子孫滿堂,家庭融洽與美滿。

“囍”字的由來,還有個故事:相傳北宋宰相、著名政治家、文學家王安石,在趕考途中,路經王家營馬員外家,見到出對聯的上聯招親:“走馬燈,燈馬走,燈熄馬停步”。王安石未有理會。說來事有湊巧,王安石考試交卷後,主考官見他發揮淋漓盡致,下筆有神,便傳他面試。以廳前的飛虎旗出了下聯考他:“飛虎旗,旗虎飛,旗捲虎藏身”。王安石便立即以“走馬燈”對上“飛虎旗”。主考大人對他大為讚賞。趕考回來,王安石又經過馬員外家,見徵對聯的楹聯仍然高掛大門前,王安石靈機一動題寫了“飛虎旗”的下聯,對上了“走馬燈”的上聯。員外十分高興,便將女兒嫁了給他。就在成親當天,王安石接到金榜題名的喜訊,雙喜臨門,於是他寫了一個大紅“囍”字貼在門上,隨吟道:“巧對聯成雙喜歌,馬燈飛虎結絲羅”。從此以後,“囍”字成了人們新婚時不可少的喜慶點綴。

漢字的數量較多。清朝《康熙字典》收字47,035個,1994年出版的《中華字海》收字最多85,568個。而經常使用的字2500個,次常用字1000個,就閱讀一般的漢語書報刊而言,這3500個常用字基本夠用了。

漢字的數量雖多,但是造字遵循六種方法: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較易使人理解;特別是按著偏旁部首學字並不難,《漢典》上的偏旁部首,從一畫到十五畫,共計263個。而常用的金、木、水、火、土等偏旁部首,就更少且易記了。而漢字又是形、音、義三為一體的,一個漢字,一段歷史,一個故事,一幅畫,一首歌。例如:

“推、敲”:推、敲二字,因有個典故而合為一詞:據說,唐代詩人賈島在京城長安騎著毛驢作詩,吟頌到“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時,第二句用“敲”字還是用“推”字?猶豫不決,就用手做推、敲的樣子,無意中衝撞了京兆尹的儀仗隊,賈島被武士帶走。原來京兆尹是韓愈,賈島說明原委後,韓愈沒有怪罪他。韓愈對賈島說:“我看還是用‘敲’好,即使是在夜深人靜,拜訪友人,還敲門代表你是一個有禮貌的人!而且一個‘敲’字,使夜靜更深之時,多了幾分聲響,讀起來也響亮些。”賈島聽了連連點頭稱讚。“推敲”從此也就成了膾炙人口的常用詞。因此說,漢字的豐富內涵,是任何其它文字都無法比擬的。

漢字與天上的文字很近似,那麼就有神奇之功效。漢字由於在神州大地上,千百年來被億萬人所使用,就沉積了無限的能量,承載著深邃的資訊。我們中國人喜歡“八”和“五”,因為與“發”和“福”是諧音,常此以來真就起了一定的作用。

“福”字:乃上蒼所賜,是神佑而富足安康。自從有中國文字以來,就有了“福”的象形文字,“福”字深深影響著每個中國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說文解字》:福,神靈保祐。字形採用“示”作邊旁,“畐”作聲旁。一人有田地,有吃喝(口),還有精神生活(示旁),也算是幸福了。

“福”字是一個吉祥的字。現在的福字已經不局限於新年帖在門窗上,已經形成了一種文化,小到鑰匙鏈、玉佩,大到掛曆等室內裝飾、汽車飾物都有福字的身影,福同樣也常常出現在影視、書籍當中。中國年俗中有家家貼“福”字的傳統,通常人們會將“福”字倒貼,取義“福到了”。

隨著人們對“福”字含義理解的深化和文字的演進,“福”字的寫法愈來愈五花八門,當它成為最普遍的吉祥用字後,也就成為流行頗廣泛的裝飾圖形。“福”字的裝飾變形足有萬千,“福”被象徵、誇張、雙關、畸變而賦予的寓意更是豐富多彩。百福圖書法,“福”字有241種寫法。

