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我 珍惜參與神韻推廣的修煉機緣

加拿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8月19日】

我們地區從去年開始神韻推廣由全職人員負責。看到全職的同修全身心投入在媒體廣告和市場策划上,深受感動的同時,我向內找到了自己修煉上的心性問題。我曾經動念想全職推廣神韻,沒能如願。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情,自己的心性一定有不符合法的標準的地方。冷靜下來問自己: 想全職推廣神韻,我當初動的第一念是什麼? 全職推廣神韻要在媒體廣告和市場策划上下功夫。這些年我在與常人媒體打交道方面有一些經驗,全職做神韻正好可以施展自己這方面的經驗和能力。原來,我是想借用神韻推廣來發揮自己個人的經驗和能力,我的出發點並不是落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基點上! 多麼骯髒的一顆證實自我的做事的心。挖到了這顆骯髒的私心,分清它不是自己先天的本性,就趕快發正念清除它。感恩師尊的安排,用這種方式暴露出自己的人心。我告訴自己要珍惜參與神韻推廣珍貴的修煉機緣,不要用人心看待神韻的節目,更不可讓自己的觀念阻擋師尊用神韻救人!

一、錘鍊修煉的基本功,在做好“三件事”上下功夫

我想雖然我還不屬於我們當地神韻推廣的全職人員,時間上還沒有機會全職做神韻,但我可以在做好“三件事”上下功夫。我想我可以提高心性、提升自己的修煉狀態來參與神韻推廣。神韻的舞蹈演員不是每天要練踢三百腿的基本功嗎? 那我就在修煉人的基本功上下功夫。在師尊慈悲的呵護和加持下,我常年如一日堅持每天清晨3:55分開始集體學法、煉功、發正念,然後向國內打真相電話、勸三退。打真相電話練就的一個紮實的基本功就是珍惜每一通電話號碼,從不輕易放棄,同時養成了撥打前針對每一通電話發正念的習慣。這個基本功在今年參與神韻的推廣中發揮了作用。

記得一次協調人通過電子郵件發給我兩個電話號碼,讓我跟進,說是他們對神韻團體票感興趣。收到郵件我有一種感受 - 就是表面上是協調人交代了這件事情,實質上是師尊通過協調人給自己布置的任務,當時有一種將士出征領了軍令狀的感覺。我當即坐下來盤腿立掌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同時對著電話號碼以及所連帶的眾生髮正念。發正念時感受到師尊的法身端坐在祥雲間,不斷地加持自己。這兩個電話號碼的主人都是自己主動找上門來詢問有關神韻團體票事宜的,也就是他們都是動了念想來看2016年神韻的,而且還要帶他們團體中的一些人來看。我理解: 對這樣的生命,師尊在另外空間已經安排好了他們的座位。那麼如何圓容和實現師尊的安排呢?

針對第一個號碼,第一次電話打過去留言。根據對方要求留言的錄音,我發現所提供給我的姓名都拼寫錯了。第二次電話打過去,確認了對方正確的姓名後,我開始留言,希望對方回復我。等了一天沒回音。第二天再打去電話還是留言,我在說話的語氣和內容上做了調整,我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的角度,告訴她如果任何時候她需要我幫助她了解神韻演出和票務情況,隨時可以給我打電話。等了一天,不但沒有動靜,反而有一種石沉大海的感覺。我想我光用人的辦法提高表面的技巧看起來是不夠的,得在提高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再發正念時,我把念力集中在純淨自己的空間場上。我認定在這個個案中,眾生結伴來看神韻這個結果是法中定好了的,實現這個結果是大法的威力和師尊的恩德。我根本不用擔心那個結果,我應該把精力放在在這個過程中純淨自己的一思一念、信師信法上。心中的壓力瞬間消失,覺得一切都在師尊的掌握中。

