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體會 一切都在師父的安排中

台灣高雄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2月22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高雄同修,也是十五年前就已經得法的“新學員”。在十五年的時間裡,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中斷修煉,離開大法,不過在今年初,我從新走回來了。當同修在群組上看到我出現時,說了一句“歡迎歸隊”,是啊!蹉跎了這麼多年,是慈悲偉大的師尊沒有放棄我,給了我這樣一次珍貴的從新爬起來的機會。

很多人問我:這法這麼好,我為什麼會離開?其實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就已講出了根本原因,師父說:“別失去這個機緣哪。有什麼難的?想一想,還是對自己修煉的機緣不夠重視,對法不夠重視,對自己的生命重視不夠。真正明白這些就能夠做好。”我在大學二年級時就已經得法,當時的環境很單純,每天下課後就到社團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交流,也參與了許多洪法與講真相的工作,我也一直以為自己在修煉。然而這一切都在畢業後回到家裡全變了樣,由於從小受電視及小說的影響,對愛情充滿了幻想,就在放鬆自己的修煉後,認識了我現在的先生,就如同大家所料想的一樣,接下來的發展就是結婚,生子,照顧家庭,這已經占據了我大部份的時間,再加上和婆婆長期的矛盾過不去,根本已經完全忘了自己曾經是個修煉人,甚至覺得自己連好人都稱不上,就這樣一步步的離開了法。

然而在今年初,由於身體的異狀及婚姻裡的矛盾,我從新思考人生,於是想回來修煉的想法悄悄在心裡萌芽。當我有了這一念,慈悲偉大的師尊就開始安排,引導我從新走回來。回來大法之後,我學習了師父這幾年的講法,才明白自己錯過的是什麼,浪費了多少寶貴的時間,所以我要趕快爬起來,從新彌補。

今年台灣首度迎來了神韻交響樂團,七八月時知道樂團即將來台巡演的消息,心裡知道推票是大法弟子才能做的事,我也想做,但沒參加過培訓也沒參加過茶會的我不知如何做起,聽輔導員說只要把有緣人帶來茶會,我們想說的,想做的,他們都會做,於是我開始了邀約。某天,無意中從同事口中得知我以前配合的某廠的老闆現在是某商會會長,心想這可是我認識的人中屬於主流社會的人,我想邀請他來參加茶會,於是我把邀請函給他,他回覆說當天有事無法參加。我心想,雖然無法來,但若我把簡介和邀請函給他送去,他至少也看到了神韻及交響樂團。我和他約定某天送去,這時他又回覆當天要外出,請我放在公司即可。沒想到到了約定那天,我的二女兒突然發燒不能上學,我必須在家照顧她,所以那天沒辦法送邀請函,於是再隔一天,我趕緊把邀請函送去,正好碰上他在公司裡。我們簡單的閒聊一陣後帶入主題,其實當時的我根本沒參加過培訓,不知神韻的四大特色,也沒有參加過茶會,不知茶會的運作模式,我只是憑著幾年來自己觀看神韻的心得和對方分享,對方感受到我話語裡對神韻的推崇,主動說他們每屆會長的任期只有一年,而我們茶會那天也碰巧是他們的年中會員大會,不然他和他們會裡安排流程的總幹事討論一下,看是否安排一些時間給我們介紹神韻交響樂團,於是在我沒有預期的情況下,一場說明會就這樣起了個頭。

有了開始,接下來就要討論細節,因為我沒有經驗,我趕緊連絡輔導員請他們協助,團隊們很快的敲定和我一同前去談細節的同修,就在要出門的前幾個小時,我的女兒說她會冷,我一摸發燒了,我知道這是邪惡不讓我出門的干擾。我一方面堅定正念告訴自己一定要去,不能讓邪惡利用親情干擾我做最重要的事情,一方面相信,不該出問題的不會出問題,並在心裡請求師父幫忙,於是我按約定時間出門。本來以為只是和總幹事一個人談細節,到了現場才知道那天是他們的開會時間,會裡的幹部都到了,我一看全是三四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而且一看就知道幾乎都是家裡有事業的第二代,其中還有我剛剛在工作上認識的未來某廠商,沒見過這種場面的我有些嚇住,還好和我一同前去的同修經驗豐富,正念很強,很快的掌握住了全場,也向在場的幹部們對神韻的宗旨做了簡短的介紹。本來以為敲定了,但邪惡又來干擾,總幹事來電說時間安排不進去,不過我們不承認這些,在同修們的努力與正念下,幾經波折,終於確定。

到說明會那天,在他們的餐敘中間安排了一個時段讓我們介紹,表面上看起來在那樣吃飯的場合介紹神韻起不到好效果,但後來據同行的推廣同修表示,我們參與推廣的同修中有人遇見了相識的人,而這個人也是他們會裡的幹部之一,因為這層關係,透過對方的引薦,我們同修得以和更多人認識,互遞名片,為日後進一步的接緣鋪路。這件事讓我了解到只要我們走出去,不管當下這件事有沒有做成,真的都不會白做,都會起到效果,這是我接洽的第一場說明會。

