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機票改期中去執著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8月13日】

2016年紐約法會我很早就決定去參加,佛學會的通知一下來,我就聽說身邊有同修已經訂了低價機票。當時雖然沒有立即行動,但也擔心訂晚了要多花錢。於是幾天之後就上網訂下了同樣的機票。雖然價格已經非常好了,但付款前心裡還是嘀咕了一下:唉,又要花錢了。當時這個念頭一出,就知道不正,但也沒多想什麼。

誰知一個多月後,與我同行的同修打來電話說,傳聞法會在最後一天,也就是5月15號,而我們的機票返程日期就是15號。原計劃是不安排任何休閒時間,最後一天提早一些離開就回程,據往年經驗,最後一天不會是法會或大遊行,肯定時間上容易掌握。可是現在突然傳來這樣的消息,我心裡一下就鬱悶了。我知道改機票的費用對我來說不是個小開支,於是從4月初開始,我的機票改期拉鋸戰上演了。

第一輪,我給機票代理公司打電話,2次電話都在等待超過20分鐘時被中途切斷,發郵件,沒人回。當終於收到回復時,我驀然看到,改期總費用:$841。

我的機票才$1050,這太荒誕了吧,這我怎麼跟家人交代呢?本來就經濟緊張,紐約之行在不修煉的家人看來可有可無,如果因我安排有誤使機票突然價格翻倍……我簡直不敢想像自己將如何面對那種家庭風暴——第一個執著暴露出來了——怕心:怕被人說,怕面對矛盾。

可是,當時並沒有就此向內找,而是不自覺地繞開,於是腦海中呈現出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中回答學員關於被中途甩下未能參加法會的問題時所講的法。於是就想,修煉人什麼都不是偶然的,發生任何問題只要能修煉提高就是好事,該得的不會失,這麼貴,不改了。

其實對於機票改期最重要的考慮就是怕誤了聽師父講法。這萬裡之遙,從南半球輾轉飛抵紐約卻沒能聽法,這好像比那個荒誕的改票費更荒誕。萬一到那時自己不肯錯過聽法,臨時廢掉回程票,從新再訂一張豈不是更不划算?……我在這貌似進退兩難的境地中幾乎將自己畫地為牢,這時我終於看到了那個執著——患得患失,利益心。

雖然看到了這個執著,修去它並非動動腦子就完事的!我開始了第二輪奮戰。我每天頻繁地查看機票價格,伺機獲得低價改票的機會。而這個機票代理公司也表現驚人——郵件沒人回,電話沒人接,好不容易我決心以$540的成本改票時,我確認改票的郵件竟然也沒人搭理,在我如坐針氈再次打電話、等待了一個多小時客服應聲時,對方竟然說價格又漲了,不能以我回復確認的時間為準,要以他們具體處理時的價格為準,我徹底沒脾氣了,放棄這個代理公司,打算到紐約再說。

即使決定了到紐約再說,整個人仍然被利益心牽動而忐忑不安,不斷地去查看機票價格,自己也覺得不對勁,但就是要去查。一個周末,我非常無助地坐在房間裡發獃,這時,家人發現我情緒低落,追問有什麼事,我無法再隱瞞,講出了機票改期的尷尬。讓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沒有指責我,相反很正面地表示,如果真的需要改,花多少錢都沒關係,雖然不是他出錢,但他也不干涉我,隨便我自己怎麼安排,只要我覺得必要就可以。

家人的態度令我非常震驚,同時也很慚愧。我意識到自己怕心太重,以至於無法直面問題,由此又生出猜忌,用不好的心想別人。既然家人都能支持,我給自己下了破釜沉舟的底線——大不了從新訂一張回程票,至於錢,怎麼都是可以再去掙的。而能夠定心聽法,完整地開完法會,在修煉上不留遺憾,那是多少無法赴美參加法會的同修心想的事呢?!如果多付出一千澳幣能做到這一切,還患什麼得、患什麼失呢?要知道這一切不是錢可以衡量的!感恩師父,在家人這方面先幫我消除了憂患,剩下的,則是一次次利益心的再去。

5月11日晚抵達紐約,第三輪較量開始。首先奔赴機場服務台詢問,被告知服務台不管改票,要回旅館打電話,當面軟磨的計劃落空了。到了旅館,先行到達的同修超級貼心的為我買好了晚餐,我食之無味地吃過之後就開始打電話,客服說無法越過代理,只能為我出一張特價回程票,費用約為澳幣$600,但需要美國當地信用卡;一連追過去三通電話,回答很確定——需要美國信用卡……我一個外國人哪來的美國信用卡啊?!改票再次擱淺。

當晚,房間裡的2位同修輪番幫我聽電話,四處打聽相關信息……真是一人過關,同修都沒有好日子過。在這過程中,聽到有其他同修也是15日回程的,勸我說不會錯過聽法,建議我別折騰票了,到時早一點離開會場就可以了。這時我那個利益心感覺到有些滿足,反正不是我一個人早走,不耽誤聽法,還不用花改票的錢……可是,畢竟這執著是該去了,對於不改票,我心中惴惴不安。

5月13日大遊行之後,我一刻未歇,餓著肚子冒雨找到位於曼哈頓的航空公司辦事處,累得發懵,結果還是一無所獲——同樣的理由:無法越過代理,甚至沒有電話裡提供的特價回程票,我失望而歸。當天晚上,我仍不甘心,我的想法是,即便不會耽誤聽師父講法,一年一次的大型法會機會難得,提早離開對我來說是個無法彌補的遺憾。這時,同修表示如果需要美國信用卡,次日她會幫我找紐約同修解決。

5月14日傍晚6點20分,進入起飛前24小時,我立刻撥電話給航空公司,據說此時代理已將一切票務處理權歸還給航空公司。果然,航空公司的澳洲辦公室能夠為我改票,接受澳洲信用卡,報價是$560,我當時還是有點失望,利益心再次浮現——都等到這個時候了還這麼貴,又開始猶豫,客服很耐心地等待我的決定,我又最後問,無論什麼飛機,只要能回雪梨,能否有更低價的可能,客服再去查詢。就在等待的時候,我終於定下心來:如果沒有更低價,我就以$560改票!近20分鐘之後,客服查詢完畢,為我換了航班,以$408的價格幫我完成了改票,我如釋重負。

在改票這件事剛出現時,與我同行的同修在她們訂票的代理處,每人只花了$300就改好了票,而我這個代理費用高的離譜,態度又差的出奇,我心裡就不平衡了:怎麼人家都可以,就我這麼費勁?我意識到這是妒嫉心出來了,要修掉它!於是我在家裡電腦鍵盤下壓了一張白紙,上面用英文寫上:“相信你的師父會把一切安排到最完美,不要妒嫉,不要懷疑。”每天晚上只要坐在電腦前就會看到這句話,心就能定下來很多,就這樣每天提醒自己保持一個正的心態。我不斷地領悟到,修煉就是一個字:“信”。

而這件事的後續結果就是,最終航空公司扣款金額是澳幣$328,沒有收取$80的手續費。而這個最終的扣款金額也就是我自改票風波以來的心理價位。真的是只要我們想修煉,多麼微小的一點進步,師父都給我們意想不到的鼓勵和最大限度的圓容。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