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救度眾生

【正見網2016年11月29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來自土耳其,今年48歲。

今年9月18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堡,我們召開第三屆中東法會。開始我並沒有考慮要寫交流文章,但負責法會組稿的協調人告訴我們,寫交流文章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所以我決定寫。然而,我並不知道寫什麼。

有一天發正念後,我開始哭了,我記起我第一次開始修煉的那一天。我驚喜的發現中東法會召開的日期9月18日,正是我9年前得法的日子。我明白了,我一定得寫。回顧我的修煉之路,我想與大家交流我是如何克服恐懼心的。

我曾有一個非常艱難的童年。5歲左右,有一個人,姑且叫他A,與我們住在同一所房子裡。A對我非常不好,但我的母親卻一直視而不見。幾年後,A離開了,但A對我的虐待深深地影響著我,每當看到A時我總是有種恐懼感,心跳加快。我那時太小,也沒法對母親說。此外,我不想讓她難過。我學會了把一切都埋在心裡。時不時我自己哭著睡著了。如此這般過了許多年。我常常問自己,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人,但是沒有答案。最讓我感到困惑的是,我母親總是非常喜歡A,始終保護並容忍A。儘管這種情況對我來說很艱難,多年來我卻沒有對任何人說。這樣的辛酸跟隨著我,直到我得法。

2007年9月18日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折點,我得法了。就像一個奇蹟,我明白了一切。我多年來的所有困惑都煙消雲散了。那年我39歲,卻好像剛從夢中醒來。我覺得好像我得到了重生。我不停地學法。我簡直驚呆了,一切都那麼清晰,突然間我過去想知道的一切都得到了回答。多年來我一直在壓抑著痛苦和隱藏著事實,是非常艱難的。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小時候因為這個人我如此受苦。

我是在還債,也許在前世我讓這個人受的苦更多。

師父在《轉法輪》第4講中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裡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象常人一樣。”

起初,我無法停止哭泣,並告訴自己,這是沒辦法的事,因為我前世對A不好,所以今生A才對我不好。我試圖用這個心態來面對這個問題,但還是止不住哭泣。最後,我鼓起勇氣,第一次跟另一位學員說了這事,我感覺好多了。現在我知道為什麼我有這個經歷,生出慈悲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花了我近8年的時間。

修煉的初期,我經常見到A。慢慢地隨著業力的消減,我見A的次數越來越少了。後來我明白了救人的重要性,我也想救他。

在修煉的第一年,我非常希望能在伊斯坦堡辦《真善忍畫展》。在修煉之前,儘管我不會繪畫,但我總是對好的畫作感興趣。雖然我們在土耳其很多城市都辦過畫展,但在伊斯坦堡還沒舉辦過。我們與其他學員交流後意識到,我們要在這裡舉辦畫展,首先我們需要一個展館。

當時我沒有足夠的勇氣,一直在等其他學員走出這第一步。我想我自己可做不來這些事,在後面幫忙就夠了。但是有一天,我意識到,我家附近有一個很好的展廳,高階層的人去那裡。我鼓足所有的勇氣,決定去那裡問一問。馬上我就與管事的人談上話了,我用圖片和網上的新聞報導告訴她有關在土耳其不同城市舉辦的法輪大法信息展和真善忍畫展的事。她看了這些資料後,要我寫個書面申請,過段時間再電話通知申請是否批准。我很高興的答應了。當我離開那裡後,我的心情很平靜,在那時我才明白,只要有勇氣去做,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過了一會兒,他們來電回答說,“你可以做展覽一個星期,只需一小筆費用。”我當時很吃驚,怎麼這麼容易!我以前從來沒敢想過。第一次的展覽準備工作是由一個同修負責,我從她那學到了很多東西。她發給我關於每個畫的故事,並建議我熟悉這些故事。我們沒有任何經驗但我們有一顆純粹的心。也正因為這一點,我們收到了很多觀眾正面的、良好的反饋。後來,我們在這個展館舉辦了多次《真善忍畫展》。

通過做這樣的項目,我們加強了我對救人的重要性的認識。每個項目都會帶給我們新的體悟和理解,同時也會讓我們意識到自己的執著。這些年來,我們在伊斯坦堡舉辦了多次畫展,但我對第一次的畫展印象最為深刻,也是非常特別的。

我非常感謝師父。因為師父的幫助,一切都變得可能,以前這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

師父在《轉法輪》第9講裡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

在伊斯坦堡的第一次《真善忍畫展》,我邀請A和他的家人來看展覽,但只有兒子和其配偶來了,A沒來。我很困惑。我向內找,為什麼A沒來。我對自己說:“可能是我救他的心還不夠純。我邀請他來只是想去掉我的恐懼心。”

幾年後,我母親有事要去他的家。我懷著著急要救他的願望也陪著去了。然而,A又不在家。我再一次感到失望。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次A又不在家!我再一次向內找,意識到我救人的心還是不夠純。從那以後,我把心放下了,我說隨其自然吧!

這些年過去,我再也沒有見過他。隨著不斷的學法和偉大師尊的幫助,我開始徹底擺脫對他的恐懼和憤怒。

幾個月前,我母親有一個派對,邀請親戚和朋友參加。讓我吃驚的是,A帶著家人也一起來了。我知道這不是偶然的。我真的不想失去這個機會。當所有人都在飯廳裡時,我平靜地給A和他的家人講了在中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問他們是否願意簽署請願書。他們都簽了。事情過後,淚水湧上我的眼睛。經過8年的修煉,我最終把這份惡緣了了。

我曾追著要去救這個人,但他卻總是不在。當我修好自己,心態純淨後,他就會出現在我面前。我也意識到有些事我們不能強求,而要隨其自然。無論事情怎樣發展,我們都應該始終向內找並信師信法。

9年前的9月18日我得法。這天就像我的生日。大法和師父的慈悲使我獲得新生。常人在過生日時喜歡切蛋糕,收禮物。但對我來說最好的禮物是我能與同修在一起,交流提高。如果我的交流能夠對大家有一點點的幫助,哪怕是一粒沙那樣的一點點,那就是我的禮物!

師父好!法輪大法好!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2016年歐洲法會交流文章)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