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妒嫉之心 害人害己

秦山 整理

【正見網2016年06月30日】

康熙帝在《庭訓格言》中有這樣的話,訓曰:“凡人持身處世,惟當以恕存心。見人有得意事,便當生歡喜心;見人有失意事,便當生憐憫心。此皆自己實受用處。若夫忌人之成,樂人之敗,何與人事?徒自壞心術耳。古語云:‘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如是存心,天必佑之。”

這段話的大意是講,一個人立身處世,應有寬容之心。看見別人有得意的事情,就應該為他高興;看見別人有失意的事情,就應該對他表示憐憫、同情。其實這種心態對自己也很有好處。如果一個人只知道妒嫉別人的成功,對別人的失敗幸災樂禍,那怎麼能和別人一起共事呢?只是壞了自己的心思罷了。古人說過:“看到別人有所得,就如同自己有所得;看到別人有所失,就如同自己有所失。”存有這種心思的人,上天一定會保佑他。

與人相處,因為他人在某些方面超過了自己,便耿耿於懷,心理失去了平衡,有甚者因妒嫉而生惡念行惡事來構陷謀害他人。因妒嫉而生的後果是嚴重的,害人害己,迫害他人的同時也註定了自己的下場。古人常說,“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別人得到的,而自己沒有得到,不必因此介懷而憤憤不平,努力的修養品德,多行善事,必有善報,何必為了個人利益的得失而心難平、行惡事呢。歷史告訴我們因妒嫉行兇行惡而帶來的惡果是慘重的,讓我們一起來借鑑有關的歷史典故吧。

龐涓因妒害孫臏 最終兵敗身亡

孫臏曾經和龐涓一道學習兵法。龐涓奉事魏國以後,當上了魏惠王的將軍,卻知道自己的才能比不上孫臏,就秘密地把孫臏找來。孫臏到來,龐涓害怕他比自己賢能,忌恨他,就假借罪名砍掉他兩隻腳,並且在他臉上刺了字,想讓他隱藏起來不敢拋頭露面。齊國的使臣來到大梁,孫臏以犯人的身份秘密地會見了齊使,進行遊說。齊國的使臣認為他是個難得的人才,就偷偷地用車把他載回齊國。

後來魏國攻打趙國,趙國形勢危急,向齊國求救。齊威王打算任用孫臏為主將,孫臏辭謝說:“受過酷刑的人,不能任主將。”於是就任命田忌做主將,孫臏做軍師,坐在帶蓬帳的車裡,暗中謀劃。田忌想要率領救兵直奔趙國,孫臏說:“想解開亂絲的人,不能緊握雙拳生拉硬扯;解救鬥毆的人,不能卷進去胡亂搏擊。要扼住爭鬥者的要害,爭鬥者因形勢限制,就不得不自行解開。如今魏趙兩國相互攻打,魏國的精銳部隊必定在國外精疲力竭,老弱殘兵在國內疲憊不堪。你不如率領軍隊火速向大梁挺進,占據它的交通要道,衝擊它正當空虛的地方,魏國肯定會放棄趙國而回兵自救。這樣,我們一舉解救了趙國之圍,而又可坐收魏國自行挫敗的效果。”田忌聽從了孫臏的意見。魏軍果然離開邯鄲回師,在桂陵地方交戰,魏軍被打得大敗。這就是中國歷史上的著名經典戰役“圍魏救趙”。

十三年後,魏國和趙國聯合攻打韓國,韓國向齊國告急。齊王派田忌率領軍隊前去救援,徑直進軍大梁。魏將龐涓聽到這個消息,率師撤離韓國回魏,而齊軍已經越過邊界向西挺進了。孫臏對田忌說:“那魏軍向來兇悍勇猛,看不起齊兵,齊兵被稱作膽小怯懦,善於指揮作戰的將領,就要順應著這樣的趨勢而加以引導。兵法上說:‘用急行軍走百裡和敵人爭利的,有可能折損上將軍;用急行軍走五十裡和敵人爭利的,可能有一半士兵掉隊。命令軍隊進入魏境先砌十萬人做飯的灶,第二天砌五萬人做飯的灶,第三天砌三萬人做飯的灶。’”

