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做事而是修煉

丹麥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1月24日】

隨著正法形勢的飛速推進,中共惡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行在國際社會上不斷曝光新罪證,已經日益引起國外各界的關注。今年4月27日,來自5個黨派的12名歐洲議會議員共同發起了48號書面聲明。聲明指出在中國的良心犯未經同意被系統摘取器官用於出售,而且這一做法由當權者在背後支持,受害者主要包括平和的法輪功修煉者,還有維族、藏人和基督徒等,這種行為必須立即被制止。這一聲明必須在三個月的時間裡,也就是從4月27日到7月27日徵得超過半數以上的歐洲議會議員簽署,即自動成為歐洲議會決議案。歐洲各國大法弟子都意識到,這是在歐洲範圍內全面講真相,促使各國議員擺放好自己的位置,進而推動歐洲各國主流社會對大法進一步了解與支持的大事。

此時恰逢六月中旬丹麥一年一度的“人民聚會”。這是一個丹麥各黨派政要與民眾直接見面,向民眾宣傳各自黨派主張的聚會。丹麥許多政治家都會在這個聚會上露面,這是民眾最容易見到政要的好機會。許多丹麥的歐洲議員也會回到丹麥參加這幾天的“人民聚會”活動。

在這個活動中,我們見到了13位歐洲議員的8位,把活摘的資料,美國343號決議,以及48號書面聲明等資料當面遞交給他們,除了有兩位議員當場簽名之外,其他議員中多數明確表示,他們會仔細了解此事,並理解此事的緊急性,表示他們會簽名。

“人民聚會”結束後,接下來的兩週,我們不斷給遠在布魯塞爾的各丹麥歐洲議員打電話,繼續講真相,希望他們簽名支持48號書面聲明。但是我們得到的是客氣的答應,卻沒有更多的議員簽名。

7月5至7日,是歐洲議員在暑期休會之前在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所在地的最後一次聚會。我們丹麥的幾位同修,在聽到歐洲各國學員的交流後,當機立斷,來到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其中有兩位學員立即加入了在歐洲議會門前的平和請願與發資料、向出入於歐洲議會的政要們講真相活動,我和另一位同修組成了一組,進入歐洲議會大樓裡,開始逐個拜訪丹麥議員。

以下向大家介紹我們與幾位議員接觸的教訓和修煉體會。

1、修煉自己是救度眾生的基本前提與保證

我們與A議員的首次接觸是在“人民聚會”時,當我們把資料遞給他,向他講述發生在中國的活摘罪行,請他在48號書面聲明上簽名時,他回答道:“不是我不支持你們,但我一般從來不在這樣的文件上簽名。”當時我們馬上加大力度發正念,並求師父幫助我們救度他。他隨即改變了態度,當場簽名,並把簽了名的這張紙交還給我們,交代我們掃描以後寄給他的秘書,由他的秘書發給有關部門。

回來後,我們以最快的速度把A議員的簽名掃描,寄給了他的秘書。未曾想在隨後的半個月裡,我們給他的秘書打過許多次電話,對方一再答應會把此簽名文件寄出,但卻一直沒有寄出。因此,當我們進入歐洲議會大樓以後,首先就直奔A議員的辦公室。在那裡我們遇見了A議員本人。聽完我們的敘述後,他順手把這張有他簽名的原件放在了桌子上,並答應會辦理。這時,我馬上說:“你的秘書已經有了掃描件了。這個原件還是還給我吧!”A議員不悅的表示:“那我到你們擺的簽名台那裡再簽一次好了!”我們知道當時我們還沒有在議會裡申請到簽名台,他的答覆並不能達到我們所希望的目標。因此我們甚至沒有為對方的誠意表示感謝,仍然一再希望他能夠讓他秘書把掃描件寄走,仍然按照自己的思路向他講真相。這時A議員終於忍耐不住了,他生氣地告訴我們他很忙。

出來後,我們倆馬上交流向內反思我們的問題。我們意識到,在與A議員短短的交談過程中,我們沒有對怎樣站在對方角度、去體會別人的感受和處境有過很好的理解和準備,只想別錯過這難得的面對面的機會,把自己想要講的真相和此事的深遠意義一股腦的、以強加的方式灌給對方。還以為自己正念強,其實這就是黨文化的表現,在西方民主社會生活的對方勢必反感而反彈。我們找到了自己被表面迫切救人掩蓋了的執著:非常執著於我們想要的結果--議員的簽名,卻無視面對的這位眾生的感受,這樣不純正純淨的基點離慈悲救人太遠了。我也意識到,自己從A議員那裡要回簽名原件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因為這體現出我對對方的不信任和不尊重。在這樣的狀態下,我們怎會救了對方?

