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傳天意救眾生——講「藏字石」真相感悟

大陸大法弟子 舒雲

【正見網2016年07月08日】

師父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1]學習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我深知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在這正法最後最後的時期,更是刻不容緩。我大概是2006年開始面對面講真相的,這些年來,無論什麼地方,走到哪兒講到哪兒,無論對方是什麼職業、什麼身份,我都講,講退的眾生大約有兩千多吧。

我感到,在這些年的面對面講真相中,“藏字石”起了十分有效的作用。我講真相時,常常結合“藏字石”講,世人聽後,一般都相信,能爽快的三退。

俗話說,“自古天機不可泄”。然而,“藏字石”2002年被發現,而且開發成國家地質公園,公開面對廣大中外遊人開放,不就是要我們一反舊有的觀念,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把這天機廣為傳播,讓世人了解真相,順天意得救度嗎?為了深入理解大法的有關法理,更有效的講真相、救眾生,也為了一覽這古今不曾有、唯我中華得天獨厚的世界地質奇觀,我決定親自去走一走,看一看。

2007年,我與另一同修相約,結伴同行。到了貴陽,見街上有的宣傳欄上就貼有景區門票,門票上印著“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我感到欣喜,由於中共媒體的歪曲宣傳,只講前面五個字,避而不談第六個字“亡”,所以當時很多人不明真相,就連平塘縣的居民去看的也不多。我們從平塘縣乘車到掌布鄉景區,連那位常開這條路的司機也說只有五個字。

到了景區,親眼目睹了藏字石風采,真是壯美殊勝,渾然天成。15米長的巨石,一分為二,靜靜的佇立在河谷灘上,周圍是喀斯特地貌的巍巍群山,旁邊是潺潺流淌的清清河水,群山秀水襯托下的藏字石顯得分外莊嚴、肅穆。“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一直線排開,每個字一尺見方、整齊勻稱,突出於石面,專家鑑定書刻在青石板上,端放在字下面的地上:“……系天然形成,構成字的成份與岩體一致”。

看著這穿越時空、綿亘久遠的藏字石,第一念就是:這是神石!邪黨真的快滅亡了!那個西來幽靈不是高唱“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嗎?這藏字石分明就是創世主智慧的體現:“國”字竟然是繁體字,而“黨”字卻是簡化字,意蘊著亡黨不亡國;五百年前落地時,不偏不斜,恰恰從中間齊刷刷斷開,如刀劈斧削,剛好把六個大字及前後的兩排也是天成的小字完整無損的凸現出來;時間不早不遲,墜下已有500年,卻一直等到邪黨“滅”的階段腐敗透頂時才被發現;隨之用防彈玻璃保護起來,開發成國家地質公園,又成功申報為世界文物保護單位,而且,選擇了這樣一個風景秀麗具有“七奇”景觀讓遊人流連忘返的掌布河谷;不要任何證件,沒有任何監控,門票、住宿都很便宜,人們可以自由自在的前往景仰;這一切不是神巧妙而周密的安排又是什麼?

師父說:“神在控制著一切。”[2]《論語》指出,“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他是開天闢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內涵洪微至極,在不同的天體層次中有不同的展現。”“大法還造就了時間、空間、眾多的生命種類及萬事萬物,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宇宙中的萬事萬物都是大法造就的,我體會到,藏字石就是大法真、善、忍特性在我們這個天體層次中的具體體現,也就是創世主智慧的結晶。

藏字石據科學家鑑定,距今2.7億年了,如此久遠的歷史。可見師父早就作好了安排,足見大法的無邊法力和威嚴,以及師父救度眾生的洪大慈悲和良苦用心。作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實現師父洪願,廣傳天意,救度眾生,責無旁貸。

景區有很多專家和名人、學者的題詞,鐫刻在青石板上,長長的兩大列整齊的排在路邊。我們把一些題詞背了下來,隨身帶著門票和導遊圖,歸途中一路講真相、勸三退。從都勻到貴陽的火車,最後剩下十三人左右,我們都給他們看了門票,看了導遊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到了終點,還有一人趴在桌子上瞌睡,我們也把他搖醒,講了真相,給他退了隊。

