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再精進

河北唐山大法弟子 晴溫


【正見網2016年12月01日】

我是一九九五年十二月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今年71歲。下面我把我否定舊勢力的病業迫害和講真相、救度有緣人的一些修煉體會向師尊匯報,與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徹底否定舊勢力的病業迫害

大概在2004年4月的一天下午,我來到一位同修家裡與她交流。這位同修曾經練過其它亂七八糟的功法,她修煉大法以後,那些邪魔爛鬼對她干擾很大、拚命地阻止她。因此她修煉狀態不是很好、帶修不修的。因為自己也有人心和執著、埋怨同修修煉不精進,所以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在同修家裡我摔了一跤。當時我的大腿胯骨很疼,但是我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我扶著牆站起來了,然後就扶著床鋪、拖著那條受傷的腿來回運動。那天晚上我就住在了同修家裡。當我第二天早晨六點鐘發正念的時候,雖然不能雙盤,但是感覺能量場很強,沒有疼痛的感覺。

第二天早晨,當我女兒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她家時,我才告訴她我摔跤的事。這一下家裡人都知道了,也都很著急,非帶我去醫院不可。我拗不過他們,只好和他們去了醫院。醫院給我拍了一張片子,結果是我的大腿胯骨骨折。醫生給我打了牽引。但是我拒絕吃藥和輸液。醫生堅持給我做手術、換一個胯骨軸,我堅決不同意。雖然打著牽引,但是我的大腿基本正常、沒有腫的現象。有一次,我竟然出現了非常舒服、非常美妙的感覺,似乎有法輪在圍著我的小腹及兩個胯骨之間旋轉。我很興奮,一動也不敢動,怕那種神奇的現象消失。

當時住院的基本都是骨傷病人,他們都疼的呲牙咧嘴的、痛苦不堪。他們對我若無其事的樣子感到很奇怪。他們問我為什麼不疼。我就給她們講真相、講修煉大法的美好與神奇。他們都很羨慕我修大法。我在醫院裡只是待了一個星期,並沒有進行任何治療。剛開始回家時,女兒幫我翻身,可是沒過幾天,我就能夠自己翻身了。而且同修們來看我時,我就推著老闆椅、拖著腿去給同修們開門。我摔傷的胯骨恢復之快讓所有的親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尤其是受邪黨無神論毒害的女婿,也不得不嘆服大法的威力與神奇!

二十八天以後,同修陪我去醫院複查,拍的片子上顯示:我的胯骨已恢復正常,若不是斷裂處那道深深的痕跡,外科主任還以為上次是誤診呢。常言道:傷筋動骨一百天。而我卻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就長好了摔斷的胯骨,這讓醫生們很吃驚、百思不得其解。剛開始他們還以為我去了市裡大醫院進行治療了呢。其實我去醫院複查的目的就是為了證實大法!

一個月以後,我想讓家人給同修去送東西,可是家人不願意。我心裡埋怨他們、就賭氣自己去了,臨出門的時候,我還擔心自己回不來呢。結果什麼事都沒有。我很激動,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謝謝師父為弟子的承受與付出!弟子一定精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講真相、反迫害、救度有緣人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邪惡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形勢非常嚴峻。我們居委會的主任受邪惡的指使,日夜監視我、阻止我出去做證實法的事。我就給他講真相、講大法被迫害的事實,當他聽明白了以後,不但自己三退了(退出黨、團、隊),而且他還給他的家人講清了真相、也都做了三退。有時他還從我這裡拿資料給別人看,自己主動去傳播真相。一個生命覺醒了!

有一次,我去北京證實法。到天津站的時候,因講真相遭綁架,我們被劫持回來並被非法拘留。當我回來後見到居委會主任時,我感到很愧疚。對主任說:“我沒對你說實話,我去北京證實法了,我對你撒謊了,對不起!”沒想到那位主任不但沒生氣,反而拍了我一巴掌,並大聲地說:“別說了!你們都是好人!我們居委會的人都知道你們是好人!”我很感動!大部分居委會和辦事處的人都早已明白了真相。剛開始我給他們講大法弟子所遭受的酷刑折磨,聽得他們直打冷顫,因為他們根本想像不到邪黨迫害大法竟然如此殘暴!所以有時他們迫不得已來到我家,也只是例行公事,根本就不為難我!

在2002年,我和幾位同修被非法綁架到拘留所。有一天我在監室外面的走廊裡看見了一位公安局副局長,我就給他講真相,他很認真的聽著。然後他又走進了監室,問了同修們幾個問題。最後他發自內心的說:“如果我媳婦修煉法輪功就好了!”後來當他來到我們當地派出所視察工作時,他曾對我們派出所的所長提起我的名字說:“某某某這個人太好了!”有一次他去一個同修的店裡,當他得知那位同修和我居住在同一個社區時,他很高興的對同修說我是一個好人。其實他是認同法輪大法好,而不是我這個人。

回首修煉的往事、歷經的風雨,我感慨萬千!沒有師尊的加持與呵護,我根本就走不到今天。今後在修煉的路上,我唯有更精進、修好自己、救度有緣人,以報師尊浩蕩佛恩!

弟子叩拜師尊!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