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事 為法來」之二:鶏形版圖

連理枝

【正見網2017年01月15日】

中國是象形文化的國度,中國的象形文化其實是宇宙高層生命的有意安排。那麼中國版圖在“歷史的今天”呈鶏形,也絕不是歷史朝代的演變這麼簡單,其實也是神佛有意的安排。神佛把中國版圖在“歷史的今天”安排成鶏形,目地在於以此來啟悟今天的世人,展現法輪大法的傳世。

(一)鶏形版圖

那麼神佛為什麼把“歷史今天”的中國版圖安排成鶏形?因為鶏是以其生命屬性代表時間、象徵黎明的動物。那麼在“歷史的今天”、在世界的東方(中國)、在太陽升起之地,展現一隻象徵破曉的鶏,這個狀態即是啟悟世人:人類在“歷史的今天”將迎來黎明;隱含的內涵是:破一切之迷的法輪大法傳世!因為人世間是迷的空間,宗教也歷來講人在迷中。人來自何處,又往何方?生命到底是怎樣的狀態?到底有沒有神?人與神是怎樣的關係?就像漢字之謎從來沒有給人類揭示過一樣,這一切對人來講都是迷。所以人類五千年的歷史就像是在黑暗中度過,人也就像生活在黑夜中、生活在迷中一樣的狀態。當破一切之謎的法輪大法傳世的時候,也就像征人類迎來了破曉的黎明。那麼神佛就用中國版圖在此時呈現鶏形這個狀態,用鶏代表時間、象徵黎明的內涵寓意而啟悟世人:人類黎明的時代到了!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版圖在“歷史的今天”呈現鶏形的原因。

(二)猴年馬月

古老的中國文化流傳中,關於時間有一個詞語:“猴年馬月”。“猴年馬月”即是指法輪大法傳世的時間。法輪大法於1992年5月13日由東北長春傳世,1992年即猴年,5月中下旬至6月初即馬月。所以,法輪大法傳世的時間是“猴年馬月”。

“猴年馬月”每十二年就有一次。所以“猴年馬月”就是指很久以後、幾乎誰也說不清的時間。那麼為什麼用“猴年馬月”來指法輪大法傳世的時間?因為久遠的歷史就安排了“猴年馬月”傳法輪大法這件事情,但是,這個具體的時間又是不能讓世人提早知道的。歷史是安排的,人在迷世是不清楚的。當天象不到,當安排的那件事情沒有出現、沒有發生的時候,是不允許人知道真相的,否則就不是迷世了。所以就賦予“猴年馬月”遙遠、不確定時間的內涵,這就是把法輪大法傳世的時間安排在“猴年馬月”而又不確指具體時間的用意安排。

在歷史的長河中有過無數的“猴年馬月”,為什麼說“猴年馬月”就是確指1992年的“猴年馬月”?因為1999年是人類的大劫之年,法國諾查丹巴斯在其《諸世紀》中的預言到1999年嘎然而止。那麼1992年的“猴年馬月”也就是人類的最後一次,所以,最遙遠的“猴年馬月”當是指人類最後的1992年的“猴年馬月”。這就是為什麼說“猴年馬月”是確指1992年的原因。

當然,人類的1999年大劫被推延了,此是另一個話題,這裡不作闡述。就是說,法輪大法的傳世是久遠歷史就安排了的。

(三)神傳漢字

我們看漢字“醉”。漢字“醉”的部首“酉”是“酉鶏”,對應今天中國的鶏形版圖,指時間:“歷史的今天”;部首“卒”是終結、結束之意。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歷史的今天”是末法末劫之時,此時本茬文明面臨著最後的終結、結尾。而此時的人如果不悟,就是真正大“醉”不醒的人,面臨的命運結局就是“卒”:淘汰。但是,既然歷史是神佛安排的,神佛慈悲於世人,那麼大劫就一定安排大救。法輪大法就是最後救度世人的諾亞方舟。如果此時的世人分不清法輪大法和迫害法輪大法的中共邪黨誰善誰惡,那才是真正的“醉”,那要參與了迫害法輪大法更是“醉”上加“罪”。 顯然,“醉”的內涵展現是:歷史的今天人類有大劫,此時迷於紅塵而不醒、而不能得救的人就是真正的醉,是人生之醉。這就是漢字“醉”的驚世內涵。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修煉界把人得道、得法稱為覺醒。就是說一個人只有走入修煉,才意味著這個生命真正的醒了。因為人的生命不在地球上產生,而是來自於宇宙高層空間。人來世的目地是為了最後傳法輪大法的時候來得這個法,用這個法修煉、清洗自己,然後再返回去,所以才叫返本歸真,這才是人來世的真正目地。但是,人一入世間腦袋一洗也就什麼也不知道了,也就是掉在迷中來了,那麼不修煉的常人也就是在迷中。所以,只有真正得法修煉、真正懂得了人生意義的人才是覺醒的人。那麼“醒”這個漢字之所以用部首“酉”來表現,同樣是因為“酉”即鶏,中國傳統文化講“酉鶏”,對應今天中國鶏形版圖,指時間“歷史的今天”。就是說,人類真正能夠全面覺醒的時代在“歷史的今天”。而“歷史的今天”,在鶏形版圖傳出的、震驚中外、影響全世界、為人類破一切之謎的就是法輪大法。也就是說,法輪大法是久遠歷史安排的、最後破迷、最後使人類覺醒的法!所以,神佛安排中國版圖在“歷史的今天”呈鶏形,是在展現救人的法輪大法在此時傳世,是神佛在通過這種方式啟悟世人能夠得救。中國文化始終貫穿著悟,這是神佛點醒世人的辦法。

