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助師正法中去怕心



【正見網2016年11月15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九九年七二零後,由於我在當地迫害嚴重,邪黨騷擾的我們家已無法正常生活,我家從甲地搬到乙地,只靠丈夫干點零活維持生計,在乙地我又一次去北京證實法,被當地的公安局非法綁架,並勞教一年。回來後,我發現甲地的同修沒有資料(包括明慧週刊、真相資料、師父新經文等),我就在乙地聯繫到資料往回送,當時由於迫害嚴重,原來有幾百大法弟子,可當時只剩幾個了,除了這幾個要資料外,其他人都不敢要資料,還說不煉了,到誰家都由於害怕不敢要。面對當時現狀,連我自己都害怕他們把我供出來。不送,我感覺是我的責任,送又涉及安全和路費問題,因為我家當時生活都難以維持,可我還是堅持下去,好在家人支持我,同修也資助我,使我更加有信心。於是我就開始了找回同修的歷程,當然到誰家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有的本人行,但家庭環境不好。有的是自己有怕心不敢走回來。我想在這種迫害的情況下,同修心性提高上來需要一個過程,這個過程中也是修出我自己的慈悲心、善心、耐心,修去自己的怕心。

一次,一個同修找到我,和我要經文,我當時沒給,因為此同修曾經把另一同修的事無意中供給邪惡,使另一同修遭到迫害,所以我對她心有餘悸,怕她哪天再把我也供出來。後來我一想不對,本身不是想負起這個責任嗎?為什麼同修主動要時我自己又怕這怕那呢,這不是把基點放在了為私為我上嗎?不把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不把同修的事放在第一位,而是為自己打算,這是此時大法弟子的所為嗎?這個怕心必須去掉它,於是,我就主動去給他們送資料。

二零零四年,由於當地一個邪悟同修,向當地邪惡供出來我向當地傳遞資料,邪惡闖進我家抄家,把我非法綁架到縣看守所拘留了半個月,我絕食抗議,後被放回。回來後我不得不又搬家,換了地方。我在我家成立了學法點,同時繼續給甲地供應資料,並且我還自己做資料,滿足當地的需要。當然這期間也在不斷去怕心,可是去了還有,去了還有。

在二零零七年,一同修遭綁架,把我說了出來,資料是我供應的,並說出了我家的住址,她被拘留了七天出來後,給我捎信說把我說出來了,讓我趕快搬家,我接到信找同修幫助快速搬了家,當時已經臘月二十九,在同修的樓裡住了二十多天,又從新找了房子搬走了。

二零一三年發生了震驚世界的三二九綁架案,有的同修當時躲到我現在的住地,約好到誰家和我見面有事,我到約定的同修家等他,等了一個多小時也沒來,卻等來了一個片警,說是要打聽四個人,其中就有我一個,還有一個就是馬上要來的約我的那個同修。此時我坐在炕上,警察問同修,她是什麼人?同修說是我姐,我當時心也不穩,就怕等的同修此時趕來,不但他有危險,還容易說話間叫出我的名字。我就在心裡求師父,可別讓那位同修此時來。後來片警嘮了幾句就走了,真是師父保護,使我有驚無險,但是我明白這都是自己的怕心招來的。

修煉中的這些心都得去掉,當然是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現在我幫助我當地的同修成立了資料點,所用的東西我供應給他們,現在我的怕心不多了,當然注意安全,理智的去做還是應該的,因為畢竟迫害還存在,減少損失也是為了救更多的眾生。

這些年經歷的太多太多,只選這幾個事例以及其中的體悟,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裡,學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感謝師尊對我的慈悲呵護和苦度,感謝同修對我的幫助。

藉此法會之機向慈悲偉大的師尊表示崇高的敬意及問候,向師父九叩首!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