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壓機器的螺絲釘都鬆了

冬葉

【正見網2017年02月22日】

中共一直在洗腦,要人做一個不生鏽的螺絲釘,剛剛發生在我身邊的一件事,使我忽然想到,鎮壓法輪功這台機器的螺絲釘不僅生鏽了,而且都鬆了,不好用了。

我記敘的是一名老年女同修的事,今年除夕下午三點多鐘,她和另一老同修出去掛真相樹掛,這種樹掛是用A4或A3紙打成豎字條,然後塑封,栓上細繩,另一端栓沙袋,然後扔到樹上。優點是好扔,字看的清,不象布條幅有時會打卷。

她正掛著,這時過來一個小伙子,“大娘你幹啥呢?”她很平靜的說:“過年了,俺們修煉人給大夥送福”。小伙子說:“這挺好,我幫你掛行不?”她說行,在掛的過程中得知他入過少先隊,同修剛一講,小伙子便說:“大娘你給我退了吧!”同修說好,起了名退完他就走了,同修想他是找上門來的。

真相樹掛隨身帶的過多,好幾十個,很重,她是用塑料口袋裝的,袋漏了,她抱著找個亮的地方整理一下。她來到路燈下,這時一輛警車開來,停在跟前,“大娘你幹啥呢?”她不慌,說:“過年了給大夥送吉祥,讓大夥出門抬頭見喜,五福臨門。”警察邊問著邊打電話,不一會派出所的人來了。巡警車走了,來的警察罵巡警,“不讓過年啊?看不著不就完了嗎。”他們怪巡警多管閒事。

到了派出所,一大包樹掛扔在地上,值班警察說:“你看這麼多!”同修說:“這多好哇!”警察說:“是好啊,怎麼不白天掛,晚上出來?”“白天都忙過年,晚上吃完飯出來溜達。”她倆就跟他講。警察問你們掛多少?這一堆怎麼辦?這時所長跟另一警察說,把這大包放倉庫去,留那幾個放著,少了罪還能輕點,上級來了,你就說你只掛四五個,到拘留所,你就說你倆都七十多了。同修說,不行啊,我六十七歲不能說謊啊,我們是修真善忍的。警察說:“這樣吧,你倆別吱聲,我說,你七十二,她七十一,七十歲往上拘留所就不收了。”同修問他戴的什麼,他說是黨章。她倆就講江澤民和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共產黨是西來幽靈等。所長說我們也是上指下派,我們也不願意干,同修講那你也不能吃鍋烙啊,活摘法輪功器官多大的罪呀,天理不容。但是最後他倆同意三退。

這時分局局長來了,局長進屋說:大過年的不在家呆著出來幹啥呀!同修說是為了叫大夥明白真相,局長說你們這樣做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國家也不允許 。同修說憲法允許啊,得把真相告訴人,你說現在做個好人多難啊?我們就想做真善忍的好人,警察說你做到了嗎?同修說這次沒做好,給你們添麻煩了,對不起了,你得給我機會呀,我以後會做好。局長說瞅你那手套,手指頭都露出半截來,你們省吃儉用的,錢都用到這兒了,大過年的,我也沒辦法,巡警報的案,咋整?同修就背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局長走了,屋裡剩下的那個警察跟她倆說,到拘留所別怕,現在公安部大清理大整頓,都知道,不敢亂來,並且說,我要外出探親,節後等我回來,有資料給我送來。那警察還囑咐別忘了給他三退的事。同修說,你串門見了親朋好友別忘了告訴他們三退保平安的事,他說他記住了。她倆當晚被送到本市拘留所,果然不收,第二天八點又被送到一個縣城的拘留所。那兒警察奇怪,你市裡不有拘留所嗎?送我們的警察說,我們那拘留所叫法輪功“買通了”,不收。

在那兒要先上醫院體檢,同修就跟大夫講大法好,教人向善,要退黨團隊,那位醫生很感動,並且還說謝謝大姐。同修說別謝我,要謝,謝我師父吧,他讓我救你們。也怪,同去的警察也不管,好像他是陪她講真相似的。

在拘留所裡,她倆就跟那兒的警察講是怎麼回事,警察講他媽身體不好,同修就跟他講自己親身的例子,自己得了胃癌,為了活命九二年去北京治病,幸遇法輪大法辦班,在班上師父一揮手就把胃癌徹底根除了。她說萬幸啊,要不是法輪功早就沒命了。這位同修父親也是胃癌,沒趕上早去世了,同修告訴警察先三退,然後告訴他母親念法輪大法好……。

這是大年初一,端來了餃子她倆也不吃,說沒犯錯不能吃你們的飯,問那你啥時候吃,她倆說回家吃。送來時,她倆連個拘留證都沒有,因為她們不說姓名。第三天,警察說,不吃不喝,回去吧,市裡派出所來人又接了回去放了。具體情況同修說也不清楚。

兩位同修就這樣過了個年,我在想,警察抓她們起了什麼作用?一路講真相,見人就三退,就好像給她們找了份工作,拿個扳子去松這台鎮壓機器的螺絲釘一樣,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維持不下去了,機器不靈了,只剩下血債幫在那垂死掙扎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