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份永駐於心底的感動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6年12月26日】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發起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在謊言和仇恨的帶動下,無數被欺騙的世人,也捲入了這場血腥的迫害中,他們在無知中,謾罵大法,誹謗大法師父,仇恨大法弟子。然而也有這樣一些人,在善惡正邪面前,做出了理性的抉擇,斷然站在正義的一邊,為大法說公道話,盡最大力保護大法弟子。

明慧網上發表的一篇文章《生死恩情喚良知》,主人公秦風珍是內蒙古赤峰寧城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三月,中共警察在全國範圍下達非法通緝令,追殺秦風珍(她丈夫被抓後,很快被殺害),秦風珍躲進了山裡 。她在文中這樣敘述:“剛一上山便遇到一位老太太。老太太安慰我說:‘沒事,一路上走著別坐車,出去躲幾年。你等著,我回去給你拿點吃的。’”

秦風珍翻山越嶺,一步步的走,走一天,到了天黑找住處。她這樣敘述:“每家每戶都是熱情款待,吃的都是麵條。因為還有些許顧慮,沒說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但是只要我不告訴他們實情,他們都不放我走,都很擔心一個年輕女子滿山跑,不安全。當我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時,他們急切的問:聽說煉法輪功的都是有頭腦的人,快和我說說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直到我和他們講明了法輪功真相,共產黨為什麼迫害法輪功,他們都很高興和滿足,才放心地把我送上路。我體會著這些善良人的緣份,更加充滿了信心。快出封鎖的最後關口,我看到一位老大爺在種樹,剛喊一聲‘大爺’,什麼還沒說,他就好像完全知道我怎麼回事。他馬上喊他的老伴:老婆子,趕快領孩子回去休息,你看渾身是土,累的。進了屋老太太就給我拿枕頭,往炕上按我讓我休息。大爺問我怎麼回事,我話剛出口,大爺就說:閨女,你騙我是不是?我的眼淚唰一下就流出來了,又是一個有緣人。老倆口安慰我睡覺。第二天早上,吃完飯,大爺說:我也幫不了你,封鎖太嚴,我給你五十元錢,你留著用,這是你最後一道關卡,前邊有個山海關,原來叫鬼門關,過了鬼門關你就會太平無事了。等你修成了,大爺給你上香。我激動的說:‘大爺既然你什麼都知道,那我就按照我們師父對出家弟子的原則,只能要食物不能要錢。’大爺給我拿了五根黃瓜、五袋方便麵,我說,我會回來看你們的。”

在那邪惡高漲、殺氣騰騰的赤色恐怖下,明白真相的世人,幫助法輪功學員秦風珍從中共的屠刀下躲過了。這些可愛的善良人,在法輪功學員危難之時,能夠給予無私的幫助,讓人感動的難以忘懷。

賊人當權時,世態炎涼,多數人盡巴結之能事,附炎權貴,盡做些“錦上添花”的事。很少有人做“雪中送炭”的好事,做的事更多的是“雪上加霜”,因此越顯這些善良人的可貴。

我由此想起了一段段令人感動的過去,那份感動永駐心底。

我被警察折磨摧殘時,沒有仇恨沒有眼淚,然而我一次次的被明真相的世人所為,感動的淚流滿面。

在邪黨的監牢裡,能有一份大法經文,那是莫大的幸福。同修從看守所被劫持到了勞教所,手中的經文通過犯人傳給了我。一次我背經文時,被警察發現。警察手持電棍,氣沖沖的衝進來,從我手中搶走經文,並準備電擊我。就在這時,一個明真相的犯人,直衝到我面前擋住了我,電棍電在了她的身上,她在尖叫。這時又一個人上前,把經文從警察衣兜裡取出來了。(這份經文回到我手裡,伴隨我很長時間,後又傳到了同修手裡)又有一個年紀稍大的大姐,上前委婉的勸警察不要動氣,還說這些煉功人多好啊。我們經常因為煉功受折磨。過了一陣這個年紀稍大的大姐,和搶經文的警察繼續說法輪功有多好,還要求警察給我們煉功時間。果真,我們幾個人在這個警察值班時,能夠順利煉功。監舍裡沒有鐘錶,在半夜十二點時,這個警察過來敲打監舍的窗戶,在胸前做立掌手勢,暗示我們發正念了。還記得有個警察幫助大法弟子傳遞經文,保護《轉法輪》。惡警定時搜身、抄查,這時候就把大法書讓這個警察保護。