修煉即是修道。那麼“道”字為什麼用部首“首”來表現?這裡同樣暗指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轉生在中國東北長春公主嶺市,而東北即是鶏形版圖的“首”(頭部),代表智慧;“首”還有最高、第一的涵義,而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宇宙大法),也是首次向世人傳出。顯然,“道”的漢字本意是:世人應當走的“道”就是法輪大法所指引的人生之“道”。

漢字“鶏”的部首“奚”指奴隸,釋被歧視、被限制的人;那麼“奚”是不是喻指今天被中共歧視,被迫害、被剝奪了信仰自由、甚至被剝奪了人身自由的法輪大法修煉弟子?而“鶏”的部首“鳥”代表飛。在法輪大法的法理中有修煉弟子圓滿形式的闡述。就是說一個人修煉圓滿了,其圓滿的形式有屍解,有虹化,也有白日飛升。那麼部首“鳥”是不是指法輪大法修煉弟子、未來圓滿的主要形式就是白日飛升呢?如果是這樣,那麼“鶏”的漢字本意其實就是在展現法輪大法修煉弟子圓滿的狀態,而這將是“歷史的今天”人類將要發生的、最驚天動地的事情。大劫能留下的世人可拭目以待。

(四)復活節

我們再來看西方文化一個重要的節日:復活節。復活節是為紀念耶穌復活而有的節日,其意義是啟示世人:神的復活。基督教教義是:人類的最後是大審判,就是當人類最後面臨大劫難時神會復活,回來救度信他的人。

“耶穌”之“耶”用雙耳表示聽;“穌”是甦醒復活。那麼“耶穌”名字暗示的是:神會復活回來向世人講法,會告訴人救度世人的方法,人只要聽、只要信他就能得救。復活節的英文字母是east,吉祥物標誌是彩蛋(鶏蛋)和玉兔。人類的一切歷史文化都是為最後傳法輪大法而做的鋪墊,復活節同樣也不例外。

為什麼說復活節真正的所指、是今天正在全面救度世人的法輪大法?復活節的英文字母是east,而east在英文單詞中指東方,東方即是指中國,就是說神的復活之地在東方,在中國;復活節的吉祥物彩蛋即鶏蛋,有鶏蛋必有鶏,這裡的鶏蛋即是暗示指今天中國的鶏形版圖;復活節的另一吉祥物是玉兔,暗指神復活轉生的屬相為兔,而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即1951年兔年轉生;神的復活是為了救度信他的人,而法輪大法正在全球以講真相的方式救度世人。顯然,復活節的命名east指中國;彩蛋(鶏蛋)指時間:“歷史的今天”,地點:中國;玉兔指神復活轉生的屬相。如果我們把復活節中神的復活、東方、鶏蛋、兔和救人幾個要素與今天的法輪大法一一對應就不難看出,復活節所指即是今天傳世的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就是今天救度世人的諾亞方舟。

在漢字中有一個“冤”字。“冤”字為什麼用屬相“兔”來表現?兔年轉生的李洪志師父洪傳大法,救度世人,反遭中共的無端打壓、陷害,那麼李洪志師父豈不是天下最大的冤?所以,“冤”的漢字本意即是指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今天所遭中共的誣陷。

我們再看“諾亞方舟”。“諾”是神的諾言,指耶穌所講的神會回來(復活)救度信他的人;“亞”是亞洲,指救人的法船在亞洲,中國代表亞洲;“方舟”就是方法之舟,告訴人得救的方法。這個方法就是法輪大法弟子所講的“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與中共劃清界限。世人“信他”就能得到神佛的佑護,就能登上救人的諾亞方舟。所以,“諾亞方舟”同樣暗指今天救人的法輪大法。

顯然,鶏形版圖也好、“猴年馬月”也好、神傳漢字也好,還是復活節、諾亞方舟,無論東方文明還是西方文化,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站在不同的角度,來共同展現“歷史的今天”法輪大法傳世。

就是說,久遠的歷史就安排了今天傳法輪大法這件事情。這裡所啟悟世人的是:看起來今天中共勢力如何了得,但這僅僅是歷史安排的暫時需要,當不需要它的時候,神就會馬上解體它。中共是世界上最無恥的組織,它是人類的集惡體,中共精通的只有造假、整人的鬥爭邪術。勸世人不要在中共的謊言裡執迷不悟,一定要了解法輪功真相,分清善惡,一定要做一個覺醒的、能登上諾亞方舟的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