我們不自覺的強烈的黨文化行為,是正常社會裡生活的人們所無法接受的,何況是西方國家主流社會精英階層的政治家們,他們對自己的判斷能力有更多的自信,對於民眾對他們的尊重與信任更為敏感。我們如果不及時歸正自己的不當行為,甚至會導致他們對大法產生負面想法,甚至可能把眾生推到大法的對立面。在交流的過程中,我們無條件向內找,使我感到對師父有關法理的理解和我們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的重要性的認識一下有了昇華。我們互相約定,今後在任何情況下講真相時都要把時時刻刻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擺在第一位。因為我們只有用真正修好的正念和慈悲才能抓住這次的機緣,真正把迫害真相講清,才能把平安美好的未來帶給這13位歐洲議員,同時通過他們所擔負的社會責任,把美好的未來與希望帶給丹麥這個國家和民族。

第二天,我們幾次到A議員的辦公室,希望能夠在不打擾A議員的前提下,遇見他的秘書,希望通過他的秘書把簽名發出去。但他的辦公室裡始終沒有人。

到了7月7日,也是歐洲議員在斯特拉斯堡的最後一天,下午所有議員都會離開斯特拉斯堡。其間另一位丹麥同修從其他學員那裡得到了一些精美的水晶玻璃小蓮花,下面有大法的網址和真,善,忍的書籤。她提議我們帶上小蓮花,送給見面的議員,把我們的祝福送給他們。面對A議員的簽名發送仍然毫無進展的現實,我們悟到,應該先把這事的結果放下。我們都想再一次去A議員的辦公室,向他送上小蓮花,道個別,對我們前天的不妥言行再次表示真誠道歉,不再向他本人提簽名的事了。如果有可能遇見他的秘書,或者以後通過電話再聯繫他的秘書,請她發送A議員的簽名文件。到了A議員的辦公室,一位女士在辦公室裡,經禮貌問候才知道她是A議員的夫人,還帶著兩位可愛的小女兒,看來他們是一家準備開始夏季休假了!我們送給兩位小姑娘兩朵小蓮花,同時也向他的夫人表達了對A議員的謝意,因為他為了幫助制止中共惡黨在中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打破了他自己的慣例,在48號書面聲明上籤了名。交談過程中,我們隨意提起現在A議員的簽字還沒有發送出去。這位夫人非常熱情地打開機器,想幫助我們完成最後一步。就在此時,A議員回到辦公室。見到我們,他很不高興。當時我們非常平靜並且十分真誠善意的再次向他道歉,告訴他我們只是來道別的,祝他們暑期休假愉快,就快速離開了他的辦公室。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只是對自己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感到愧疚,沒有對他的情緒失控有一點點抱怨。也許是我們的無條件修自己,改變了另外空間場,也許是師父和佛道神看到我們整個過程中把歸正自己放在第一位。當我們放下了執著結果的心,只是想讓對方得救度。幾天以後,我們得到了消息,A議員發出了他的簽名文件。我們為A議員最後能夠擺放好自己的位置而高興,從中我們吸取了教訓,明白了在不同的場合怎樣去與西方政治家講真相,在過程中自己良好修為的重要性。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救人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

2、理性的向政要展現善良和慈悲,為他們與大法結緣鋪路

B議員是一位左翼黨派的議員,也就是和中共關係比較近的黨派。在該黨派執政期間,他作為議會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時,我們曾經與他見過面,向他講過法輪功的真相。當時他帶著一種警惕的防備心態接見我們。通過講真相,他對法輪功的態度有了一定的改變。當我們在“人民聚會”上見到他,遞給他資料,請他在48號書面聲明上簽名支持時,他當時表示非常友好,並且用肯定的口吻說了三遍:“一定的!一定的!一定的!”隨後的兩個星期裡,我們也給他打過電話,沒有得到他的回覆。當我們來到他在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的辦公室時,他顯得非常忙,用非常匆忙的口氣說:“我很忙,有什麼事情,跟我的秘書說!”,然後就匆匆離開了辦公室。我們把資料和簽名表等再一次交給了他的秘書,秘書答應會仔細看資料,並轉達給B議員。但是一直到了下午,我們遇見這位秘書,他說因為很忙,他還沒有時間看我們遞交的資料。