好幾天過去了,對方還是沒有電話回音。我想如果電話實在不方便的話,何不嘗試發個簡訊。結果五分鐘不到,對方回復簡訊說她人在國外度假,不在加拿大,希望下個星期一她回到加拿大的時候,我聯繫她。等到周一,我給她打電話發現她情緒低落,她解釋說她前一天晚上飛機晚點很晚才飛回加拿大,很疲憊。她流露出,她主辦的這個年度會議的參與者,往年都去多倫多另外一個劇場看百老匯表演,所以那邊都還有現成的關係,也許她就不用再麻煩我了,就安排他們的與會成員去原來的劇院看他們熟悉的演出好了。聽她這麼說,我馬上警覺向內找: 發現自己在她疲憊情緒低落時,我並沒有考慮她身體和情緒上的感受,還在詢問要為她安排看哪一場演出,就是太在乎自己想要做的事,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放到了首位,而沒有達到大法修煉人應該具備的 “無私無我,先他後我。” (《精進要旨》- 佛性無漏)的正法正覺的境界。我馬上調整自己的心態,對她說,不知道她飛機晚點,昨晚很晚才回到加拿大,她感覺疲勞,首先當然是需要休息,如果我這通電話影響到她休息,我這裡先向她道個歉。聽我這麼一說,她回答說: 不是你的錯,本來就是我讓你在這個時間給我打電話的。我說: 沒關係,你現在好好休息,等你方便的時候我再給你電話。並徵詢她什麼時候再給她電話方便。

修煉路上很多時候就是 “退一步海闊天空”。( 《轉法輪》)等到按照對方約定的時間再打過去時,這次我們交談非常愉快。我告訴她神韻往年都在一月份演出,今年是第一次在她們開年會的四月份演出,這樣的巧合不會年年都有,真是天賜良機不容錯過,她表示認同,也隻字不再提去看百老匯表演的事了。她幾次提到她帶的團體以前去看演出都給打折,言下之意是希望我們也給她折扣。我向她深入介紹神韻 “世界第一秀” 獨特的藝術價值,她很願意聽。我承諾給她挑選她所要的價位現有最好的座位,就是一定讓她花的錢物有所值,這無形當中是另一種方式的折扣時,她很接受。過程中雖然還是幾經周折,最後這個團體定了二十幾張120的票,手續費一分不少地全單照收。

另外那個電話號碼打去,留完言後,對方倒是很快回復,但讓我等著,說等他們商定好了會給我聯繫。時間一天天過去,我想我不能守株待兔,應該主動給她介紹神韻。我就用心寫了封電子郵件,介紹了神韻的美好後,附加給她發了一個神韻的電子海報。這樣也給了我一個電話跟進的理由,幾次電話打過去都是留言。最後跟她通上電話時,她說:你電話怎麼來的這麼巧,早一秒晚一秒我都可能接不到你的電話。既然通上電話了,那就定八張周四下午場的票吧。看完演出她說神韻棒極了。得知神韻交響樂10月上演,她說她的成員回去一定會口耳相傳,到時可以考慮帶更多的人來聽神韻交響樂。

二、跟上正法進程,不要用人的觀念看待神韻節目

在每天向國內可貴的中國同胞撥打真相電話的過程中,眾生的反饋讓我深刻體會到正法進程的推進、天象的變化和師尊用巨大的付出和承受在為弟子延續著救人的時間。

記得在神韻推廣的後期打通一個男士的電話,我給他講了三退的意義,為他取了化名,問他願不願意退出黨團隊時,他說我取的名字不是他的名字,他的真名叫周某某。我說他願意用真名退黨是個好事!我接著跟他講國內習近平以反腐的名義治罪周永康、李東升、薄熙來等高官,實質是應證了善惡有報的天理。這些高官之所以落馬,本質的原因是他們迫害法輪功,遭老天清算。他接過話頭,說他是周永康的遠房堂兄弟,就是因為他做過周的馬仔,抱錯了他的大腿,現在才跟著這麼倒霉。

我說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他說聽我這麼說很害怕。我說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他說: “那你告訴我哪邊是岸哪,我已經迷失了方向。”我說擺脫中共,就像他自己決定的那樣——用真名退出黨團隊,他應該多了解法輪功真象,儘可能保護法輪功學員,將功贖罪才會有出路。他說他非常希望了解法輪功。他說很喜歡看書,問可不可以寄一套法輪功的書給他,他想知道煉法輪功到底有什麼好處。我告訴他趕快翻牆看真相,了解國際國內的真實消息,多看多聽才能保護自己。他記下了我給他的QQ號,說他會儘快翻牆,也會勸他的家人三退。

