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媒體系統專案撥打體會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1月10日】

師父好!
同修好!

我雖然是新學員,也想交流一下這次全球電話組針對大陸媒體系統專案的撥打情況。記者,電視台,宣傳部,教育局,新聞出版局這幾個單位的號碼我都遇到了。

1、先說記者,是一包北京電視台新聞節目中心的,我的切入是記者報導如果失真會傷害到當事人,看了報導的人也會受到傷害。最長的聽了2分23秒,告訴他自焚是造假,他說不知道,要是法輪功就免談,我又打過去他又聽47秒,告訴他我就是在這些負面報導中走進法輪功的。同樣是中國人呆的地方,台灣有幾十萬人煉。他又說有多數少數的問題,他就是黨員,說我反黨就掛斷。再打正在通話中。有聽26秒就不敢聽的;還有說不報導法輪功,跟他沒關係的;還有要報警的;還有一個用英文罵人的。

2、宣傳部門是掛電話最快的,再打不接。我的切入是先講宣傳部講的事情老百姓會相信,而且帶有很強的目的性,會起誘導作用。如果失真的話,那就會傷害到某些人,再講自焚。有一通四川的接聽1分53秒,她明確表態法輪功是負面的,還是要報導。再打正在通話中,我就感覺好像是座機呼叫轉移到手機上了,試著發了翻牆網址,結果真的發送成功。只有一通聽了5分34秒,他一直在聽,還問我講完沒有,他能不能掛電話,我說沒說完就繼續講,他問我煉法輪功多長時間了,我告訴他就是在中共負面宣傳中我走進法輪功的。展開講了自焚真相,610非法,活摘罪惡等,中途沒回應,但翻牆網址念完後他掛電話了。還有一通他說如果是法輪功就不聽了,這時我想起給記者打時也有這麼說的,這一次我沒正面回答他,接著講了自焚造假在聯合國備案,之後他沒再聽。至少我把這個沒人告訴他的信息告訴給了他,對他會是一個觸動,也許他會去找自焚真相。

3、教育局和新聞出版局還有廣電局基本都聽幾分鐘,一通四川教育局的態度很不好,還有一通湖北廣電局的我打了4通,我講的他都不相信,態度很不好。這些案子打下來,只有福建電視宣傳中心的一通,說知道我講的這些,造假的不會宣傳,但三退她不知道,給了她翻牆網址。

專案第一天開始時沒說自己是誰,而且看著案中的號碼,就總是在如何開頭上費了時間,還自己給自己製造緊張,打電話犯憷,致使前兩天狀態沒能調整好。還正趕上家裡的小弟子消業,咳得很厲害,半夜也一直咳,我也沒能休息好。心裡想不管是不是干擾,都不被帶動,就是要調整好狀態打好專案。後兩天先告訴對方自己姓什麼,不是單位是個人,但有事情要問一下,對方一般都會降低防備。案中是三類號碼穿插編排的,把案中的教育局、廣電局、宣傳部分類撥打,切入語就不用再在頭腦中總想了。打電話過程中小弟子在旁邊會時不時的咳嗽,要是以前會埋怨小弟子吵到我了,通過修心性,現在能守住心性不被帶動。我就想小弟子咳的聲音也是能量,也能清除眾生背後的邪惡,我就繼續打。特別是最後一天狀態最好,心裡想著大法弟子是主角,還看到同修發的信息:“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正念更強了。先領了2包,結果一打連續幾個都接不通,又去問同修,同修說也遇到這樣的號碼,也許是阻擋,不要管它。我給同修回覆說,越是阻擋越是要打。還加了一個大大的【正】字,我是想說就是要正一切不正的。同修也給我回復了一個大大的【正】字。

打完專案,回想這幾天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比如說:發現案中號碼都打不通就馬上去問發案同修,同修很忙還要回應我的問題,其實想一想也不是很著急的案子,在大組交流時再提出來也不晚,自己影響到同修發案真是不應該。還有,在寫這篇交流稿時還發現自己最後一天領的案例複製時沒看好日期,毛毛躁躁的錯領了前一天的,這都是自己要修的。

我想起了師父《精進要旨》<警言>的一段法:“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藉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個人體悟:只有修好了自己,才能更好的證實法。

最後恭祝師父新年好!
同修們新年快樂!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