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本義系列(78):叢林惡鬥無贏家,去邪方能救中華

慧劍

【正見網2017年01月29日】

---字部“林、禁、鬥、鬥、丿、升”

在一個狼蟲肆虐,鷹隼橫行的叢林裡,羔羊燕雀無疑只有逃躲和待斃的份兒,那麼這些惡獸猛禽是否就是永遠的受益者了呢?同樣的,在逆天理、反人性的邪共所打造的黑惡社會裡,除了委曲求全的草民不得不得過且過的艱難度日外,那些長袖善舞甚至興風作浪的人,果真就是最終的贏家了嗎?

沒那麼便宜。

弱肉強食之下,今天能僥倖不死,不代表明天能在搏殺中勝出。前一秒是螳螂捕蟬、自鳴得意的狼吞虎咽,後一秒沒準就是黃雀在後、淪為別人口中的美餐。同樣的,在一個道義無存、法律虛設的匪窩,即使最八面玲瓏或者專橫跋扈的人也始終是險象環生、朝不保夕的。雖然在自己掌權時可以讓別人狀告無門,但是在別人得勢時也一樣能使自己叫天不應。雖然可以在一方獨大、成為強龍,卻並不耽誤在另一方河溝翻船、把小命交待給地頭蛇。因此共產國家裡儘管見到的是這條烏龍擺尾橫行不法,那條怪蟒翻身重新洗牌,每一個都刁鑽難鬥的樣子,實際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所奪得的生活水準和政治權利都很可能不如民主國家的一個普通公民。那麼將大部分權益通過制度性掠奪霸占殆盡的上層是不是就能呼風喚雨、占盡機宜了呢,卻也未必,相比於底層官員蔚為奇觀的率眾群毆,上層在峨冠博帶、歌舞昇平之下山頭林立、暗流洶湧,更善於不見刀兵就使對手身敗名裂、死有餘辜,並在害人的同時給自己也掘出惡報的墳墓。由此可見,在全靠流氓打拚才能爭得一席之地的共產國家,從上至下全是邪靈手中的玩物,沒有一個真正贏家。

林08-12341234字部概義:同字義,眾多而並立的情勢。參見該字。

【淋】小篆從水從林。水流或水滴如林般(並排而下)。
【琳】小篆從玉從林。林立的美玉。[琳琅:形容排擺懸掛中的玉件林立且晃動的情勢]。
【棼】小篆從林從分。分散而林立的情狀。[治絲益棼:想要把絲束好,結果更加紛亂]。
【焚】( 甲)( 金)甲骨金文小篆從林從火。像火燒山林那樣火焰林立。泛表以燒毀為目的(將眾多物品同時分頭)引燃。
【梵】小篆從林從凡。林木廣布。用作佛教譯音字時借表與密林情勢類似的寬廣深厚、寂靜清幽、勁直高拔等修行狀態。
【婪】( 甲)甲骨小篆從林從女。(貪占)眾多女子。
【禁】小篆從林從示。在宗廟、神主等周圍林立、戒嚴(以阻擅入)。
“禁”部概義同字義。
【襟】從衣從禁。上衣前身兩片可以交覆或者扣連在一起,呈禁戒、封閉情勢的部位。
【噤】從口從禁。禁閉口齒(以制止聲音的發出)。

鬥11-21121112125字部概義:同字義,對打,互搏情勢的。參見該字。
【鬥、鬥】( 甲)( 篆)甲骨文像兩人交手互搏形,小篆規範為兩丮相對,其義相同。對打、拼戰。
【鬧、鬧】小篆從鬥從市。像集市上的商販們為招徠顧客、戰勝同行而爭相叫賣那樣表現為聲勢喧囂、不安定清靜的。
【鬮、鬮】小篆從鬥從龜。在相爭時為了公平起見而將約定的記號寫到紙片上,並像龜藏殼中那樣將其摶成紙團,使記號無法從表觀識別,繼而用隨機抓取的方式利用偶然性來判定事情結果的決斷方式。