第二天,我們沒有輕易的再次去B議員的辦公室打擾他,只是想看是否有合適的時間可以和他說話。我們就在他的辦公室旁邊不遠處默默的發正念。期間看到B議員幾次進出辦公室,都從我們身邊走過,他顯然知道我們是為他而來的,但他就這樣面無表情的一次次匆匆擦身而過。這時我們倆產生了一種負面的想法:他在“人民聚會”上的那種熱情表態,是否是做戲給身邊圍著他的民眾看的?到了沒有民眾在旁邊時,他的表情就判若兩人了!

第二天的時間就這樣在毫無結果的情況下結束了。事後,我們倆對此事進行交流,怎樣面對這樣的情況向內找自己,怎樣從法上去悟。我們意識到,我們對B議員的這種負面想法是非常錯誤的,因為常人是非常弱的,由於修煉人的念帶有很強的能量,如果我們對常人產生負面想法,甚至會對他們起到很大影響作用。我們應該用更大的慈悲與包容,用我們的正念去加持他們,而不能為一時的表象所帶動。

7月7日,第三天時,我們來到B議員的辦公室附近,因為歐洲議會當時有一個比較大的會議,多數議員都去參加會了。我們沒有見到議員本人,也沒有見到他的秘書。下午2點多,議員們已經開始陸陸續續的離開他們的辦公室,接送他們去布魯塞爾歐洲議會所在地的大巴士已經就序。我們也終於申請到了在議會裡面擺徵簽台的許可。我們的徵簽台設在電梯附近、議員們的必經之路上。讓許多議員未能在繁忙的工作時間簽字的,能夠在離開的最後一刻有機會簽名。突然,我看到B議員與其他一些人一起,就站在電梯旁邊交談。和我合作的同修正好有事離開片刻。機會稍縱即逝,時間不容我有片刻猶豫。

這時的我,已經放下了對結果的執著,沒有把他帶到徵簽台前要求他簽名的想法,而更多的是想把大法弟子的慈悲留給對方。我走到B議員面前,向他送上小蓮花,告訴他,我們馬上要回丹麥了,在此向他告別,並用這小小的蓮花表達我們的謝意,祝他度過美好的夏季假日。B議員面帶驚喜,高興的接受了我的小禮物,一再表示感謝。這時,我非常自然的對他說:“您還記得嗎,在‘人民聚會’時您表示會為制止發生在中國的活摘罪行而簽名。因為那麼多無辜的生命在每天被屠殺,這是非常緊急、人命關天的事。”B議員很誠懇的回答道:“我理解,我理解!”在我告別離開他時,他在我身後又一次對我說:“夏日快樂!”這時我感覺到他開始對法輪功有了切實的正面理解。回到丹麥的第二天,我們收到了他非常友好的郵件。他在郵件中解釋自己前一段時間因為某件工作非常忙。他寫道:“現在,我非常高興的告訴你們,我已經在48號書面聲明書上籤了名。”

通過我們與B議員交往的這一段經歷,我感到,當我們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把自己的修煉與向內找,時時歸正自己放在第一位時,師父就會把機緣帶給我們。我們的純淨心態也會使自己的舉止自然而智慧、更好的與眾生結緣,使他們作出正確的選擇。

