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本義系列(70):四面樹敵蒙百姓,惡奴欺主擾視聽

慧劍

【正見網2016年10月05日】

---字部“面、尌、廚、豕、豖、豦、冡、蒙”

邪共雖然在縱向上割斷了國人與歷史的深厚關聯,但是依然憂懼難安,因為它知道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橫向對比也同樣會使它的丑戲穿幫,所以共產國家清一色的搞閉關自守以蒙蔽本國人民,不惜讓人民群眾用由此帶來的艱難困苦來李代桃僵的作陪它的罪孽。在干擾電台、過濾網絡、阻斷國際間意識形態交流的同時,它一方面嚴厲打擊試圖突破封鎖、有心了解外部情況的思想和行為,另一方面極力攻訐非共產國家,並佐以歪理邪說的洗腦,使國人每每氣血沖頭、神魂顛倒,受一面之詞所惑而完全被它牽著鼻子走。

【面】( 篆)小篆從首省(不帶毛髮的“首”),外圍近封閉的“囗”形。表示看上去呈現廣布的片層特徵的臉部。引表在長寬方向上張展外顯,在厚度方向上沒什麼體現的表層物態。衍義:1詞組[麵粉:維持立體的能力差,稍做碰觸便會形成面層情狀的粉末物質]的略用。2詞組[臉面]的略用,參見“臉”。
【湎】小篆從水從面。水面。[沉湎:沉入水面以下。形容深陷其中]。
【緬】小篆從糸從面。以面關聯。相望。[緬懷:想見]。
【尌】( 甲)( 甲)( 金)甲骨金文從屮從豆從又,或從木從豆從又。其義相同。樹木生長發育時逐漸圓壯的作用情勢。小篆從壴從寸。更加明確的表示像樹木那樣做小尺度飽滿化的,即逐漸擴發、不斷微幅圓壯的。
【樹、樹】小篆從木從尌。枝幹緩慢成長,將會逐年增粗,一點點圓壯起來的木本植物。
【澍】小篆從水從尌。可以促使植物顯著成長圓壯的及時雨。
【廚、廚】小篆從廣從尌。楷書從廠,不宜。烹飪食物、使食器變得飽滿化的場所。加工製作食物的房屋。
【櫥、櫥】從木從廚。(像)廚房裡排擺食器的木架(那樣用於安置和陳列物品的窗格式支架)。

豕08-13253334字部概義:同字義,與豬有關的,情勢剛猛的。參見該字。

【豕】( 甲)( 金)甲骨金文小篆像豬形。“犬”字尾長而上卷,“豕”字尾短而下垂。“豬”的本字。性行率直剛猛,和牛馬犬羊雞鴨等家畜家禽相比,不從事耕地、馱載、看家、產奶、報曉、下蛋等勞務,傻吃悶睡,只等養肥了殺掉吃肉。
【逐】( 甲)( 金)甲骨文從止從豕。金文小篆從辵從豕。其義大同。情勢直猛的尾追在後面驅趕走(不被歡迎者)。
【燹】( ;金)小篆從雙豕從火。金文豕上有口,其義大同。表示火焰燃燒時狼奔豕突、直猛吞噬可燃物的情勢。多形容戰亂中軍隊燒殺馳突、如火四焚。
【家】( 甲)( 金)甲骨金文小篆從宀從豕。像豬一樣除了吃就是睡的地方。人所歸居的用於食宿的房宅。

