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語音與文字:一位大校軍官的人生尋覓和啟迪



【正見網2016年11月02日】

一位大校軍官的人生尋覓和啟迪

MP3語音文件

WORD壓縮文件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我十九歲入伍,從一名列兵到大校軍官,追尋了半輩子,幸運的是,我找到了最終的答案,如今七旬的我心胸豁達,身體健康,人生充滿了希望。

我喜歡夏日的荷塘,喜歡那裡的一縷清新一份寧靜。年少時,讀到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就想,什麼樣的人能如此的超然向上?長大了,面對人生的種種坎坷,漸漸明白:這樣的人,一定有著純正的信念、胸懷無限的希望。然而那種信念是什麼?希望在哪裡?

人性的迷失、真理的渺茫,或許可以置之不管、苟且偷生,然而面對病痛的折磨,人卻不能無動於衷。當年在中央關於領導幹部“老中青三結合”的政策下,不到三十歲的我成了一名年輕的政委,每天超負荷的工作,三十出頭就疾病纏身。

1975年春天,我開始出現眩暈症狀,整天頭昏,有氣無力,有時走走路就心跳加速、冒汗,感覺隨時都要死亡。有名的軍區醫院也無法確診。我還有神經衰弱、鼻竇炎、額竇炎,醫生說額竇炎能引發大腦發炎,危及生命。那時我三十多歲,卻連上二樓都走不動,得拽著樓梯扶手。我曾經停下工作去療養,那裡的人都好奇地來看我,因為來療養的都是上了年紀的部隊領導,而我是那裡最年輕的幹部,也是最年輕的重病號。從那以後,我的病痛持續了二十多年,看了無數的西醫、中醫,軍隊醫院、地方醫院、名醫,都束手無策。我暗地裡流淚:誰能救我?

八十年代氣功風行,很多中央領導、老幹部都在用氣功治病。當時國防科委主任張震寰等,都在公開推廣氣功。許多科學界人士也參與了對氣功的研究,著名科學家錢學森表示,人體科學將會引發科學革命。當時,氣功熱在部隊盛行,我和一名軍報(黨報)的記者一起去學了氣功。

我發現,氣功不是迷信,對身體健康確實有作用。我從此練了多種功,還成了地區氣功協會的負責人。可是練到最後發現,很多氣功門派的道德不高,甚至只為錢財名利。但我明白了氣功是真實的,只是有低有高,有真有假,我想尋找最高層次的真正功法,想找最高尚的師父。

1996年1月,一個戰友對我說:“我有一本氣功書,是法輪功的,你看不看?”我說“看看吧。”為了治病,為了尋找人生的指南,我尋覓了幾十年,翻開《轉法輪》,不知為什麼,這本書的內容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親切和震撼。我用了一個白天一個晚上看完書,書中教人走正路、重德,我一生不得其解的問題都明白了,按“真、善、忍”去做,社會不就好了嗎?人類不就得救了嗎?我把書一合,說:“我可找到了!”第二天還書時,我說:“從今天開始就學法輪功。你教我煉功吧。”

以前我成天迷糊得像喝醉酒似的,煉法輪功半個月,神經衰弱消失了,能睡覺了,頭腦清醒了。以前中藥喝了二十多年,能喝了幾大缸,藥壺熬漏了多少個,西藥也吃了好幾年,可是經常走走路就虛脫了。現在我走路輕鬆,騎上自行車試試,像飛一樣。我有慢性結腸炎,煉功後感覺好了,吃個冰棍試試,什麼反應也沒有。我在心底歡呼:我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了,不用像原來那樣了!李洪志師父,您救了我的命,我無限感激您!我一定好好學,多傳功,讓更多的人受益!

過了幾天,我坐火車遇到熟人,是醫院的一位大夫,他和我聊天說:“我家鄰居鍊氣功,真的挺神奇。”我問“什麼功?”他說“法輪功。”我說:“哎呀,我正要見見煉法輪功的人呢!” 他說:“那你去我家吧。” 他到家準備了飯菜,我們邊吃邊聊,一會兒,鄰居夫婦來了,女的是一位老醫務工作者,男的是教育工作者。這位女士一看見我,就嚴肅地說:“你真不像話,書上怎麼寫的?你是怎麼學的法輪功啊,還抽菸呢!”

我一愣,在部隊我是一個官,從來沒人和我這麼不客氣地說話。可是說來奇怪,聽到她的話,我又有一種發自心底的暢快,我脫口而出:“老大姐,你太好了,從你身上能看到法輪功的人和別人不一樣,你們說真話,說實話,直來直去,真心為別人好。我剛看書,不知道法輪功得實實在在按照書的要求做。從今以後我一定做好。”

以前我一天抽兩包煙,硬戒也戒不了,看《轉法輪》有關抽菸的問題時,我再抽菸不是味了。1996年9月回老家,我把打火機扔了,這樣抽了三十多年的煙徹底戒了,沒再抽過煙。

有一次我去干休所,他們正議論報銷醫藥費的事,部隊年年有醫藥費的名單統計表,表格上沒有我的名字,有人說:“他煉法輪功,身體好了,以前人灰突突的,現在紅光滿面。” 從1996年我學法輪功,沒吃過一片藥,算起來,至少為國家節省了幾十萬元醫藥費。

修煉後,我不貪不占不走後門,我的下屬說:“我們的政委正直正派,真不簡單。”有一回,我們和水利局共同做一項工作,他們看到我處處按“真善忍”為人處事,局領導說:“老政委,你是好人,我們佩服你!”一次,部隊書記安排職務時,為安排誰去人大、誰去政協為難,我對他說:“不要為了這事難心,我不挑職務不計較地位,安排我去哪都行。”我以前給過他法輪功書籍,聽我這麼說,他感謝地說:“你太好了,有時間咱們切磋切磋!”

那時本地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心得交流會,場地就在我工作的部隊會議室,部長支持說:“法輪功用,隨便用。” 交流會上,大家講述了修煉後的親身經歷,有絕症痊癒、浪子回頭、婆媳和好等等,一個個真實的故事感人落淚,地區政協主席、人大領導現場聽了法輪功學員的發言,感慨地說:“煉法輪功,身體好,道德好!”

1999年7月,中共發動的迫害法輪功運動,因為法輪功的“真善忍”和中共的“假惡鬥” 意識形態不同,這場迫害應運而生,“參與政治”、“自焚”等輿論構陷的大帽子不一而足。可是,當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遭到殘酷打壓,當這個社會只剩下虛假、暴惡的時候,人們互相欺騙,以惡制惡,毒食品盛行,那不是人類空前的災難開始了嗎?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多次給中央、國家領導人寫信,也找到我的戰友、部下、上級,講述法輪功利國利民的事實。因為無論什麼地位、何種職業,我們首先是一個人,今天的人們都面對著一個超越政治、超越世俗名利的良心抉擇,只有明白真相,我們的選擇才會給自己開創未來和希望。

迫害前,我曾送給我地區大部份領導每人一本《轉法輪》;迫害後,區長看到我說:“關鍵時刻,我們可沒忘了你啊,給你說好話。”有的領導見到我,點點頭說:“你送的書,我一直留著哪!”後來我送給副區長法輪功真相,副區長讓我幫助聲明“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在部隊這種高壓部門,上面不許法輪功修煉者擅自去外地,而我部隊的領導明真相後暗中保護,我一直來去自由。

我相信,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座良知的燈塔,當宇宙真理之光普照人間的時候,這些燈塔必然會重放光明。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見證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