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愛德加·凱西預言的一點解讀

陸文

【正見網2017年01月28日】

愛德加·凱西(Edgar Cayce,1877-1945)是西方近代著名預言家,他的預言準確率極高,因而在西方社會極負盛名。凱西對中國的預言和評價卻極為令人震驚。他的這段預言如下:

“有一天,中國將成為孕育Christianity的搖籃,並應用於人們的生活中。是的,這對人來說很遙遠,但對神來說很快——很快,中國將醒來!”(英文原文為“Yea, there in China one day will be the cradle of Christianity, as applied in the lives of men。It is far off, as man counts tune, but only a day in the heart of God. For tomorrow China will awake。”)

“Christianity”一詞在英語中,字面意思就是指基督教。這句話很令人費解,因為基督教在西方早已誕生近2000年,而且早就發展壯大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宗教,根本談不上搖籃、孕育。所以如何解讀Christianity這個單詞,也就成為破解這個預言的鑰匙。有人將之解讀為一種好像當年的基督教一樣的新信仰、信仰復興等等。這個解讀其實是對的,然而缺乏了中間的過程。

先看Christianity一詞的表面含義基督教,要進一步理解這個詞就要從詞源上講明白什麼是“基督(Christ)”。“Christ”是個希臘語詞彙,其來源為希伯來語“Messiah”,兩個詞是一個意思。而“Christ”和“Messiah”在翻譯為中文的過程中分別被音譯為“基督”和“彌賽亞”。明白“彌賽亞”的含義也就知道了“基督”的詞義,而一個詞語在其語言的發展過程中往往不僅會有其初始含義,還會有其引申義,甚至在其引申義基礎上繼續發展出更進一步的引申義。“彌賽亞”恰恰是這樣一個詞彙。

“彌賽亞”一詞在希伯來語中最初始含義為“被塗了膏油的”。古猶太教有一種儀式:用向人或物上面塗抹或澆倒油的方式使之得以神聖化,因此,用膏油塗抹也就成為猶太人中,國王、祭司等被認為肩負神聖使命者的受職儀式。

例如據《舊約聖經》記載,摩西為他的助手亞倫執行了這種塗油受膏的禮儀,任命他為祭司;祭司撒母耳為大衛行受膏禮,宣告他將繼任為以色列的王。因此這種初始含義的“彌賽亞”可以意譯為“受膏者”。

因為受膏禮是宗教儀式,本身就很有神聖的意味,也象徵著接受者從此肩負神聖的使命。因此漸漸的哪怕表面上沒有接受受膏禮,但只要執行神聖使命的人也被認為是“受膏者”。例如古代波斯統治者居魯士,不是猶太人,更不信猶太教。但因為他打敗了迫害猶太教的勢力,又能夠善待猶太教信眾,而被認為是執行神聖使命的受膏者。例如《聖經 以賽亞書》就將居魯士稱呼為“我耶和華所膏的居魯士”。這也說明表面上皈依某宗教、舉行某宗教儀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當一個好人、提高道德水準,做好事,順應天意而行,地上的宗教並不能代表天上的神。

《聖經》中關於“受膏者”的記載是很多的,“受膏者”也絕不止一位,例如《聖經 撒迦利亞書》描述先知所見異象的時候就提到“這是兩個受膏者,站在普天下主的旁邊”。這說明隨著古猶太文化的發展,彌賽亞(受膏者)一詞出現了引申義:肩負、執行神聖使命者。

詞義內涵逐漸豐富的過程並未停止。例如《聖經 詩篇》中開始提到未來有一位遠遠超過其他受膏者的最殊勝受膏者出現,“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這位最殊勝受膏者擁有一切的能力和權柄,足以把世界情況徹底改變過來。他將在末後降臨人間,大顯神通,飛到天上,拯救他的信仰者,並使全人類都信仰他,創造一個新天新地。聖經中提及此的地方數不勝數,例如“他要執掌權柄,從這海直到那海,從大河直到地極”,“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

這位眾受膏者眾彌賽亞中,最殊勝的受膏者,最偉大的彌賽亞,可以意譯為救世主,他的最終降臨成為聖經預言的核心。許多地方提到的彌賽亞都是指這位最後的救世主。救世主也就漸漸成為彌賽亞一詞的終極引申義。

後來耶穌的一些弟子們因為受迫害到了希臘繼續傳教,一些希臘人開始信仰耶穌,並用希臘文字記錄福音。希伯來語“彌賽亞”一詞,也被他們翻譯成了希臘語詞彙“基督”。對華人而言無論是“彌賽亞”還是“基督”都是音譯詞。這兩個詞彙之所以音譯,我想也是在中文中由於文化的不同,找不到一個同時具備受膏者(本義)、肩負神聖使命者(引申義)、救世主(終極引申義)三重含義的詞彙,而只能音譯。

耶穌之所以被稱之為基督,始之於一段對話。《聖經 馬太福音》記載:“耶穌到了該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就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他們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耶利米,或是先知裡的一位。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

耶穌認可了西門彼得的回答。而且從這段話中,可見當時很多人認為耶穌是以利亞、耶利米等古先知中的某一位轉世再來,可知當時人們是有轉世輪迴概念的。後來基督教發展中由於對教義的偏執理解,摳字眼,才導致了對輪迴的完全否認,這是歷史的錯誤。

後世基督徒出於宗教感情,完全忽略彌賽亞(基督)一詞的前兩重含義,直接採用了救世主的終極引申義,咬定耶穌就是救世主。而且隨著基督教越傳越廣,逐步成為世界性宗教,這個詞彙的終極引申義:救世主,越來越完全遮蓋了其前兩重含義,特別是在對西方語言、歷史演變不熟悉的華人地區尤其如此。

