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是「上帝」所傳

王元甫

【正見網2016年08月01日】

有一天雷公向黃帝請問九針之道,黃帝認為雷公孺子可教,收雷公為私傳弟子。雷公齋戒三日之後 ,請示黃帝 ,在正陽時分黃帝與雷公進入齋室,舉行“割臂歃血之盟”儀式。黃帝親祝曰:“今日正陽,歃血傳方,有敢背此言者,反受其殃。”“祝”就是焚香禱告,黃帝焚香禱告,弟子雷公割臂歃血,發重誓,如有違背誓言,將受天譴。(《黃帝內經‧靈樞‧禁服》)

“醫道”來源於“上帝”

“割臂歃血之盟”儀式中,黃帝向哪一位焚香禱告呢?這要先從黃帝的老師岐伯說起。岐伯跟黃帝說:“此上帝所秘,先師傳之也。”(《黃帝內經‧素問‧六節藏象論》) 岐伯是黃帝的老師,黃帝尊為天師,岐伯多次談到先師(岐伯的老師);先師跟岐伯說,“醫道”是來源於“上帝”(醫道的傳承:上帝→先師→岐伯→黃帝→雷公。)。因為“上帝”是“醫道”的創始者,黃帝要將神聖的醫道傳授給弟子雷公,黃帝必須先向創造醫道的上帝禱告請示,然後行割臂歃血之盟。

“上帝”是道家的神

醫道來源於上帝,“上帝”是哪一位神呢?“上帝”並不是天主教或基督教所說的“上帝”,祂是英文God或Lord翻譯過來的,義大利傳教士利瑪竇在明朝來中國傳教,翻譯時借用中國古代的上帝。上帝也稱為“昊天上帝”、“玉皇上帝”(玉皇大帝)。上帝是神,是天界的主宰者。中醫的醫道來自上帝,所以說中醫是神所傳的“神傳醫學”。

古代經書有些提到上帝,例如《尚書》說:“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尚書‧商書‧伊訓》)上帝的處置方式不是都一樣,作善事,就給予福報;作壞事,就給予災禍。基本上,能做到這樣的只有“神”。《詩經》說:“大任有身,生此文王;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德不回,以受方國。”(《詩經.大雅》) 周文王謹受上帝的天命,尊道重德,四方都來臣服。古代帝王稱為天子,是上天的兒子,即是上帝之子。皇帝封禪於泰山,祭祀於天壇,都是祭拜上帝。

“西方醫學之父”對“醫神”阿波羅宣誓

二千四百年前古希臘醫生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今被尊稱為“西方醫學之父”,現代醫學生即將成為醫師,會舉行“希波克拉底之夜”,宣讀醫師宣言,此宣言的精神就是來自《希波克拉底誓言》(Oath of Hippocrates)。希波克拉底對神宣誓說:“醫神阿波羅(Apollo the Physician)、埃斯克雷彼斯(Asclepius)及天地諸神作證,我希波克拉底發誓:我願以自身判斷力,遵守誓約;一旦違背了自己的誓言,請求天地諸神給我最嚴厲的懲罰。”可見古代東西方都出現“神傳醫學”,希波克拉底的醫學已經失傳,黃帝的醫道還流傳至今,實屬珍貴,相當難得。

中國共產黨破壞“上帝”的醫道

自古醫家都尊奉《黃帝內經》是中醫聖經,是黃帝、岐伯所傳(岐黃醫術),歷經五千年的歲月。非常令人遺憾,中國共產黨(中共)1966年發動“文化大革命”摧毀中華文化與倫理道德。當時中醫學院的教授被下放勞改,養豬種菜。中共還發動學者寫文章,否定黃帝,說《黃帝內經》不是黃帝所傳,是兩漢時期許多人共同寫的,欺師滅祖,莫此為甚。

筆者在中國攻讀中醫博士學位時,課堂上《黃帝內經》所說的上帝、真人(神仙)是跳過不講的,試想教授如何用中共的無神論去解釋有神論的神傳醫學呢?神、魂、魄也都不講,因為教授也無法解釋。當時中共正在迫害法輪功,學校操場旁滿是汙蔑法輪功的看板,綿延幾十公尺,當時覺得怎麼會在大學學術殿堂對學生洗腦?一個歷史悠久的中國居然以外來的馬列共產主義為根本,反而把立國五千年的文化連根刨除,這不可悲嗎?難怪當今中國政治腐敗,道德淪喪,已到天怒人怨的地步;誠如《尚書》所說的,作不善,上帝降之百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