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執著 師尊慈悲護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3月17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時光飛逝,轉眼間一年一度的法會又到了,在這無比殊勝的日子,我將一年來的修煉心得與大家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在練習樂器中提高

我很想加入天國樂團,於是在去年八月買了樂器,由於我對音樂一竅不通,自己在家練習吹樂器,也沒什麼進步,心想有同修教就好了。今年二月的一天,在師尊的安排下,有同修介紹同修A給我認識,她在音理方面很精通,本身又是老師,教學生很有方法。非常感謝師父安排同修教我樂器。

在之後的課程中,同修A耐心的教我音樂基礎知識和樂器的吹奏技巧,之前我在家自己練習的時候,不懂節奏,把曲子吹的亂七八糟,同修A就一點一點的給我糾正。當我學習中遇到難題,反覆練習也達不到效果,灰心喪氣的時候,同修A就會鼓勵我,給我打氣。每當我對她教的知識完全不理解時,她就會想辦法改用另外一種教學方法,讓我能夠儘快掌握所學內容。看到同修A的無私幫助,我真的很感動,決心好好學習樂器,儘快通過考試,於是我把手上救人的項目都暫停了,等通過考試後再繼續做。

就這樣抱著在短期內一定要通過考試的極端心態,起早貪黑的練習樂器。可是每次到考試的時候總是狀況百出,不能通過考試。這時,同修們看到我的情況,紛紛來找我交流。可是當時,我就是想快點通過考試,聽不進任何人的建議。直到看了師尊的新講法,如同棒喝,自己才靜下心來向內找。師尊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大法弟子,做什麼都是極端的,那可不行。”回想這段時間,為了快點通過考試,極端的想法,不能接受任何同修的建議,反而被人心帶動,憤憤不平,覺得團長對我的要求如此嚴格,是在故意刁難我,對團長產生了怨恨心;當同修B對我說,不能為了練習樂器而放棄手上其他的救人項目時,自己卻固執己見,為自己開脫找理由,對她說,通過考試再做其他救人項目。當考試通不過時,覺得自己付出了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越想越委屈。

師尊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 “都想打快拳,是吧?急功近利。這種思想是邪黨灌輸的黨文化。做什麼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過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過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過程中是你修煉提高的過程,同時就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不是說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我悟到:以前很想快點通過考試,用狡猾的心理,想走捷徑,這是黨文化。我要發正念清除並歸正自己的行為。現在,我有請專業的音樂老師教我,徹底放下急於求成的心。對於何時參加演出,不去執著,隨其自然,只要堅持練習下去就好。

二、信師信法 正念闖關

今年六月的一天,正在上班,總經理突然把我叫到會議室,說我的工作準證快到期了,政府不給我更新,這樣我面臨著被遣返回國。總經理說,在公司做了幾十年,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和我一起來公司工作的其他中國同事的准證都更新了,只有我的被拒。當聽到這個消息,我想,這是迫害,我不能承認它,我要讓師尊給我做主,我的去留師尊說了算。接下來,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家人同修,希望他們幫我發正念,但家人同修聽到這個消息後反而勸我,放下生死,回國。我非常肯定的告訴他們我是不會回國的。因為我覺得已經融入到國外證實法的環境,在這裡比在國內更能發揮救人的力度。同修們知道我的情況後幫我發正念,我自己也向內找,學法小組的同修也和我一起向內找找到了怕心,怕離開這裡,怕失去這個安逸的環境,去到那些落後的國家做難民。仔細向內找發現安逸心使我修煉不能精進,救眾生的心不純。私心,憑著自己工作中一點點成績,老闆對自己的器重,自私讓別的同事都要聽我的,工作中不守心性,覺得自己永遠是對的。色心,對老闆日久生情,看到他會動心,這可是修煉人的大忌。發現這些心後,長時間發正念,有一天晚上,我幾乎一夜沒睡,第二天照常去景點講真相,一點不困。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工作準證更新的事情還是沒有消息,我心想放下一切人心,在我離開這裡之前,突破怕心給老闆講真相,救他。於是約了老闆,見面後,直接把我的訴江狀遞給他。他看了後非常驚訝,萬萬沒有想到,我竟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他說,在這之前,對你的工作準證能夠更新,還抱有一線希望,看到這個之後,我知道你沒有可能留在新加坡了,你準備回國吧。我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及大法在大陸被迫害的情況,給了他真相資料和九評,希望他回去好好看看,能夠了解真相、得救。幾天後,他來找我說,謝天謝地,你的工作準證申請成功!他為我感到高興。我知道,這一關過了,瞬間身體變得特別輕,走路時好像要飄起來,美妙極了。心裡對師尊充滿了感恩,不爭氣的弟子又讓師尊為我操心。

三、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突破家庭關

去年七月二十日,我起訴了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過了很長時間,沒有收到回執。於是,今年三月我再次向中國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提交了控告書。每次看到明慧網上報導,我的山東老家,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嚴重,常常是全國最嚴重的地區。我想到要救那裡的眾生,不能讓那些不明真相的公檢法人員,對大法犯罪。今年五月,我向山東省法院、檢察院及我所在市的法院、檢察院提交了訴江狀。八月的一天,我先生突然打電話說,本地公安部門的人去他父母所住的村裡調查我,問我是不是在海外煉了法輪功,並假惺惺的關心的說,如果煉法輪功,回國的話,過海關時要小心。這下我成了他們村裡的名人,大家都在議論紛紛。各種流言蜚語向我的公公婆婆襲來,我的公公婆婆是非常要面子的人,哪裡能承受的了如此的打擊,逼著我的先生和我離婚。我知道這件事後,馬上向內找,我找到有看不上先生和他家人的心。我的先生小時候體弱多病,時常打針吃藥。有一年暑假,在他的奶奶家和他的堂姐堂弟們一參加學法小組,得法後師父給他調整身體,從此身體越來越強壯,他從心裡知道大法好。可是,迫害以後,他的媽媽讓他放棄了修煉。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全家人聽了不少真相,可還是反對大法。這讓我非常生氣,心想,要不是我修大法,早和你離婚了。當我翻開《轉法輪》,師父說:“你煉功,你愛人可能不煉功,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我猛然驚醒,對呀,我不能離婚,這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迫害。我要否定迫害過好家庭關。我給公公打電話講真相,沒想到他在電話裡對我破口大罵,之前從來沒有這樣對我。我想到我是煉功人,不能被他帶動,每回應他一句都心態平和,沒有和他爭吵,最後,我說您別生氣呀,我在海外又沒做壞事,您氣壞身體怎麼辦。他說,我說不過你。我又給先生打電話,他不聽我的電話,我就給他語音留言。我說大法在我心裡是第一位的,我不會放棄我的信仰!我很珍惜師父給我安排的這個家庭,我們的家庭裡的每一位成員都是善良人,只是在這次迫害中被謊言欺騙,我也不會放棄這個家庭,我不會像任何邪惡勢力屈服,誰都別想拆散我們。過了幾天,先生帶女兒去了我媽媽家,媽媽同修給他講了為什麼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和一些大法真相。先生聽完後和媽媽同修說,他不會和我離婚,誰逼他都沒有用。現在我的家庭又恢復了往日安寧。

在今後,我更加明白自己的責任與使命,修好自己,多救人。感謝師尊在我修煉路上的時時呵護,弟子唯有精進報師恩,唯願師尊笑。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