我所居住的地區算鄉下,我一直在想從小到大除了大學四年在外地讀書之外,我沒離開過這裡,甚至嫁的人也是當地人,我想我和這裡的眾生一定有很深的緣份,我想透過神韻來救度他們。要辦茶會首先得找場地,我原先預計的是榮民之家,但是去拜訪那天碰上他們在開會,可能要兩個多小時才結束,我和同修就想不然先到對面的國中拜訪校長好了,因為這所國中以前其他同修拜訪過,不過由於時間關係說明會一直沒有成功。然而新到任的校長對學校的事務很積極,我們和她說明來意後,希望她能安排時間讓我們來辦茶會,經過和校長的一番討論,由原來給定的五分鐘,三十分鐘到兩小時,也由原來的校內說明會擴大到和社區結合的茶會,這樣的結果出乎我的預期。而且由於我是畢業校友的身份,校長很希望透過我們的帶動,讓社區和學校有更緊密的結合,讓更多校友回校參與活動,我想如果一個活動能夠創造雙贏不是最好的嗎?

還有一件事也打破我的觀念。今年我的外婆洗腎沒有人接送,當外婆找到我時我本來有點猶豫,因為這意味著我必須得在已經很少的休息時間中再擠出時間來做這件事,但是修煉人要做到先他後我,我接下了這個重任。在每周三次的接送中我認識了醫院的保全,從外婆的口裡我知道了他的大概背景。有一次我們辦茶會在高雄,我心想不然邀邀他,看對方是否有興趣?當我把邀請函遞給對方時,他什麼都沒表示只是收下,我當時想他可能沒興趣吧!但是過了兩天當我再次遇見他,和他打招呼時,他竟很不好意思的說茶會那天他要上班不能來,但是他妹妹說想來參加。於是她妹妹來參加茶會也很開心的買了票,當我看到對方因為認同神韻而買票時的那個開心神情,我也很受鼓舞,原來我和她的緣份是在這麼看似不經意的過程中就給接上了。

在推廣神韻上,我是一個新手,剛開始我不會做,但是我知道必須得跨出第一步,一邊做一邊學。在做的過程中更深深的體會到偶然是不存在的,看似每一次的偶然,碰巧,剛好都是師父早就安排好的,一環扣一環。因為我有願望,想要擔起救度我該負責的那一方眾生的願望,偉大的師父就為我指路,為我開創一次又一次有利的條件去和眾生接緣。有一次我去二十年未去的書局影印,碰上二十年未見面的國中同學。當時對方還戴著口罩,只憑著一雙眼睛我就認出了對方,我知道這一定也是師父把對方帶到我的面前。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不會做,需要支援時,團隊們總是無條件的提供最大的協助,而且總是不居功,明明去接洽說明會或茶會時都是他們在講,過後卻把所有功勞推到我身上,師父說這裡是一塊淨土,真的是一塊淨土。而且愈在過關時愈不能在家鑽牛角尖,走出來和大家交流討論,有時候不用說出具體的事情,同修間無意中的一段話就讓自己茅塞頓開。在最近一個月裡,我的家庭出現了考驗,因為某件事情,我不修煉的先生和我有矛盾,長達一個月不和我說半句話,表面上我忍住不和先生動氣,每日該做的照做,但心裡放不下,經常想著這件事。後來經過不斷的學法和同修的分享,我體悟到,實在是太執著啦!心裡只想著如何過這一關,其實這世界上有什麼比兌現救度眾生這個史前大願更重要的呢!當心底真正認識到自己的責任時,心裡想著眾生,自己就變大了,而那個執著就相對小了,我變了,我的先生也變了,我的環境一切都隨著我的心在變化。我有三個小孩,很多同修看到我經常一個人帶三個小孩出門參加學法交流,都認為我很辛苦,其實不會,在師父的照看下,我的小孩也在大法中成長。有一件事令我很驚訝!有一天,我們四人參加完神韻的培訓回來,我整理好3個孩子後先讓他們上樓,等我也把自己整理好後上去,我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了,我的二個女兒竟然在學法,老大認得字學《大圓滿法》,老二不認得字一邊背法一邊手指著字在讀《洪吟四》,我好感動,也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的鼓勵。

感謝同修給我這個機會發言,我雖然很害怕,但同修找到了我就是我該去做,寫心得時也從新回顧以前走過的路,更確立了自己將來要走的路。我經常說以前我是走近大法,靠近的近,但現在我才是真正走進大法,進入的進,我到現在才懂得“修煉”二字。

以上是我所在層次的一點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大家。

(二零一六年法輪大法台灣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