漢字不僅是中國大陸不同民族的共通語言,也已成為東亞的通用語。雖然發音不同,字義卻近似相同的。現在日本、朝鮮、越南等國家都在使用漢字。韓國人日常生活中,漢字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韓國教育部規定,初中和高中6年,學生需要掌握1800個漢字,小學漢字課已成為準必修科目。

(三)中共為何要簡化漢字

中共設計簡化漢字,並非為了發展完善傳統漢字,只是最終消滅漢字的過渡措施。中華民族的文化是神傳的文化,也稱半神文化。漢字是承載著天理內涵的文化,處處體現著傳統的道德。中共的祖師爺馬克思聲稱,與傳統文化徹底決裂。中共欲以黨文化取代中華文化,首先要消滅漢字。在邪黨紅魔眼裡,漢字成了阻礙其破“四舊”的絆腳石。舉幾例來說:

“德”:涵義是指上天給人的福份。“德”字從“ㄔ”字旁,“ㄔ”在象形文字里三筆劃分別是大腿(股)、小腿(脛)、足腳,指人的步伐、行為,這部分是象徵有形空間;右半部“十目一心”,就體現出無形空間的景象,眾多天神的眼睛在看著人心。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人做的善惡之事,上天都在記載著。積德來世有福報,缺德會遭殃報;

“廟”:從“廣”,“朝”聲。朝,既是聲旁也是形旁,表示在日出時朝拜天地神佛的儀式;可是簡化成“廟”,從“廣”從“由”。就是可廣泛隨便的“因由”來求拜:發財、治病、消災、生兒子等,這樣,廟裡還能有神嘛;

“東、西”:東、西二字本來是指方位的。相傳南宋理學家朱熹見朋友盛溫如提籃,便問:“你干什麽?”盛說:“我去買東西。”朱奇怪,說:“買東西?難道不能買南北?”盛說:“東方甲乙木,西方庚辛金,金、木我籃可裝;南方丙丁火,北方壬癸水,籃里哪能裝得了?這是五行之道。所以買東西,不能買南北。”於是,“東西”一詞便從此流傳下來;

“鬼”:按著陰陽生克之理,有佛就有魔,有人就有鬼。“鬼”字已成了漢字的偏旁部首,在《漢典》中以“鬼”字為部首的漢字,共有264 個:魂、魄、魍、魎、魅、魔等;帶“鬼”字的詞也不少:鬼神、鬼才、鬼怪 、鬼魅、鬼子、鬼話 、鬼火、鬼魂、鬼臉、鬼胎、鬼點子、鬼門關、鬼哭狼嚎等。

中共這個紅魔一直地仇視“四舊”,所謂的“四舊”是: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認為漢字內涵有四舊的東西,所以破“四舊”、掃“四舊”,怎能甘心內涵“四舊”的漢字繼續存在下去呢?毛魁首的早就下命令“文字改革”,從延安時期開始,就設立了專門機構改革漢字,中共奪權後又成立“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等組織。一些御用學者閉門造車設計出漢語拼音文字,出版文字改革刊物,編寫拉丁化新文字教材,企圖取代漢字。

可是實踐中無法全面推行拼音字,比如前面說的三個同音字:友、有、酉, 拼音字怎麼能說清字義呢?只得先採用過渡辦法:第一,把拉丁化漢語拼音方桉只作為漢字注音之用,暫不作文字推廣;第二,先從破壞正體漢字著手,將其簡化變形,使人民不能再學習傳統文化,以便利灌輸黨文化。而 1977年的第二批簡化字,更為離譜,把許多同音字詞合而為一,詞意含混,用在文章中,往往詞不達意,文理不通,不知所云,根本無法推行,不得不在1986年廢除。

中共要改革神傳的漢字,絕對行不通,必然失敗,只能是簡化漢字而已。妄圖改革漢字,卻改革不了漢語。中共執政六十多年來,也想改革漢語。如:同志,解放前,建國後、春節等,只是鳳毛麟角、滄海一粟;而千古以來的漢語怎麼能改得了呢?比如:善惡有報,天理良心,鬼使神差,男左女右,積德缺德… …包含所謂“四舊”的詞語太多了,根本無法改變!再如:大年三十午夜子時開始(11點),家家戶戶燃放鞭炮,說:“為喜迎財神!”這個民風民俗誰能改得了?