當我提到中共邪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時,他說他知道,當年他有一個親戚也是江魔頭那一夥的,要換腎,三天時間就搞到了要換的腎源,當時花了八萬多元。他說這件事情發生在天安門自焚事件的那一年,就是2001年。他說當時是“先有販賣,才有陷害”。

我告訴他,江魔頭除了面臨國際法庭的審判,國內已有20多萬民眾向兩高控告江,還有成千上萬的民眾在舉報江魔頭時,他回答說他也參與了舉報江,還在舉報信上籤了字。我說共產邪黨與天鬥,與地鬥,宣揚無神論,迫害法輪佛法,必遭老天清算。我勸他趕快拋棄共產邪黨及其無神論。他說現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推翻共產黨,就差手裡沒有武器。

我告訴他千萬跟佛法結善緣! 想想看,如果不信神佛,大難來臨,神佛怎麼保佑你? 所以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讓他逢凶化吉,有福報。我說我還有別的電話要打,跟他說再見。他說怎麼這麼快就再見了? 他要我再多給他講講法輪功的好處。

這樣的電話讓我感受到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天象的變化。那些曾經是江魔頭及其黨羽的直接追隨者,現在都希望共產邪黨倒台,並且直接站出來舉報江魔頭。所謂樹倒猴孫散!可現在江魔頭是樹還未倒,其猴孫——其黨羽早已散盡分崩離析! 江魔頭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是法中早就定好的結局。大法慈悲,還在給眾生機會。之所以尚未結束,是慈悲的師尊用巨大的承受為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人來,救度更多世人而延續著時間。

儘管每天撥打真相電話勸世人三退時,讓對方與佛法結善緣,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自己不會漏下要講的真相內容;也會根據對方對真相接受的程度和反應,適時地勸對方拋棄邪黨的無神論,選擇三退,但這大都是在一對一的對話中,有選擇地講的,因為自己從小就是在共產邪黨的無神論浸泡下長大的,那裡大多數的民眾跟自己有著相似的經歷,就是不信神,在自己的思想深處,對無神論的本質還是屬於不方便觸及就儘量不觸及的保留態度。

今年第一次觀看2016神韻演出節目時,當聽到神韻歌唱家唱出的歌詞中,多次直接提到 “無神論是彌天大謊”, “無神論進化論是毒素”時,自己隱藏的觀念還是受到了衝擊,當時心裡不免還是咯磴了一下,甚至不自覺地環顧周圍的觀眾,想看看他們的反應,內心其實是擔心面對這麼多種族、學識、背景各異的觀眾,特別是那些來自大陸的華人觀眾,會不會有人牴觸或反感。自己的這種擔心和表現從淺層次上講,是應該修去的觀念和執著在做怪;從深層次上講是沒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作為大弟子,我們都很清楚師尊在把握著正法的大局和進程,我們千萬不要用人心看待神韻節目的內容,更不要用人的觀念阻擋師尊用神韻救人。

師尊在多次講法中都明確指出了無神論的邪惡本質,“無神論本身就罪惡滔天。神造了你,你不承認神?那只能被神淘汰。”(《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什麼叫“無神論”?這本身邪惡至極啊。人是神造的,宇宙都是神造的。它叫你背叛神,然後叫神拋棄你。” (《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個人理解,正法進程不斷地往人的表面推進,世人想得到救度也直接到了要在信神與不信神之間做出選擇的時候了。

在觀看2016神韻演出中,我經常被那些演員毫無自我的純淨表現感動的落淚——我想是自己想要修去自我的願望與演員們毫無自我純淨的舞台表現產生了強烈的共鳴! 我清楚地知道神韻讓我的心靈得到淨化,後天的觀念和物質被清除。感激師尊的慈悲救度——對眾生也對弟子。弟子無以回報,唯有更加珍惜來年的神韻推廣,真修實修,在法中精進得以叩謝師恩!

個人體悟,敬請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