簡體中將“鬥”用“鬥”字混亂代替,其實二者有著完全不同的形義構造。

鬥04-4412字部概義:同字義,與鬥有關的,情勢類似的。參見該字。
【鬥】( 甲)( 金)甲骨金文象形一種口大底小的有柄容積(體積)量器。小篆字形失真。[北鬥:北部天空與鬥形相象的七顆星]。
【枓】小篆從木從鬥。用於詞組枓栱,鬥狀的木質(拱托)部件。
【魁】小篆從鬼從鬥。對形體度量的結果體現為怪異的碩大。塊頭奇大的。字義從塊(塊)。[魁梧]。
【斡】小篆從倝從鬥。以鬥大(喻較大)的容量圍覆,扣罩。[斡旋:包容式的周旋。調解]。
【料】( 金)金文從米從升。小篆從米從鬥。其義相同。(製作食物前)稱量糧米(酌量取用)。泛表在做事之前進行定量化的素材準備。衍義1為詞組[材料]等的略用。2為詞組[預料]等的略用。
【阧】從阜從鬥。像鬥的側壁那樣坡度非常大、近乎直立的。陡峭的。
【斜】小篆從余從鬥。像製作鬥的側壁時一定要保留(傾角那樣既不水平又不垂直的幾何關係)。
【抖】小篆從手從鬥。(用鬥稱量時為了使鬥內物料能順著側壁下滑,達到上表面平整以取得較為標準的稱量結果而)使鬥晃動,即抖動。泛表類似的為使粘連物滑落而進行的往復高頻振顫。
【蚪】從蟲從鬥。遊動時尾部不斷抖動的蛙類幼體。字義從抖。

與“鬥”有關的字還有“升”,一併做解如下。

丿01-3字部概義:象形,與其它筆畫平行時,表示並順的物態。交叉時,表示鎖結、限制,使不能抽出而保持連帶狀態。相接時,表示引申關係所參照的由來物。
前者如“俞、彡、保”。次者如“犮、曳、卒”。後者如“系、延”。

升04-3132字部概義:同字義,上提,高起。參見該字。
【升】( 甲)( 金)甲骨金文小篆從鬥,鬥的內外附丶(表示淋漓灑落),鬥柄處附丿(表示抓握在手裡不放)。指用鬥狀的(容積性)量取工具深入到物料的裡面舀起物料後持續向上提攜,在高起的同時伴隨多餘物料紛紛溢出流落的操作舉動。泛表物體的位置在垂直方向登高上移的情勢。
“升”部概義同字義。
【昇】小篆從日從升。太陽上起。
【陞】從阜從升從土。提高到具有落差的土石障礙物以上,進階。與“降”相對。

正常社會依靠道德規範和法律制約,對每個人的合法權益給予最大保障,因此遇到問題後人們能夠心平氣和的尋找到解決途徑,整個社會也就容易繁榮穩定。而在中共邪黨這裡則不然,它宣揚鬥爭哲學,灌輸強盜邏輯,使人們首先畏服於它的霸權,繼而用霸權思想解讀世界,再後視公平公正如鏡花水月,最終一頭扎進爭奪霸權或特權的混戰之中。中國社會就這樣被中共變異成了恃強凌弱,奉行叢林法則的動物世界。有權可以指鹿為馬,駭人的醜聞都能夠掩蓋封殺,有理卻寸步難行,天大的冤案都難以反正。討薪無果沒人管,驚擾輿情決不容。亂收亂罰緊盤剝,霸王條款能奈何••••••整個社會也就因此怨聲載道,動亂不堪。

非止於強化霸權意識,邪黨的理念和文化激發的是所有負面的因素。它就像籠罩在中華大地上的黑雲,也像灌入中華兒女頭腦中的魔咒,好端端的一個人,只要遭受了它的侵染,便會走火入魔般迷失真我,或盲目仇恨,或以恥為榮,或唯利是圖,或沉迷酒色,起碼也要明哲保身,麻木不仁。好端端的一個國家,只要落入了它的掌控,便會砸爛歷史、禍亂綱常、糟蹋環境、殘害天良。那些有意於救國救民的仁人志士,在回顧了共產邪惡主義給人類社會帶來的無邊苦難後應該會得出結論,那就是只有當破除掉這個惡貫滿盈的意識形態後,中華民族才有希望從夢魘中擺脫和醒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