【豦】( 金)金文小篆從虍從豕。像老虎那樣兇惡猛烈,像野豬那樣強勁無阻。形容情勢生猛剛烈、不柔和宛轉。
【豖】( 甲)甲骨小篆從豕從丶。丶在豬蹄處標註取義位置。表示(像)豬蹄(那樣)以尖削的情勢戳擊地面。
“豖”部概義同字義。
【啄】小篆從口從豖。鳥喙以尖削的情勢叩擊、叨取。
【琢】小篆從玉從豖。用尖削的工具戳擊玉石(以便實現程度精細的微量加工)。因字義從啄,故而應是其後起字。
【諑】從言從豖。用尖利的語言(刺傷)。因字義從啄,故而應是其後起字。
【冢】小篆從勹從豖。楷書從冖從豖,其義相同。啄取(即從地面上的某一點刨挖、掏空),(然後置入物品)再堆土覆蓋所形成的小山狀包藏建構。有內容物的土丘。多指墳墓。
“豦”部概義同字義。
【劇】小篆從豦從刀。具有殺傷力的事物處於激烈且直白施展的巔峰情勢。現義1詞組[劇烈]的略用。2詞組[戲劇:在演戲中對故事情節進行了加劇化的表現方式]的略用。
【遽】( 金)金文小篆從辵從豦。劇烈的行動,剛直猛烈的進行。
【噱】小篆從口從豦。(口部)聲勢劇烈。[噱頭:雷人的引言]。
【據、據】小篆從手從豦。剛猛的操作。[《易•困卦》困於石,據於蒺藜:被石頭所困,受蒺藜威脅]。[證據:可以徑直拿來作證的(最強有力的)內容]。從手從居的“據”字另有本義。因組詞時傾向表達“憑藉所在、依靠所居”的含義,故改用“據”。
【據】小篆從手從居。使居留於掌控之中,握持不撒手。[拮据:使(錢財)固結、久居於手中。形容手頭緊而極力限制開銷]。

邪共用它人與人之間薄情寡義、無非互相利用,國與國之間黨同伐異、唯有弱肉強食等鬥爭意識和強盜邏輯灌輸國人,在國內的輿論導向上把國際社會對責、權、利的正常考量和取捨徹底醜化。它竭力營造出一種中國在世界上被虎狼環伺、四面受敵的險惡氛圍用意何在呢?因為這樣它就能以中華民族守護者的姿態出現了,擔驚受怕中的國人就能心無雜念的團結在它的周圍同仇敵愾了,對它感恩戴德的深情就能壓蓋住受它欺凌的委屈了,殊不知其實正好被它結結實實的給矇騙了!

【冡】( 篆)小篆從冃從豕省。完全套住頭部使目無所見,對外部迷茫無知思想呆傻。即“蒙”的本字。豕部省去代表頭部的一橫,更加形像的表示腦袋因被覆蓋而不露其首的情況。

說明:省形是指並不完整的使用某個字部而是去掉該字部的某個部分,可以歸做示意造字法的省形取意。之所以要去掉那個部分,是因為這樣做能更貼切的表達含義。除“冡”從豕省外,另如“夢(夢)、寬”等字在“目”上做“羊”省,以便在表現像羊那樣鬆散安詳的同時,把部位限定在眉眼部,而省去無關的臉部及以下。又如“面、頁”等字中做“首”省,因為這些字要表達的是頭腦本身,與頭髮無關,故而省去首上的頭髮。再如“豪、毫”做“高”省,可能是只想表達向上高起,不想表達在高處有容留,所以把口省掉。好在省形字的總量極少,所以造成的混亂和費解並不嚴重,並且有時候還真是不省不行,例如“卡”字,從上從下,卻上下兩字都不獨立,中間只留一橫共用,以便恰如其分的表現既不能上、亦不能下,夾阻在當中無法通過的狀態。

【蒙】小篆從艸從冡。被草木遮蔽(而不透光亮)。泛表覆蓋或使昏昧無知。[蒙受][矇騙][蒙古:用蒙罩形式的帳篷作為住所並固定下來一直保持的遊牧民族]。
【朦】小篆從月從蒙。月光被蒙住。[朦朧:形容月光暗淡,被雲霧等蒙蔽籠罩、難以外放的情勢]。
【矇】小篆從目從蒙。目光被蒙住,看不出去。
【濛】小篆從水從蒙。被細雨、霧水等蒙覆、籠罩。

人民是國家的主人,政黨的建立是為了服務於人民的。然而中共這個惡奴,卻仇視世界各國尤其是民主已開發國家的聲音,妖言厲色的變異主人的思想,軟硬兼施的控制主人的視聽,已經將主人欺辱到了何種程度!有道是兼聽則明,邪共如此煞費苦心的含血噴人和掩民耳目,其做賊心虛的醜惡本質難道還不昭然若揭嗎?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