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 - 「騎向自由」的故事(譯文)

北美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5月28日】

騎向自由項目是以符合主流社會的方式最大限度救人而設計的。去年夏天騎向自由項目開始之前和之後,都有同修因為覺得看不到這個項目的潛力而不支持這個項目。作為修煉人,我知道自己應該不動心,但事實上我的確因為他們對這個項目和參與的小弟子說的一些話而傷心落淚。我逐漸認識到這是我要面對的考驗。當我放下那些痛苦並無視那些讓我覺得被冒犯的話時,那些拒絕這個項目的話也就沒有了。

去還是不去

本來的騎行計劃是很大很貴的。當時我們有個外部的資金來源可以負擔6位數的預算。但舊勢力搗亂,那筆錢2015年時拿不到了。我就起草了一個第二年2016年進行騎行的更合理些的計劃書。但所有的小同修都不幹了。他們一致覺得我們必須現在就往前進行。我提醒他們“我們沒有錢!” 他們每一個人都回答,“我們必須相信師父!”他們都覺得等下去會讓舊勢力製造更多的麻煩。所以,我這個老學員就必須向這些小同修學習怎樣信師信法,他們很多人在我開始修煉時都還沒出生。那時我知道了什麼是一顆純淨的心。我跟他們說如果他們都有心讓這個項目在這些不可能發生條件下發生,那麼我發誓我也相信它會進行。

交通的奇蹟

我開一輛同修借給我們用的黑色大巴去我們的騎行起點,洛杉磯。這位同修給這個大巴起了個名字,叫“信”。當時我還是為沒有錢能把解決這些小同修的交通問題而難過。當我接近LA時,來了電話,好消息是有人捐了足夠的錢可以去租兩輛15人的小巴來解決交通問題。但壞消息是那筆錢只夠支付我們1/3的路程。我眼都沒眨就說那就租下來吧。一路上每當我們需要錢來續約租車的時候,我們就會收到捐款剛好夠續合同。師父真的在看護我們。

當我們到達拉斯維加斯時,我們需要第三輛車用於裝設備和行李。因為我們的設備當時是綁在15人小巴的外面,有時會掉到路上。有人去租車行租車。之後我接到電話,說我們可以八百美金租一輛用30天,但要回來還車;或者我們可以1500 到2000美金租用一輛用15天,可以在路上的另一個城市丹佛還車。當時我就閉上眼睛說,“租那輛800美金的”。“可是,我們30天後怎麼辦呢?” 我說,“我們有30天時間想出該怎麼辦。現在別來煩我。”

30天後,我們已經在2000英裡以外的美中地區了,怎麼還車成了大問題。我接到一個同修的電話,他從沒給我打過電話。他來祝賀我們並祝我們一路順利。然後他們問我們需要什麼嗎,我開玩笑的說,“需要一輛行李車。”他猶豫了一下,說,“我們有輛多餘的車,可以把它修好給你們送過來。”然後這位同修和朋友就從美東的新澤西一路把車開到美中的密蘇裡來給我們!他們到了後,發現我們還有還車的問題,他們中的一位又決定幫忙把車從美中的密蘇裡開回到美西的拉斯維加斯還掉。這樣就解決掉了我們最頭痛的交通問題。師父安排了所有這些,救了這個項目。

24小時內的奇蹟

這24小時的奇蹟是從晚上在沙漠中找宿營地開始的。營地關門了,而且管理員說我們這麼多人要預約,費用也很高。小同修們跟他講真相。他很感動,破例讓我們免費進去了,又回來給我們燒火的木柴,我們可以燒晚飯。他說這些都是他給我們的捐贈。

第二天,我們碰到一個警察很好奇我們在干什麼,孩子們跟他解釋完後,他主動提出護送我們上高速公路,我們就不用只走小路。他只能送我們到某個出口。但他後來又還找到一個州巡警,可以護送我們到更遠的出口。那位州巡警說他住在那個出口附近,可以護送我們到他家,大家可以休息,喝口水吃東西,吹點冷氣。在他家我們為他和他的家人唱起了我們的隊歌,合影留念。

離開巡警家後,我們很需要自行車零件修我們的車。在一家商場我們看到一輛大的自行車廠的車停在我們旁邊。孩子們解釋我們此行的目地後講真相後,自行車廠的人打開他們的貨車門說,我們展示已經結束了,這些樣品你們隨便拿。裡面有自行車外胎、內胎、車鏈條等。我們就不用花錢買任何零件了。

這24小時的奇蹟都是師父的安排。也源於孩子們的正念和純淨的心。我們一路上碰到的奇蹟還很多。

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

“弟子:請問師尊,我們能不能救下百分之八十的眾生?這個目標能不能實現?

師父:不能,救不下來。很多大法弟子自己修煉中的威德力量不夠、正念不足,我們已經失去了很多機會,失去了很多眾生。”

騎向自由項目同修覺得即便救不下來80%的眾生,我們也應該朝著救下79%的眾生目標努力,再努力。師父也點給我們怎樣能做的更好,就是我們要加強正念,提高威德。同時我個人認為各個項目間要加強合作和配合。騎向自由現在要成立為一個非盈利組織。我們每天對照師父帶領出來的神韻項目的標準對照和要求自己。這些標準包括要能良性運營,精進程度和救人效果。下個夏天,我們要去歐洲騎行。希望能夠營救中國的被迫害的孤兒們。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