推行簡化字,是中共消滅中華文化總謀劃的一部分,是最終消滅漢字的過渡措施,要求筆劃越簡單越好,把漢字簡化的不像樣子。所以正確的叫法,不應叫繁體字、簡體字;應該叫:“正體字”、“簡化字”。因為簡化漢字是胡編亂造的,不能說成體系。如果要叫什麼體字的話,不該叫簡體字,應叫“殘體字”,更為確切!

天祐中華。在港澳台和海外自由地區的華人,能夠站出來反對這種胡亂設計的簡化字,堅持使用正體字,為中華文化保留了一席之地。而在中國大陸人們占卜、測字、考古、姓名學,研究《黃帝內經》等中醫學文獻還得用正體字。如今隨著信息技術及基礎教育的普及,恢復正體字使用的呼聲也愈發廣泛。

不久的未來必然會在全世界興起學漢語、學漢字的熱潮!

(四)漢字的簡化與紅魔的自垮

為何說漢字的簡化,是中共紅魔走向自垮的原因之一呢?

其一,神傳的漢字是神物,隨意地簡化漢字,就違背了天意,破壞了神奇之力。

李洪志大師說:“漢語和天上的語言也很近似,因為它是神直接給人創造的文化,而且在中國奠定的是半神文化,那麼字的形和音都與宇宙有著連帶關係。” [2]

中共簡化漢字,不管漢字結構原則,更不顧及傳統漢字系統的完整性,因而把漢字改的不倫不類,漢字既是神物,亂改漢字也必然會出現亂象與不良影響。例如:

“廠”: 表示“廠”房裡有東西,“尚”是向上、好的東西,右邊“夂”代表人和物。簡化為“廠”字,“廠”里一切都空了,正如老百姓所說的:工廠都被掏空了!就是國有資產的流失,被官商勾結侵貪了;

有個長輩從台灣到大陸投資,回台後,對晚輩提醒不要寫簡化字,尤其“工廠”絕不能寫,大家都莫名其妙。他才說,你看那個“廠”字,上面一根大梁,底下僅僅靠著一根斜斜的柱子撐著,這種工廠,不論你蓋得多高,它說倒就倒;

其二,現在的人體科學證明,人的意念是一種物質。簡化漢字破壞了人們累代使用沉積的能量。

億萬人對漢字賦予著諸多情感,千古以來累代的使用,漢字已灌注、凝集、濃縮了豐富的資訊,漢字中藴涵著強大的能量,使之成為一種場的形態存在,浸透著我們整個民族的各種感覺、意念、情緒、感受力與想像力,還有整個民族所特有的人性、神性和詩性。對人的心理思維產生著潛移默化的影響。一個漢字,就蘊涵著一定的心理場、文化場能量。例如:

看到“神”字,就升起一種崇敬和沐浴慈悲之中的感覺。想到:神佛、神仙、神聖、神秘、神奇、神色、神采、神通、神速、神機妙算等;

一提“魔” 字:就覺得恐怖與邪惡 。會想到:魔王、魔爪、魔怪、魔鬼、魔掌、魔窟、魔力、惡魔、妖魔等;

一說“真” 字:就感到純真、正氣和善良。諸如:真人、真事、真誠、真諦、真摯、真心、真實、真切、純真、天真、認真、真才實學等;

