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宿願 緣歸大法

文翰


【正見網2016年05月27日】

我有時也在苦思苦想,人生為什麼有苦有樂,痛苦多於快樂?人為什麼還要病老死呢,不苦不病不老不死該多好啊!對這些問題我百思不得其解,有時會無名地流出傷感的淚。是啊,當我在夢中展翅自由飛翔時,我感到無比的快樂,可是這只是夢。當我追求名利情慾得到滿足時,我也感到特別高興,可是這只是一時的快樂過眼雲煙。人生歸宿到底是什麼?得法修煉前我是一無所知,一切迷惑不解。

回學校工作我的身體健康狀況並沒有好轉,相反卻有時候病情特別嚴重。平時經常感冒流涕,呼吸系統特別是支氣管發炎。嚴重時哮喘胸悶呼吸困難。為了治病平時要打針吃藥上醫院,也用過很多偏方。嚴重時一九八六年因肺氣腫(肺心病)住醫大附屬醫院治療三十八天。出院後仍然時好時壞,一九九五年下半年至一九九六年初,此病又嚴重發作,就又到醫大附屬醫院治療,並建立定期複診檢查治療制度。

回校工作的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中期,全國還處於氣功熱,很多媒體都宣傳報導過氣功是人體科學、氣功能治病、氣功特異功能等,介紹各種氣功的書刊雜誌,書店、書攤都能看到。校園裡練各種氣功、練太極拳、練健身體操、跳舞的五花八門,應有盡有。特別是練某某功的人最多,該氣功師還曾經來到學校搞過灌頂。當時,我雖然還是個無神論者,更沒有參加某種氣功修練,但對氣功能治病、氣功是人體科學我是接受的。為了治病,我也購買和閱讀了很多氣功書刊,老伴練此功帶回的書、資料,我也聽我也看。我還從報刊中選編了一種靜呼靜吸沒有動作的簡易功法自己修練。但是,如上所述仍然要打針吃藥上醫院治病。  

修煉法輪功前,自己深受邪黨無神論、假惡暴、黨文化教育毒害,還多年從事邪黨政治宣傳工作,促使我人心不古,善良本性不純,思想觀念變異扭曲,個人利益私心嚴重。頭腦言行中盲目崇拜迷信邪黨頭子及其歪理邪說,對有神論、神傳文化等,不但愚昧無知,而且粗暴干涉反對。記得當時聽到孩子說要信教修佛,我覺得不可理諭,說這是搞迷信,大逆不道,從此強硬要求他們所謂政治進步,加入邪黨組織。在家庭單位生活工作中,為人處亊固執偏激,爭爭鬥鬥,關係緊張,常常傷害別人,也使自身健康受到嚴重傷害,影響了正常生活和工作,給親人同事帶來很多麻煩。在有的領導等人眼睛裡的我,是一個忠厚、老實、有文才、能苦幹、能寫文章(筆桿子)的好人中的病人,很重用我;當然也有人說我是性格粗暴,脾氣倔強,心胸狹窄,小肚雞腸,一身毛病的人。總之,無論說我好說我不好,有一點是共同的,都知道我是一位患有嚴重疾病的人,這是真實的。

修煉初期,我是抱著強烈的有求心情,半信半疑氣功治病,開始接觸氣功,了解氣功,並看了一些關於人體特異功能、氣功治病,包括在本校最熱的元極功錄像。與此同時如上所述還自編自練了雜七雜八的氣功動作,用來緩解有病的痛苦。但事實更加難堪,照樣老病常見,在病魔的痛苦煎熬中,我是多麼企盼能遇到救我岀苦海的好氣功。

也許是緣分到了,一九九六年初,從醫大治療回校後,樓里鄰居、煉功點一位輔導員,就讓老伴告訴我趕緊修煉法輪功。輔導員還向我介紹了法輪功是什麼功法。開始聽她介紹後,心裡很矛盾,顧慮重重,覺得現在氣功太多了,怕被騙錢上當,怕影響工作晉升高職。又聽說法輪功不參與治病,是佛家修煉大法,覺得自己身體不好,法輪功層次太高,修煉不了。這期間雖然沒有參加別的氣功修練,但每天早晨都到操場散步。有一天我和校出版社饒社長散步時說,退休後我想找個好功法練一練,他說,還等退休後干什麼,校園裡這麼多功法,你趕緊去找一找,找到好的我也練。當天我直接找到法輪功煉功點,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經過一段時間觀察,先到煉功點上看法輪功掛圖介紹,再看其他學員煉功,特別是聽到慈悲祥和優美動聽的煉功音樂,覺得特別舒服,接著請購到《中國法輪功》修訂版書,並開始跟同修學煉動作。到三月底,已經請購到《轉法輪》等己出版的大法書,並愛不釋手的如飢似渴的讀了一遍又一遍,深深的被書中的法理所震撼,接著我和饒社長都參加了煉功點上集體學法、煉功、分站學法煉功班,觀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等,從此我入道得法,真正走進法輪大法修煉之路。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