龐涓行軍三日,特別高興地說:“我本來就知道齊軍膽小怯懦,進入我國境才三天,開小差的就超過了半數啊!”於是放棄了他的步兵,只和他輕裝精銳的部隊,日夜兼程地追擊齊軍。孫臏估計他的行程,當晚可以趕到馬陵。馬陵的道路狹窄,兩旁又多是峻隘險阻,適合埋伏軍隊。孫臏就叫人砍去樹皮,露出白木,寫上:“龐涓死於此樹之下。”於是命令一萬名善於射箭的齊兵,隱伏在馬陵道兩邊,約定說:“晚上看見樹下火光亮起,就萬箭齊發。”龐涓當晚果然趕到砍去樹皮的大樹下,看見白木上寫著字,就點火照樹幹上的字,上邊的字還沒讀完,齊軍伏兵就萬箭齊發,魏軍大亂,互不接應。龐涓自知無計可施,敗成定局,就拔劍自刎,臨死說:“倒成就了這小子的名聲!”齊軍就乘勝追擊,把魏軍徹底擊潰,俘虜了魏國太子申回國,孫臏也因此名揚天下。

龐涓在軍事才能上不如孫臏,他因妒嫉之心,耍手段、殘害同門,竟然砍掉孫臏的雙腳和在他的臉上刺字,我們可以看到龐涓的陰狠毒辣。而龐涓所作的這一切的根源,就是他的妒嫉之心,他因嫉生恨,因恨而生惡念,因惡念而最終行兇。後來發生的桂陵之戰和馬陵之戰中,孫臏發揮了他卓越的軍事才能。龐涓敗在孫臏的軍事計策上,龐涓兵敗身亡。然而,龐涓臨死都沒有悔悟,他到死都還要計較孫臏會名揚天下,臨死都懷著深深的妒嫉之心。可以說,除了龐涓的軍事能力不如孫臏外,害死他的另一主因是他自己的妒嫉之心。

《荀子·不苟》上說:“君子能則寬容易直以開道人,不能則恭敬繜絀以畏事人;小人能則倨傲僻違以驕溢人;不能則妒嫉怨誹以傾覆人。”君子有才能,就寬宏大量平易正直地來啟發引導別人;沒有才能,就恭恭敬敬謙虛退讓來小心侍奉別人。小人有才能,就驕傲自大邪僻背理地來傲視欺凌別人;沒有才能,就嫉妒怨恨誹謗來傾軋搞垮別人。龐涓和孫臏的這段史實很好的詮釋了小人的妒嫉之心最終會害人害己,下場是悲慘的。以史為訓誡,從這段歷史可以看到,做人就要做個坦坦蕩蕩的君子,正大光明的生活;不要做個陰險的小人,因妒嫉而在陰暗的角落裡營謀來害別人。

李林甫嫉賢妒能 “口蜜腹劍” 最終身死家滅

李林甫的城府極深,人們難以摸透他的心思;他善於當面奉承,而暗中陷害,從來不露聲色。凡與唐玄宗關係親密的人,開始時他總是接近拉關係,等到地位權勢稍微接近他時,就千方百計地除掉。

開元二十四年(736年),唐玄宗欲為朔方節度使牛仙客加實封,並讓他兼領尚書。張九齡認為牛仙客學識不高,極力勸阻,引起玄宗不悅。李林甫私下言道:“只要有才識,何必滿腹經綸。天子用人,有何不可。”唐玄宗後以結黨為由罷去張九齡、裴耀卿的宰相之職,任命李林甫、牛仙客為宰相。李林甫被授為中書令、集賢殿大學士、修國史。後來,監察御史周子諒奏稱牛仙客非宰相之才,被玄宗杖殺。李林甫又趁機進言,稱周子諒是張九齡所引薦。張九齡又貶荊州長史。

李林甫又對權位日盛的楊慎矜起了猜忌之心。他引薦王鉷為御史中丞,將其視為心腹。王鉷素受楊慎矜輕鄙,對他懷恨在心,便在李林甫的挑撥下製造流言,稱楊慎矜是隋煬帝玄孫,勾結術士,密藏讖書,圖謀恢復隋朝。唐玄宗大怒,將楊慎矜下獄,命三司會審。李林甫還栽贓陷害,命殿中侍御史盧鉉袖藏讖書,稱是在楊慎矜家中搜出。最終,楊慎矜被族滅。天寶八年(749年),咸寧太守趙奉章揭發李林甫罪狀二十餘條。結果罪狀尚未呈上,李林甫便已知曉,命御史台將其逮捕,以妖言之罪杖斃。

《資治通鑑·唐紀三十一》記載:李林甫為相,凡才望功業出己右及為上所厚、勢位將逼己者,必百計去之;尤忌文學之士,或陽與之善,啖以甘言而陰陷之。世謂李林甫“口有蜜,腹有劍”。(譯文大意,李林甫擔任宰相,對於朝中百官凡是才能和功業在自己之上而受到玄宗寵信或官位快要超過自己的人,一定要想方設法除去,尤其忌恨由文學才能而進官的士人。他表面和善,言語動聽,卻在暗中陰謀陷害。世人都稱他是“口有蜜,腹有劍”。)

