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忽視的「善」

大陸大法弟子 如初

【正見網2017年02月14日】

我是九八年跟母親一起走入大法的,那時只是煉四套功法,看大法書困的睜不開眼,這些年我總是拖拖拉拉,但是慈悲的師父一直沒有落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最近的幾件事讓我更加體會到師父不想落下每一個弟子,鼓勵弟子精進,走好最後的路。

因為懷孕,母親來照顧我,我是獨生女,霸道,不讓說,母親弄壞家裡的東西,記不住東西放在哪裡,我都非常氣憤,眼裡全盯著她的錯處,看到法和交流文章,常常覺得這就是母親所反映出來的問題,但卻想不到“修煉是修自己。有的人就是老是向外看,你這不符合法了,他那不符合法了。看到人家不對的時候,善意的跟他講講:這個事是不是應該這樣啊,我們是修煉人哪,我想他能夠接受。但是哪,你不要老是你這不行啊,看到不對的時候先想自己,是為什麼叫你看到,是不是你自己有問題了,修的是自己。” [1]全然沒有善念,母親體重一度下降20斤,直到我生了孩子後總是忘事,碰壞東西,這才想到是師父點醒我,讓我站在別人的角度上考慮問題。

而在寫文章這天,經母親提醒,發現自己手寫的護身符中的“善”字缺了一橫,開始自己還不相信,後來查了字典才發現真的錯了,這麼多年我一直把“善”字丟了一橫,在善上做得不好,對母親、丈夫(常人,支持大法)、孩子總是不善,好的時候恨不得把心掏出來,不好的時候拉長了臉,口氣非常差,總是嫌棄別人做得不好,覺得自己學歷高,教母親電腦時態度高傲強硬,總覺得她為自己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對待丈夫總是說打就打,以至於手上的濕疹病業症狀一直不好,“真、善、忍”三字上我一直丟了一橫,做事情上沒有恆心,煉功、三件事上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總覺得自己“善”做得不錯,師父借母親的嘴點醒了我,“這是大法真、善、忍特性在不同層次中的具體體現。” [2]我的“善”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中表現都是錯的,連最表面的字的筆畫都是錯的,我的善一直是自己所忽略的,平時沒有注意的,一直是自以為是的,所以才會連最篤定的筆畫上都會出錯,最近提醒母親背法字音錯誤時,口氣很差,總是高高在上的感覺,覺得這麼簡單也會讀錯,讓母親背法時看見我就緊張,還覺得我這是在幫你糾正,很了不起,現在我才反省到自己的“善”在根上沒有做好,應該一絲一念都符合法,對待人、物要善,自己以為沒有黨文化的觀念,實際上還有“鬥”、“惡”,只是被自己的高傲和自以為是掩蓋了起來,完全沒有站在法上去考慮。而就在我意識到這些的時候,丈夫不再懶惰,也開始站在我的角度考慮問題,用“善”去解決問題,反而更容易。

懷孕時,婆婆在我家住了大半個月,暴露了之前很多沒發現的生活習性,給小孩做的衣服和被子都是破的,她說話大聲,邋遢,坐不住凳子,讓我打心眼裡瞧不上,孩子生下來沒幾天她就出去打工了,從那時起,丈夫提起她我就氣不打一處來,她一打電話我就憤憤不平。年初一她說要來已經在路上了,我氣的吃不下飯,心想沒把我放在眼裡,不打招呼就來了,母親提醒我這是要去掉的心,我也知道,但是心裡仍是氣憤,我大聲說:“師父,我知道弟子做得不好,請求師父幫弟子拿掉這個恨、怨的心,看婆婆不順眼的心、排斥她的心,弟子不要這些人的觀念,這次下決心一定去掉。”當時並沒有想到還有不“善”這個心,師父再一次幫助不爭氣的弟子拿掉了背後的物質,丈夫在給婆婆打電話,我樂呵呵的,不像以前那樣打聽事情,他們說的話也不往腦子裡進,我的心也一下子輕鬆了,那團揪住我的心的“惡”沒有了。在這裡我想對不精進的弟子說,師父還在管著我們,只要我們真正的想去掉不好的心,師父就會幫助我們。

懷孕後我一直堅信要順產,中間心態不穩像常人一樣去產檢,顯示缺鐵性貧血,開藥後覺得不對,放在那裡沒有吃,結果之後產檢顯示更嚴重了,覺得跟常人一樣是符合了常人狀態,其實是把自己擺到了常人的地位,承認了自己貧血,孩子到了預產期一直不出生,過了兩週才生,期間一直是焦躁、不耐煩、抱怨的狀態,生產過程中一直念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2]、 6小時順產,但是產後大出血,無法排尿,我不理會,被婆婆和丈夫看到,通知了大夫,進手術室,後來打針、抽血,臉色蠟黃,大夫讓輸血,這次母親說不輸血,大夫說不輸血會得席氏綜合徵,掉頭髮,不來月經等等,母親幫我發正念,堅定不輸血,大夫一遍遍讓簽字,說了一大堆後果,後來又來了一批中醫大夫,再次考驗我,我當時覺得自己很渺小,被人牽著走,後在母親的幫助下,3天出院,心裡有時還是翻出大夫說過的話,導致3個月後大把掉頭髮,腰疼,膝蓋疼,彎腰使勁就子宮疼。我意識到,這是孩子沒出生時,我和母親說自己身體出現病業反映不會害怕,在小孩這裡我就心態不穩。這句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抓住把柄,在我意識到問題後,多看法心一下子輕鬆了起來,身體也輕快了,不脫髮了,現在生了孩子快6個月,來了月經,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對弟子的鼓勵。

孩子生下來特別魔人,總是哭鬧,我經常煩躁,總是大聲罵他,不耐煩,心裡很壓抑。今天我才發現這些都是我一直疏忽的“善”,“善”不只是對人微笑,態度好,要從心裡生出慈悲,自己卻連“善”的表層都沒有做好,真的很慚愧。小孩生下來有黃疸,醫生開藥,吃了之後吐了,母親不讓吃,婆婆和丈夫總讓吃藥,我雖同意不吃,但心裡很害怕,總是擔心,後來3個月去打疫苗還是有黃疸,我總是擔心不打疫苗就不能上學,但是打疫苗也是承認了病的存在,這是不信師不信法的表現啊,如果堅定信師信法,那麼根本不會怕,因為“天體、宇宙、生命、萬事萬物是宇宙大法開創的,生命背離他就是真正的敗壞;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 [2]後來沒吃藥,孩子黃疸消失了,白白胖胖。因為我不“善”,給孩子換尿不濕有時就想湊合吧,結果他的尿道口紅腫,流出白色的東西,丈夫和我全都哭了,母親說沒事,給孩子聽師父講法,一天不到就恢復正常了。孩子臉上長了紅疙瘩,聽法後也都消失了。在孩子身上還有很多神奇的事情發生,這些都是大法的奇蹟。

慈悲的師父,還沒放棄滿是人心的我,還在點醒我,在這裡,我想提醒和我一樣的同修們,一定不要忘記我們是修“真善忍”的,應該從一絲一念中進行對照,當你真正認識到下決心去掉時,師父會幫助我們拿掉不好的物質,這麼多年,現在一切又重新開始,讓我真正體會到“有師在,有法在,沒有什麼化解不開的。”[3]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