其實看耶穌的回答,耶穌也只是說他是西方宗教中的主、耶和華的兒子,是基督,是彌賽亞,是採用這個詞彙的第二重含義,是承認他帶著神聖使命而來的,並沒有說自己是最後救主。而且《聖經 馬太福音》也記載了耶穌所帶的使命:“耶穌說: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的迷羊那裡去。”可見當時耶穌的使命並不是拯救全人類,只是普度以色列民族中的有緣者,不是最後的救主。

弄清基督(彌賽亞)一詞的來龍去脈後,再回到愛德加·凱西的預言上去。“Christianity”一詞依然可以翻譯為基督教,但這裡的基督應該是採用第三層含義:救世主,更確切的翻譯應為“救世主的宗教”。那麼這段預言準確中文翻譯如下:有一天,中國將成為孕育救世主之宗教的搖籃,並應用於人們的生活中。是的,這對人來說很遙遠,但對神來說很快——很快,中國將醒來!”

大家知道無論東西方宗教都是要弟子們出家,到寺院、道觀、修道院、修女院裡面去遵循那一教中神佛的教導,脫離凡塵世俗的,甚至到深山老林中隱居的,並不能運用到世俗生活中的。“並應用於人們的生活中”說的就是其信仰者修煉者們可以不用出家,不用脫離世俗社會,不用當專職的神職人員,就能圓滿去天國的,是把整個的人類社會作為修煉場所。這是完全超出歷史上任何宗教的。那麼傳出這一信仰的人必是一切受膏者中最殊勝的那位受膏者,也就是救世主。所以我才在解釋“Christianity”一詞時使用了基督的第三層含義:救世主。

大家知道猶太教是不承認耶穌為救世主的。其實,猶太教對救贖和拯救有著和基督徒大不相同的理解。在猶太教中,救贖的希伯來詞根是padah與ga’a1,拯救的詞根是yeshu’ah,據西方學者研究這些語詞在猶太先知和拉比文獻中主要被用來指民族重返與再生,以及宇宙的最終理想狀態。(Geoffrey Wigoder ed: The Encyclopedia of Judaism, The Jerussalem Publishing House 1989, p. 588.)就是說,猶太教的救世概念是從猶太民族乃至全人類的層面界定的,強調的是人類理想的社會秩序。與此不同,基督教的核心是個人的得救,個人修煉,即個人通過耶穌救度,死後靈魂上天國。

那麼從猶太教以及聖經的預言,可知救世主不僅僅是要度他的弟子修成圓滿,還要讓天地都重造,出現新天新地,全人類、各民族,整個宇宙都會達到最理想的狀態。這遠遠超出了個人修煉的範圍,這是整個宇宙的正法,這位救世主也一定就是全宇宙的創世主。

從凱西的預言中,我們可知這位在末後救世的創世主一定出生在中國,其所傳的法也一定是在中國傳的,不然凱西不會將中國稱為孕育救世主之宗教的搖籃。這一新傳出的正信一定人數眾多,且遍及世界,聲名傳遍世界,因為救度的對像是全人類。並且是在日常生活中就能修成,“應用於人們的生活中”是不用出家就能修圓滿的大法。

並且從《聖經 啟示錄》等多篇章節來看,最後新天新地出現之前,救世主展開最後審判之前,他的弟子們也會受迫害,甚至被迫害死(其實當年耶穌、釋迦牟尼的弟子們都經歷過迫害)。因為創世主傳出的偉大正信正法會受到邪惡當權者的毀謗與迫害。那麼了解真相,識破謊言,走出新舊宇宙更替階段的大災難,就成為全世界每一個人的重要任務,因為這同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關。

那麼如何找到這偉大的正信正法,首先他絕不會是過去的宗教,他絕不會是過去的宗教形式,因為他是開在常人社會中的;他也絕不會打著過去的覺者的旗號。《聖經 啟示錄》裡寫道“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我是大衛的根,又是他的後裔。我是明亮的晨星。”既然耶酥說自己是顆明亮的晨星,那麼閃亮的晨星必將在太陽升起之時歸隱!巧合的是,釋迦牟尼當年在菩提樹下開悟之時也正是啟明星升起之時。這也是天意在預示釋迦也如啟明星一般,是為最後的救主做預示,鋪路的。

當今中國雖然出現了許多新的信仰,但符合這些條件的唯有1992年傳出的法輪大法。法輪大法的修煉開在常人中,其弟子們正是在日常生活中切切實實的實踐著真、善、忍。法輪大法是以氣功的形式傳出的,與過去的任何一種宗教無關,也不打任何一種宗教的名號行事。法輪大法的法理無比的博大精深,又是用最淺白的中文口語講述,因而修煉人眾多,引起了當時的中共黨魁的變態嫉妒,從而動用其黨的一切力量發動邪惡至極的迫害。迫害中更是以拍電影的手法在天安門廣場製造了自焚偽案,點了一把偽火,煽動仇恨,欺騙了全世界。正好符合《聖經 啟示錄》中寫的魔鬼“又行大奇事,甚至在人面前,叫火從天降在地上”。

現在大法弟子們遍及海內外各處,目前都在全力以赴的講清真相,希望所有的人都不要辜負大法弟子的苦心。在你接到真相傳單、小冊子、光碟時千萬要抽空多看看,不要錯過機會,也許你的人生將會因此迎來巨大的福分與平安、喜樂。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