我被劫持到監獄後,我依然得到一些善良人的友好幫助。包控我的包夾,給予我最大的方便,我能發正念、背經文、抄寫經文。有個包夾是內蒙巴彥淖爾市人,她經常給我們傳遞經文。她說,她也信佛,等修成後,在蓮花世界裡我們再續緣。當時我的眼淚唰的流下來了。

在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五,有一個販毒犯,文中把她叫成甲。甲因為幫助大法弟子傳遞經文被惡警謾罵、電擊。惡警逼她罵大法、罵大法師父,她堅持不罵。她跟我說:“讓我罵大法師父,我能罵師父?”她這麼一說我就哭開了,我覺的大法弟子的苦沒有白受,有這麼多的好人,在獄中明真相得救了。

當過了兩天後,邪黨開始在全國範圍內散毒,播放自焚偽案。

監獄開始把犯人聚在一起,讓她們看自焚偽案,並開始所謂的揭批。甲被叫在前面,坐在最前面,說是讓她好好看。看完後回到各監舍,人人表態發言。警察先讓甲說話,還說,你親眼看了電視,這回你該相信法輪功是x教了吧。甲回答說:“那不是演電視嗎,我哪能相信電視上說的。”警察萬萬沒有想到她說出這樣的話,都愣住了,緩過神後說:“好了,你把牢坐到底吧。”警察不敢讓她說話了,因此不逼她表態了。

有個包夾幫我傳遞經文時,被惡人發現,被警察叫走了。可想而知,她是去被拷問刑訊了。當時警察手拿電棍威脅她,讓她說法輪功不好,讓她說出更多的情況。她一言不發(這個包夾後來被調離不包控我了),警察還剝奪了她被減刑的機會。我被關入禁閉室後,獄警當著我的面,讓這個包夾罵我,說是我讓她失去了減刑的機會。獄警一再催著她罵我,僵持了一會,她便低下頭看著腳尖,站那兒一動不動。獄警罵她好賴不懂。實際上獄警暗示她不僅罵我,還可以打我。當時她表情平和,靜靜的看著我,眼神裡流露出的是關愛、信任,沒有一絲怨恨。這個表情已定格在我的記憶裡,記不得不知有多少次,只要想起那一幕我就失聲哭泣。那份發自內心的感動,是從生命深處奔涌。

在我一次次的得到善良人的真誠幫助時,身陷牢籠的我,不止一次的發願著:善良的人啊,將來我一定給你們最好的回報。我也無數次的在心底表達著對師尊的那份無限感恩:是師尊讓我在這渾濁亂世中,找到了回歸的路;是師尊的無量慈悲,揭開了迷中世人的心結。是師尊的無量法力,讓我走過了那段歲月。我被關在禁閉室,日夜受著折磨。被剝奪了買生活日用品的權利,更沒有權利買好吃的。一次過中秋節時,監獄給每個人發了三個西紅柿,說是也有我一份。當時我正被強迫罰站,那個牢頭把柿子放在了我身邊的桌子上,裝腔怪調的說:“政府對你有多麼寬大,過節還給你柿子吃。”誰也想不到那柿子有多大兒個,比雞蛋還要小的三個柿子,還有點青,實際上牢頭是有意挑選最不好最小的給我。桌子上的三個柿子讓我生出了很多感慨,我想到了中秋節到了,幾年來被困牢籠,沒有給師尊叩拜過,更沒有敬上供品,想到這柿子既然給了我,就是我的了。那一刻我仿佛穿越時空,飛到了師尊身邊,向師尊表達著敬意。我忘記了身在監牢,聽不見她們的說話,只感到自己在默念著師尊,師尊好像在接聽我的訴說,好幸福!我與師尊說:“師尊,這是屬於我的柿子,我把他敬獻給您,師父請您接受。”一心想著把這柿子敬獻給師父,想著想著我就哭了,眼淚默默的流開了。牢頭走過來狠歹歹的說:“哭啥?你不知好歹,嫌棄柿子小了吧?”我回過神來,無言答對,心想:被邪黨欺騙毒害的人啊,你們怎能理解大法徒對師尊的那份無限感恩啊!

最黑暗最邪惡的歲月過去了,心中堅守良知的人,也為自己擺放了最好的位置。善良代表著美好、光明,因為對別人的善心幫助,不久將得到最好的回報。願所有的人,儘快了解真相,不要在無明中隨著邪黨作惡,不要斷送未來,快快聽懂大法徒的慈悲呼喚吧!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