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顆不讓人說的心有多大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09月15日】

我得法20年整了。1996年我的一個學生送給我一本《轉法輪》,從此全家走入大法。當年三十歲剛出頭,身體健康,家庭和事業都還不錯,真的是從理性上認識到大法的無比聖神而走入修煉的。

大法被迫害以後,堅定不移,被非法抓捕各種非法迫害,也沒改變堅信大法這顆心。這麼多年,自我感覺“名利情”去掉不少,在同修眼中,“心性”比較高。但是近年來,我一顆非常不好的心——不讓人說,暴露得很明顯,自己也意識到了,一直去不掉。師父在講法中專門提到這個問題:“很多神在我耳邊講:你們大法弟子不能被說,一說就炸,說也不能說怎麼行,不能被人說怎麼修,這叫什麼修煉人,等等等等。以前我知道各種幹擾很多,面對迫害中要做的事還不成熟。為了叫你們做好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我一直不講這方面的法,我也沒有對你們重點說這方面的情況。目前這方面的表現很突出了,這方面是得注意了。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啊,大家知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真正受到損失的時候修煉人都付之一笑,這是你們應有的狀態和必須做到的,因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標準來要求你,所以你們必須得做到這樣。” (《《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十》- 曼哈頓講法》)

當初這篇經文也是反覆學過多少遍,都十年過去了,這顆心仍然去不掉。回頭看我這些年在這一個問題上走過的路程,這顆心有多大。2000年我和家人同修因為不放棄修煉,被國辦單位雙雙開除,我去了一家大型媒體,很受直接領導器重,但是因為工作強度大和領導經常發脾氣,我萌生去意,人家反覆挽留,那女領導都哭了,我還是離開了。又到了一家民營企業,給大老總做助理,這個老總很正直,知道我的身份,也不反對大法,但是他的脾氣更大,有時候拍著桌子罵人(沒有罵過我)。我受不了:我又不是離開這裡沒飯吃,走人。在另一個地方工作幾年被壞人嫉恨遭舉報,失業。這家企業知道後,多次請我,我心有芥蒂,一直不回復他們。奇怪的是還有另外兩個地方想用我,可是上班時間一拖再拖,我想肯定是我在這裡沒做好,只有回到原點吧。我才再次回來。也明白自己是面子心重,心性不到位,就需要脾氣不好的人反覆給我去,別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連語氣態度不好都不能接受,遇到矛盾就逃避,還算什麼修煉人。我下決心這次決不能再逃跑了,不然“等到下回還得重來”(《轉法輪》)。被狠狠訓過兩次,一次比一次坦然,感覺心性提高不少。

但是,在家裡,心性還是很差,家人同修隨便說我一句什麼,即使不是有意的,我也會大聲反駁。甚至,他不說什麼,我也橫豎挑剔他。家人同修也不服:你為什麼總對我這樣?我回答他:你為什麼不找找自己?前世欠我的就得還哪!我明知道是自己不對,簡直不講理,也想提高,也很著急:怎麼一說話就來氣,怎麼就祥和不起來?總也不提高,怎麼辦哪?

再次學師父《曼哈頓講法》:“實質的東西摘掉,但是養成的習性你們得自己去。久而久之養成的習慣,這種習慣來源於不同的執著。有對愛面子心的執著,叫人說了覺的不好意思,就會在這方面觸動不能被說的心。” “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笑)(眾笑,鼓掌)咱們今天就說到這兒。東西我可以給你們統統都拿下去,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鼓掌)”

師父說實質的東西給拿掉了,剩下的就是自己養成的習慣。回想我這半生,孩童時代被祖父母養育,在溺愛中長大,幾乎沒有被訓斥過,我父母敬畏老人,也不敢訓我。上學時候是好學生,被老師同學寵著,也沒有被人說過逆耳的話。參加工作,上進心很強,經常得優秀模範的,也沒有被領導批評過。結婚後被丈夫禮讓著,這半輩子就沒有聽過不順耳的話。這顆愛面子不能被說的心比一般人不知道大多少倍,我這個“習慣”也被加強到了極點。我深挖自己,不讓說就是好面子,好面子就是執著於名,執著於名就深藏著嫉妒心。

找到了,一下去得也不幹淨,是理智的在克制,而不是自然狀態。前兩天,家人同修在我工作時間給我打電話,我馬上不耐煩地說:不知道我在上班嗎?就有可能開會嗎?你讓大家怎麼看我?給他嗆回去了。結果下班時候,在離家不到100米的地方突來一陣暴雨,附近還沒有躲閃的地方,給我兜頭澆了一個透。我們北方的初秋,這樣瞬間既至的暴雨發生率微乎其微,我馬上向師父認錯:壞習慣還沒去掉,我錯了。

回想得法二十年,自己在修心方面做得的確很差。在師父一次次的點悟下,我剛剛進入實修的狀態,真的是對不起師父的苦度。(寫完後,沒有馬上發出,但是感覺身體輕鬆了很多,再面對家人同修,不用理智地約束自己,態度和順多了,我知道是自己有了改過的決心,師父幫我又拿掉了不好的物質。)

寫出來,曝光自己不好的心,與同修共勉,共同精進。有不符合法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