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病業消

河北唐山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2月01日】

我在一九九八年得法以後和同修們每天一起學法煉功,處處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集團對大法開始瘋狂的迫害和打壓。利用電視、報紙等媒體鋪天蓋地的抹黑和誹謗大法。當時的環境非常恐怖。在那幾年裡我們村經常發生同修被非法綁架的事件,我也曾經被我們當地派出所關押了一天一夜,最後被勒索兩千元錢。

我回家以後,因為我丈夫受電視媒體的毒害、不了解真相,非常害怕,所以他不讓我和同修接觸。因為自己學法不深,我甚至對師父產生了懷疑。因為有怕心,我們同修之間很少接觸,我們失去了在一起修煉的環境,每天提心弔膽的,沒有一天安定的日子。那時我們村有八、九個大法弟子,隨著我們不斷地學法和師父的加持,我們又逐漸的走到了一起,又從新建立了學法小組。集體學法真好!我們互相提醒、互相鼓勵,逐漸的去掉了怕心和許多人的執著。當外地同修給我們送來真相資料和條幅,我們就到附近的各村去發、去掛。雖然有時怕心還往出冒,我們就及時否定和剷除。經過風風雨雨和重重魔難,我們總算走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感謝師父的不離不棄和慈悲呵護!

那時候,我雖然三件事都在做,但是當有些事情發生時,卻總是用人心去對待,沒有時時、事事站在法上去衡量。下面列舉幾個事例與同修交流。

大概在五年前秋天的一天,我正在地裡收割玉米,因為不小心,我的眼睛被玉米葉劃了一下。當時雖然我的眼睛很疼,但是我並沒有往心裡去,繼續幹活。當晚上回家的時候,小姑子發現我的眼睛紅腫,她建議我擦點藥。我聽從了小姑子的建議,也認為擦眼藥好得快、以免影響我秋天下地幹活。第二天早上我就買來了紅黴素藥膏。讓我料想不到的是,我擦上藥膏以後,眼睛不但沒好,反而更嚴重了,見了亮光又酸又疼、睜不開了。我根本就不能下地幹活了。丈夫著急了,就帶我去林西的一個診所就診。

我回家用了兩天醫生給我提供的兩種眼藥水,但是我的眼睛沒有見好,還是又酸又疼,當我第二次去那個診所時,醫生建議我到唐山大醫院治療,用儀器檢查一下眼睛裡是否有微小的玉米葉,如果有的話,我的眼睛會感染,治療將非常麻煩。我很害怕,當時丈夫就帶我去了唐山大醫院。雖然沒有查出什麼毛病,但是他們建議我住院再進一部進行仔細檢查。因為家裡正在忙著收秋,所以我們只買了點藥就回家了。

擦了幾天藥,我的眼睛仍然沒有見好,心裡感覺很無奈、也很苦惱。看著別人家都在忙著收秋,我很著急,就把親戚請來幫忙。期中有一位親戚也是大法弟子,他是我大姑姐夫。他說如果我能跟他們一塊去地裡幹活,我的眼睛就會好。但是因為我的心性沒到位,我沒有去地裡。在我做中午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我的眼睛不酸也不疼了。我把紗布拿下來眼睛很輕鬆,那天下午我就跟他們下地幹活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幫我把這個業力拿下去了。

在二〇一三年的春天,我的脖子左面通著耳朵疼了兩天,我沒管他、也沒往心裡去。有一天我去趕集,無意中看見一位婦女的上衣領子非常好看,當時我就想我也要把我新買的衣服領子改成這樣。晚上,我以脖子疼為藉口沒去參加集體學法,其實我是想在家裡改領子。忙到十點鐘我也不覺得犯困。當我第二天早晨煉功時,我感覺我的臉不對勁。沒想到等我煉完功一照鏡子,我發現自己嘴歪眼斜的,非常難看。我的心裡很不舒服,一整天沒敢出門。有個常人說她也曾這樣,但比我輕,她建議我趕快輸液,我正著急呢,聽了她的話,立刻給大夫打電話給我輸液。

第二天有位同修拿著一本週刊來找我。她建議我看一篇交流文章,說那位同修的症狀跟我很相似。我想這不是師父讓同修來點醒我的嗎?看了同修的那篇文章,我深感慚愧,同是師父的弟子,人家就知道遇到魔難的時候向內找、在法上悟。而自己魔難卻總是聽常人的話、採用人的辦法來解決。每一次魔難的來臨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自己的人心招來的,而且總是魔難來了才知道向內找。上次出現的改衣服的事件暴露出我還喜歡好看的、漂亮的衣服,那麼是不是我的色慾心還沒有去乾淨呢?我修煉這麼多年了,悟性還沒有提高上來,感覺自己修得太差勁了!真是愧對師父!我馬上停止用藥,加強學法煉功,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的嘴和眼逐漸恢復正常。感謝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

經過這兩次的教訓和不斷的學法,我才真正悟到了遇事要向內找,修好自己,去掉怕心等各種執著和人心。努力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多救眾生。

現在我和我們村的同修們都已經走出來,面對面的去集市上講真相救人。我們也參與了去年的訴江大潮。我感覺自己做的遠遠不夠,距離師父要求的差的太遠。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