一見“假” 字:就感覺欺騙、卑鄙。此類詞語令人生厭:假話、假意、假貨、假冒、假裝、假造、虛假、假公濟私、弄虛作假、以假亂真等。

再如“義”字:從我從羊,與善同意。和美、善、羮、羨、羲同族。是儒家仁、義、禮、智、信五德之一。一般指公正合宜的道德、道理或行為。如:道義、正義、信義、情義、仗義、仁義等。《三國演義》主要講了一個“義”字;而簡化的“義”,是“乂”+“、”。 “乂”同“刈”,割之意。與“凶”、“殺”、“剎”、“刈” 為一族群,是不吉利的。“乂”,是判卷、審評,表示錯誤的標誌,也是電腦文檔中關閉的符號。“乂”+“、”成“義”,又和叉道的“叉”字相類似。所以簡化的“義”,則無信義可言了;

其三,任何物質都有在另外空間的存在形態,簡化漢字則會產生變異的能量。

簡化的漢字的殘缺亂造的形態,和天上的文字相差懸殊,違背了天理。正體字產生的是原始的能量,簡化的漢字則產生的是變異的能量。天人合一是中華民族傳統的宇宙觀,中共漢字的簡化必然反映到天上,影響到地上。使傳統的文化遭到破壞,社會道德淪喪,腐敗已極,積重難返,致使這個紅魔自己走到了垮台。

我們具體列舉分析一些漢字的簡化,對世風日下所產生的相對影響:

“導”:從“道”從“寸”。“道”,道家和基督教都講“道”,佛家講“法”,就是天理天法;“寸”是方寸、寸心。整個“導”字的涵義,即“內心”有“道”之意。而簡化成“導”,就“內心”無“道”了。

中華的傳統文明就講究道德良心,這是炎黃子孫最樸素的理想境界,也是最深刻的體悟。人們對歷史上千夫所指的暴虐帝王,稱為無“道”昏君。中共的“領導”是一黨專制的暴政,也是無“道”的邪黨。“領導”從高層到低層全無“道”——都腐敗,上樑不正下樑歪,國不泰民不安,善惡有報的傳統道德被破壞,人便會無惡不做。

最近,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又曝出了中共禽獸不如的流氓醜聞。受害證人的血淚控訴,再次震驚世界:2001年4月江魔頭當政時,在瀋陽把九名法輪功女學員,從馬三家勞教所又劫持到張士教養院,分別關進男犯人的牢房,肆意群體輪姦蹂躪,慘不忍睹!而邪黨卻錄了像,哪還有一絲的人性,突破了人類道德的底線。凡是正直有良知的人聽到後,都會發自內心地呼籲——“徹底追查群體輪姦的首犯!”

“黨”:意即尚黑。“黨” 在漢語中含有貶義。孔子說:“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 “王薄事件”後,筆者曾寫一篇《從“狗咬狗”看“狐群狗黨”的真面目》,揭穿中共紅魔的邪惡本質。把“黨”簡化成“黨”字。隱藏了“黑”字,變成了兄弟,而黑幫的本質不變; 且“黨”、“黨”二字,原本是不同的兩個姓氏,硬被合二為一,造成後代對於探尋先祖起源產生一定的困擾;

“運”:從辵,軍聲,運行、運轉、運動之意。而簡化“運”,則無“車”了。中共把“運動”,作為階級鬥爭、政治鬥爭的常用語。運動連番,鬥爭不斷,害死民眾八千萬。年歲大的中國人,大都挨過各種運動的整,筆者就曾幾次被整,可稱“老運動員”了。簡化的“運”字,為什麼裡邊是個“雲”字?就是中共搞運動,扶手為“雲”,反手為雨。每次運動要打倒誰編造的罪證如山,“踏上一萬隻腳… …”每次平反又都是煙消雲散。從“土改”到迫害法輪功,所有的運動全都是錯誤的;

“親”:從見親聲。簡化成“親”,“見”字去掉了,即“親人不得見”。中共的歪理邪說:講黨性、階級性,不講人性。什麼“親不親線上分!”“劃清階級界限”等,把人導向沒有親情,六親不認。而中共殘酷的鬥爭哲學、整人運動,造成了千百萬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骨肉分離。有數不盡的悽慘悲劇。如:運動中迫使兒女上台批判老子,而老子臨終時竟不見兒女。真的是“親人不得相見”;