由於實地去遊覽了,藏字石景區的一幅幅圖畫深深的印在腦海中,所以講起真相來,也就歷歷在目、繪聲繪色,能夠感染對方。有的人早就聽說過,也許不太相信,沒重視,聽我講後,說:“原來是真的呀!”有的問了詳細情況,說要帶著家人去旅遊、看一看。結合藏字石我給他們講天為什麼要滅中共,介紹《九評共產黨》、講中共歷次運動害死八千萬同胞,惡貫滿盈、“六四”屠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針對對方的問題,打開他們的心結。

比如有的說:“我不關心政治,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呀?”我說:“你如果是它的成員,你發過毒誓要把一切獻給它,天要滅它,你不危險嗎?就像這艘船,被大大小小的蛀蟲蛀的千瘡百孔,在漏水下沉了,你入了它的組織就等於上了這艘船,你願意隨它下沉嗎?離開它,就能保平安。順天意則昌啊!”有的說:“共產黨亡了誰來領導呢?”我說:“亞洲四小龍不是共產黨領導的吧,歷史上出現的貞觀之治、文景之治、康乾盛世,也沒有共產黨啊,共產黨已腐敗的無可救藥,弄的世風日下,國無寧日,災禍不斷,沒有共產黨,國家才會真正富強,老百姓才會真正安居樂業。”也有的說:“我只求吃好、穿好、一家平平安安就行。”我說:“那也得居安思危啊,古人說: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那牆快倒塌了,你還站在那兒,能平安嗎?”講多講少、講深講淺,我都根據對方接受能力而定。有時,匆匆而過,時間短促,就簡單幾句,再送上有關同修們精心製作的特刊、傳單、圖片或光碟。我隨時揣著寫有藏字石的便條,看情況送人,讓他用手機或回家上網查看。並叮囑他們,文字敘述只有五個字,是謊言,那幾十幅攝影圖像六個字才是真實的。

我曾經動了一念,要是跟同修交流一下,讓更多的同修去看看,廣傳天機救眾生就好了。在2007年那次約有80多人的交流會上,我談了去看藏字石的經過、體會及收效,同修們也很振奮,有三十五位同修結伴去平塘,其中有一位同修還把她那不願退黨的丈夫帶上了。到了景區,看見藏字石,那位同修的丈夫便對同修說,他看見藏字石的上空盤踞著一條巨龍,(大概是師父為了救他給他開了天目吧),巨石掉下來後,留著凹槽,凹槽上面懸著的山石沒有掉下來,他看見有很多天兵天將把它撐著。他當場便急切的說:“我要退黨,快給我退了吧!”大家普遍感覺,去平塘觀看過藏字石後,講真相更大膽了,勸三退效率更高了,有些不敢面對面講真相的也敢面對面講了。

2002年藏字石被發現後,中共百餘家媒體都作了報導,但是都沒敢提那最後一個特別大的“亡”字,有一個被稱為當代著名散文家的散文集(《梁衡 散文大學生讀本》),收進了作者的一篇散文《平塘藏字石記》,對藏字石進行了描述,也沒敢提那最後一個字,如此違背良知、不尊重歷史真實的文章,在廣大讀者中,特別是青少年中造成極壞的影響。當今世上的一些文人,為了私利不惜說違心話,做違心事,又有多少像歷史上那些史官,敢於說真話呢?中共邪黨的歷史就是一部騙人的歷史,隱瞞唐山大地震預報、隱瞞薩斯病、隱瞞四川大地震預報等等,隱瞞藏字石真相則是它騙人本性的大暴露。因為它只要政權的穩定,從來不會考慮民眾的死活。

“藏字石” 驚世駭俗、巧奪天工,令邪噁心驚膽震。

最後想要說的是,自己覺的講真相效果越來越好,有時話不多也能使對方得救,是因為我比以前更重視學法、背法。師父說:“心裡裝著法,講真相才能夠使人得救,講出的話才有震撼力。”[3]《明慧週刊》登載的同修談背法體會的文章給我很大啟發和激勵,我除了照樣背《論語》、《洪吟》和一些經文外,從今年三月起,開始背《轉法輪》了,到今天背完了第一講。我己經感到了背法帶來的身心顯著變化,學法干擾很少了,能入心了,打坐、發正念都被強大的能量包裹著。講起真相來也思路清晰,語出自然。一切都是師父在幫助,師父在做,作為師父的弟子,我感到無比幸運和榮耀,我一定要堅持不懈的學法、背法,切切實實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走正正法路,實現史前洪願,帶領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回家。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九》 <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