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詩預言玄宗蜀行的成真人

漢風

【正見網2016年09月01日】

有些道人知道真機,卻不敢輕易透露。不說又認為自己有責任告訴世人或自己的朋友。不得已,只能通過預言詩這種隱晦的方式來表達了。

有一位成真人,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也不知道他從哪裡來。唐朝開元年末,有一位中使從嶺外回來,到金天廟拜謁,一切奠祝完畢之後,他和巫師開玩笑說:“大王在不在?”巫師說:“不在。”中使對她的回答感到奇怪,就問:“大王到哪去了?”巫師說:“到關外三十裡的地方去迎接成真人了。”中使立刻派人到關前等候。

有一個道士,穿著破衣服,背著一個布口袋,從關外走來。一問道人姓成,就把他接進官家的客棧。問他修習的是什麼道術,他全都不回答。中使讓他騎著驛站的馬來到京城,住進自己的宅第裡。中使秘密地把道士的事奏明了皇帝。唐玄宗非常驚奇,把道士召入宮內,讓他住進蓬萊院。唐玄宗問他有什麼道術以及修習方面的事,他全都只拱手不作回答。

半年多之後,他請求回山。既然不能從他那裡問出什麼,也就任他願意到什麼地方就到什麼地方去吧。他從內殿帶著布口袋慢慢地走去,見到的人全都笑他。負責洒掃的人收拾他住過的屋子,掛幃幕的時候,見牆壁上題寫道:“蜀路南行,燕師北至。本擬白日升天,且看黑龍飲渭。”那些字經過刮洗更加清楚。把這事奏明皇上,皇上沉默了好久,認真地回憶往事,不解其意。後來安祿山從燕地起兵,皇帝去了蜀地,全都讓道士說中了。

這位道人大概想點化玄宗什麼,只是一直沒有機緣。最後只能留下一首預言詩,離開了。

原文:成真人者,不知其名,亦不知所自。唐開元末,有中使自嶺外回,謁金天廟,奠祝既畢,戲問巫曰:“大王在否?”對曰:“不在。”中使訝其所答,乃詰之曰: “大王何往而雲不在?”巫曰:“關外三十裡迎成真人耳。”中使遽令人於關候之。有一道士,弊衣負布囊,自關外來。問之姓成,延於傳舍,問以所習,皆不對。 以驛騎載之到京,館於私第,密以其事奏焉。玄宗大異之,召入內殿,館於蓬萊院,詔問道術及所修之事,皆拱默不能對,沉真朴略而已。半歲余,懇求歸山。既無所訪問,亦聽其所適,自內殿挈布囊徐行而去。見者咸笑焉。所司掃灑其居,改張幃幕,見壁上題曰:“蜀路南行,燕師北至。本擬白日升天,且看黑龍飲渭。”其 字刮洗愈明。以事上聞。上默然良久,頗亦追思之。其後祿山起燕,聖駕幸蜀,皆如其讖。(出《仙傳拾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