唐玄宗曾在勤政樓垂簾觀看樂舞。兵部侍郎盧絢以為玄宗已經離去,便揚鞭策馬從樓下緩緩而過。他風度翩翩,玄宗讚美不已。李林甫得知,擔心盧絢被玄宗重用,便將盧絢的兒子召來,對他道:“你父親素有名望,嶺南道的交州廣州等地現在缺乏有能力的官員,陛下有意讓你父親前去。如果他不肯遠赴嶺南,肯定會被貶官。我給你出個主意,不如讓他到東都洛陽去做太子賓客或太子詹事,這也是清貴顯職。”盧絢果然不肯前往嶺南,便按照李林甫的建議,主動到洛陽任職。李林甫又恐怕違背眾望,便任命他為華州刺史,不久又奏知玄宗,稱其患病不能理事,將他貶為詹事、員外同正。

唐玄宗曾問李林甫:“嚴挺之現在在哪裡,這個人還可以用。”嚴挺之之前被貶出朝廷,這時正在絳州擔任刺史。李林甫擔心他重新受到重用,便召見其弟嚴損之,道:“陛下非常敬重你哥哥,何不讓你哥哥上書,就說得了風疾,請求回京就醫。這樣他就可以回到朝中了。”嚴挺之不知是計,果然按他的建議上書玄宗。李林甫拿到他的奏疏後,對玄宗道:“嚴挺之年事已高,近來又患風疾,應該給他一個閒散官職,讓他安心養病。”玄宗嗟嘆良久,將嚴挺之打發到洛陽擔任詹事。

李适之拜相後與李林甫爭權,但因性格粗疏,常中李林甫的圈套。李林甫曾對李适之道:“華山有金礦,開採可以富國,皇帝還不知道。”李适之便在一日上朝時,將華山金礦奏知唐玄宗,玄宗又詢問李林甫。李林甫道:“臣早就知道,但是華山是陛下本命山,乃王氣所在,不宜開鑿,臣便沒有提及。”唐玄宗認為李适之慮事不周,惱怒的對他道:“你以後奏事時,要先與李林甫商議,不要自行主張。”李适之從此逐漸被疏遠。

楊國忠後來得勢,李林甫又想藉機排擠除掉楊國忠。唐玄宗那時更信任楊國忠,李林甫得知,憤憒發病,後來病情加劇,很快就病逝了。天寶十二年(753年),楊國忠與安祿山合謀,誣告李林甫與叛將阿布思約為父子,同謀造反。安祿山還派阿布思部落的降將入朝作證。唐玄宗命有司審理。李林甫的女婿楊齊宣擔心自己受到牽連,便附和楊國忠,出面證實。當時,李林甫尚未下葬,被削去官爵,抄沒家產。諸子被除名流放嶺南、黔中,親黨中則有五十餘人被貶。唐玄宗還命人劈開李林甫的棺木,挖出口內含珠,剝下金紫朝服,改用小棺以庶人之禮安葬。

李林甫的嫉賢妒能可以說是做到了極致,因他被貶或者被殺的官員非常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李林甫的下場真實體現了此言不虛;走到人生盡頭的李林甫可能沒有想到,在他人生謝幕的時候會如此淒涼悲慘,真是善惡到頭終有報啊。李林甫的妒嫉之心、“口蜜腹劍”,也在中國的史書中留下了惡名,妒嫉之心真的是害人不淺啊。

《朱子治家格言》中有言,“人有喜慶,不可生妒忌心;人有禍患,不可生喜幸心。”他人有了喜慶的事情,不可有妒忌之心;他人有了禍患,不可有幸災樂禍之心。以史為鑑,妒嫉之心不可不去,因為以妒嫉而生的惡果是很大的,越是位高權重的人,他因妒忌之心行事所導致的惡果越大,造成的影響越惡劣,害人終害己,這種人的下場也是顯而易見的。

結語

妒嫉之心,害人害己。歷史一次次告訴我們以此為鑑,做人要摒棄妒嫉之心,堂堂正正、正大光明,天必佑善人。那些蠅營狗苟、弄權使詐、構陷他人的人是沒有好的結局的。以平衡的心態與人和善相處,努力修養自身,不為一時的得失而喪失理智去行惡事,這樣的人生會更祥和成功。

文獻參考及出處

1. 康熙皇帝愛新覺羅·玄燁,《庭訓格言》,清
2. 司馬遷,《史記·卷六十五·孫子吳起列傳》,西漢
3. 劉昫等,《舊唐書·李林甫傳》,後晉
4. 司馬光主編,《資治通鑑·唐紀》,北宋
5. 朱柏廬,《朱子治家格言》,明末清初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