“愛”:乃兩個對稱的“心”與“友”之合。簡化“愛”無中“心”了。人與人之間沒有了真心的愛,多是逢場作戲、虛情假意。甚至而是人人為敵,相互戒備,勾心鬥角。天象與人間是對應的,人心不古,失掉良心,社會風氣極度變壞,也將引起天象的大變化;

“產”:簡化“產”中,“生”字去掉了。婦女生產,產而不生,現在人流手術到處可見,產下了卻活不了,即產不生。正如“兒”字簡化成“兒”,無首了。實施“一胎化”,多生就罰款。有人批判說:“罰款到了生孩子,實名制到了賣火柴… …”有的人因天災病業,失去了獨生子女,到政府請願, 打出大橫幅:“計劃生育好,國家來養老!”

對物品的生產,不講質量的投入產出,多為仿造,冒牌貨,產而無生,即假冒偽劣;

“質”:從貝從斦。簡化成“質”,去斤改貝,短斤少兩,甚至使食品變成了毒品,什麼“地溝油”、“毒奶粉”等等;

“鄉”: 簡化“鄉”里無“郎”。農村生活貧困,男勞力都去城裡打工,屯裡就剩老幼婦女;因為戶籍等問題,很多孩子不能去城裡,托老人和親友看管,出現了不少困苦的留守兒童;

“孫”:從子從系。簡化後成“孫”,“子”加“小”而無“系”,因為性亂,小的無血緣關係了。多婚多戀、朝三暮四,結婚後女方生了孩子,男方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血脈,要去醫院化驗DNA;

“雲”:簡化“雲”無“雨”。中共破壞了社會的傳統道德,遭受上天懲罰,造成自然災害特別多;

“環”:本義:圓形而中間有孔的玉器。延伸常用詞:環境、環保等。簡化為“環”,就是對環境說“不”字。中共釀成了環境嚴重的污染,霧霾越來越嚴重,到處找不到一滴純淨的水,農藥和化肥的大量使用土地也被污染了,還有難看的白色污染。說什麼“綠色食品”、“環保食品”、“生態食品”人們都不相信了!

其四,漢字既然是神傳的,漢字的亂簡化也不單單是人搞的,那就是有共產邪靈、惡黨紅魔在另外空間裡邪惡因素的唆使。

人們不難看出,一些帶負能量的正體字大多沒改:魔還是魔,鬼還是鬼,偷還是偷,騙還是騙,假還是假,暴還是暴,害還是害,毒還是毒,腐還是腐,黃還是黃,淫還是淫。並且注入增強了負能量意識;而大量帶有正能量的正體字被簡化了,正能量丟失了,反而攜載了負能量。這樣就給常人社會帶來了很壞的影響,世風日下,人沒了心法的約束無惡不作,已無藥可醫,中共這個紅魔自己走向了滅亡。正如“進”字的簡化:

“進”:辵部,越走越“佳”之意。而簡化為“進”,“佳”換成了“井”, 紅魔越走越走到“井”里去了。

漢字是個活靈活現的載體,是有靈性的傳媒,在末法時期秉承天意的安排,接受神佛的驅使,在人世間已顯現出神奇之跡——藏字石。2002年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巨石斷面上,顯出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由15名專家組成的“地質奇觀——中國名家科學文化考察團”,得出的結論:未發現人工凋鑿及其它人為加工痕跡,堪稱世界級奇觀;

更為神奇的、人們都沒注意到:天意的顯象,應該都是接近天上的正體漢字,可是五個正體漢字,卻有一個簡化字,就是中共自己簡化的“黨”字。稍加思考便會明了:這恰恰正是上天的準確安排:這個“黨”字,就是專指中共邪“黨”,危害中華的這個紅色惡魔,必然遭天懲而滅亡!

註:

[1] 李洪志大師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大師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