3、大法弟子裡外配合的整體力量感動並救度了眾生

C議員是一位我們沒有在“人民聚會”期間接觸過的歐洲議員,也不了解她對活摘一事的態度。7月6日,我們在來到斯特拉斯堡的第二天下午,來到了她的辦公室。在敲門得到應答後,我們推開了辦公室的門。這時,只聽見C議員用非常急促的聲音說:“我現在沒有空!”我們看到她正在電話中,就退了出來,在門外靜靜的等待她電話結束。我們在門外FZN,只聽到C議員的辦公室裡的電話交談聲一直持續著,整整等了超過一小時的時間。不知什麼時候,辦公室裡的電話聲終於停止了。我們開始輕輕敲門,許久許久,辦公室裡沒有任何反應。我們想,也許C議員不想見到我們吧。這時我們已經不會為外界的幻像輕易動心了。我們默默的向C議員送上祝福,希望她能夠在反對中共活摘罪行一事上擺放好自己的位置。

7月7日上午,我們一早就來到C議員的辦公室,輕輕的敲門。裡面傳來了非常客氣的應答聲。C議員熱情的接待了我們。她當即就在我們遞給她的徵簽表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她指著窗外我們學員祥和的請願場面動情的說:“看著窗外你們請願的場面,真令人感動,我甚至想走到那裡去當場簽名表示支持!”從C議員辦公室明亮的大玻璃窗向外望去,來自歐洲各國的大法弟子在烈日下的請願與煉功場面格外壯觀。醒目的大橫幅表達著呼籲世人共同一起,來制止與譴責發生在中國的這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罪行。從這一覽無遺的窗戶向外看去,與我們同來的一位丹麥同修在烈日下,不辭辛苦,一刻不停的穿梭在來往車輛與行人之間,向人們散發著活摘的真相資料。我們深深體會到,只有我們形成整體,無論是在歐洲議會大樓裡面直接接觸議員的學員,還是堅持在烈日下,在歐洲議會大樓外面的更多學員,大家都抱著共同的救度眾生的純淨心態,我們的力量能夠深深打入世人心底善良的本性。這為世人的被救度奠定了最好的基礎。

三天向歐洲議員講真相的時間在歐洲大法弟子緊張的努力中過去了。丹麥的13位歐洲議員中,有11位簽了名表示支持48書號面聲明,兩位沒有簽名的議員也說,不是他們不支持,而是他們從來不在這樣的文件上簽名。這是第一次丹麥政要有這麼多人對迫害法輪功一事做出正面的明確表態。

4、結語

通過這次參與直接向丹麥歐洲議員講真相的活動,自己感到在修煉與救度眾生上都有了一些新的體會。主要有以下幾點:

我們做任何大法的事情時,必須把修煉放在第一位,不是做事,而是修煉。
只有我們重視修自己,才有救人的力度。而且修煉應該貫穿整個過程。師父在《2015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無論你做任何救人的項目,離開了修煉,你就會發現,你就越來越常人化,思考問題、做事的方式都會越來越常人化。如果你能夠一直在法上,一直沒有放鬆自己修煉,你會發現你所有做的事情就真都象一個修煉人在做。那是能夠完成大法弟子使命的根本、根本保證,所以你們不能夠離開法,到什麼時候都不能夠放鬆對自己的修煉。”

純淨心態,不執著結果,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雖然我們做任何大法項目,參加各種講真相活動目地是為了救人,但我們往往會不自覺的把眼光聚焦在結果上,卻忘了我們面對的每一位眾生是我們首先需要救度的生命,應該把讓他們明白真相放在第一位。回顧自己以前往往非常注重結果,許多有緣人與我們有接觸,但我卻在救他們上用心不夠,講真相的力度被執著結果而大大削弱,這個教訓非常深刻!

師父一針見血的點出了我的問題:“都想打快拳,是吧?急功近利。這種思想是邪黨灌輸的黨文化。做什麼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過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過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過程中是你修煉提高的過程,同時就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不是說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2016年紐約法會講法》)

高度重視修去黨文化的思想方法與行為。在與世人,特別主流社會人士講真相時,我們來自大陸的學員,特別需要重視修去自己黨文化的思想方法與行為。例如:我們經常不考慮對方感受,採取強加的方式講真相,甚至居高臨下的誇誇其談,缺少謙卑的心態,不懂得尊重對方,有時無意破壞了社會的基本規範而不自知,造成對方對我們的極端行為反感,從而難以被救度。

只有在每一次救人的過程中重視無條件向內找,把自己的修煉作為救度世人的前提,才能夠比較容易覺察自己身上存在的黨文化陋習,隨時隨地修正自己,真正救度與我們有過交往的有緣人。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