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學法與實修的體會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3月19日】

有同修說到學好法才能真正實修,我想接著說, 真正實修後又能學好法。我們都說要學好法, 那麼什麼樣是學好法,我體會學法看到的不總是一個意思才是學好法,而那又是實修後出現的,體會我們的實修在學法中是能反映出來的。

最初學法時,看到師父講到的有些法理,曾有過‘誰能做到這點’的想法,時間長了有點學法就是學理論,在法理的認識與做到上相脫節;就是有的只是在理論上認識到了,行動跟不上。問題積攢多魔難大了,被動中我不得不精神起來了,開始實修,排除各種干擾後走出了一步。發現摔了很多跟頭後悟到和達到的;正是以前自己認為做不到和不想去做到的,感覺有一種力量往前推著我,讓我去明白其實能夠做到,也必須做到。以前想逃避,但是都沒有逃過去。我就想先前為什麼不能主動去修呢,想往前走,那都是必須要過的關,要走的路,為什麼只是想著往高處走,而行動上逃避,在那自欺欺人浪費時間,為什麼非到無路可走才精神起來呢,那會兒應該是被迷住的,但陷在其中時不易察覺到。

魔難中,我知道只有用師父的法理才能闖過去,於是我認真學法,用法理對照著清理邪惡,就像上戰場,一招一式都認真到位,感悟到不去真的按師父的要求做,就破解不了舊勢力的安排,就好比在戰場上放棄主動,處於被打的地位。當時的初衷是自救,在奮力拚搏闖過去之後,看到和感受到了另一番景色,我發現真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到位還給自己帶來了提高,這對當時的我來講真是意外的收穫,我明白了什麼是實修和實修的重要。另外從這開始我能主動實修了。

處在魔難中看到的只是眼前,都是舊勢力又怎麼樣了,走出一步,能完整看問題,看到的不再是舊勢力,我體悟到了師父的安排。我想起了師父法中講的:“佛當然不管,那一難就是他設的,目地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來。他能給你解決嗎?根本不會給你解決的,解決了你還怎麼長功,怎麼提高心性與層次?讓你長功才是關鍵。” (《轉法輪》)認識到在魔難中我曾有過的‘師父為什麼不管我’這樣的想法是對師父的不敬。透過魔難我感受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一直在看護著我;透過魔難感受到了師父對我的棒喝,我想:要是師父不用這種方式往前推我,我能主動修嗎?覺的很難,自己迷的太深,惰性太強了,是師父的棒喝把迷中的我打醒了。從這開始,我能從正面看問題了,腦子裡不再去想舊勢力,不去看舊勢力挖的坑多深,不看眼前吃多少苦,只想師父的安排中讓我修出什麼。

最初覺的突破都是象得了一百分那樣興高采烈的,在享受這個一百分的同時,再去得下一個一百分。實修中經歷的不是想像中的那樣,是感到在人中無路可走時,一咬牙豁出去了,什麼也不想了,就跟著師父走吧。是在人的思維的絕望中, “一了百了”(《轉法輪》)的狀態下,出現了柳暗花明;在酷似瀕死的體驗,在脫胎換骨的感受中得到一次次提高。體會突破是要斷開這一層的東西,才能上去,這層跟上一層的觀念是不一樣的,是要改變觀念的。開始悟不到這點,總想去達到自己想像中的最好,阻礙達到這個目標的都視為干擾,思想僵化在那,等於緊緊抓住這層東西不放,在抓不住了,不得已的情況下放手了,以為抓不住是得不到那個最好了,可發現是在放手後才得到了那個最好,這時明白,當時看著過不去的巨難就像有人掰開我的手;是師父借用這讓我悟道,讓我放手這一層的東西,是師父在往上推我。

由於經濟和身體方面受到干擾,一段時間我的思想僵化在我要有錢、我要身體好上,把這作為目標,因為身體好可以多做事,可以證實法,在這層看,沒錯,站在高處看,這是維護人的肉身;是維護人的表面這層的東西, 就因為抱著這層東西不放,所以脫離不了這個層次,蛻不了表面這層殼。師父《轉法輪》中講:“他就是為了讓人最大限度的放棄執著心,什麼都放棄,最後連身體都放棄了,所有的心都沒有了。”在我自己層次從師父講法中理悟:我們的修煉雖與釋迦牟尼佛的方式不同,我們不放棄肉身 ,但要修這顆心,對肉身的執著得放下;不是放下肉身,是放下對肉身的執著,因為肉身也是表面物質中的東西,是這層殼中的東西。感悟想要得到時沒有,徹底放下這個想法時,對身體好壞的概念都沒有時,是提高上來了,提高了身體自然也就好,就能做很多事,就能更好的證實法。提高後心是穩定的,不再搖擺,相信沒有老病死,就像以前相信有老病死那般天經地義,也不再有病魔捲土重來的擔心。

用寫文章舉例,最初的想法是我要寫更多更好的文章,就是想把這件事做到最好,往前走發現摔很多跟頭是為了磨去這個心,因為超常的理不是去爭一百分,那是常人那層的想法,要突破往前走,就得放淡放下‘我’要怎麼樣這個想法,直到最後沒有這個想法了,打破最初的想法的框框,才是突破。因為最初認為的最好是所在層次的,想要提高是要放下這個心,不是一味在自己所在層次中執著追求達到的,是改變原有想法的。

開始我對自己寫的已發表的文章如數家珍,後來不斷放下自我、不再去感受自我的東西。從最初的我要寫很更多的文章,到最後把哪篇文章是我寫的這個念頭逐漸放到無,沒有屬於個人的概念了,在共享的大法資源中不再區分出屬於‘我’的東西,把腦子裡‘我’的東西放下、放空。體會每個人用什麼形式去哪顆心是不同的,就是不在於形式是什麼樣,而是我們做任何事心純淨的成度,達到那個成度,就會出現師父講到的各種狀態。

我曾在房子這個問題上,摔的鼻青臉腫的,我一次次想還有什麼沒悟到的。從最初的有好房子好講真相這樣的想法,歷經反覆摔打,逐漸對房子好壞的概念沒了,最後連房子的概念也不存在了,只有跟隨師父正法這一念。很多問題上都這樣,情的問題上也一樣,回想起來有一個時期出現的麻煩事,都是針對去各種情的,父母情、同修情的各走了一遍,在摔了無數跟頭後把各種情放下,思維中只剩孤身一人,赤條條來去無牽掛時,感受到突破了。隨之打開了一層全新的、原先沒見識過也想像不到的,學法也看到了又一層理。

師父講:“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可是你跳出常人的層次,在稍微高一點的層次中,你就會發現,常人所認識的這層理,往往都是錯的。” (《轉法輪》)根據師父講法,想問題時我就想現在的自己是錯的,這樣相當於站在更高一層看自己,感悟在自己所在這層看問題,只是刮皮,思想跳出去,不在自己所在這層裡看問題,才容易剝下這層皮,這樣提高的快。

在找自己的時候,我就想自己的念頭是不是被限制,被念頭後面隱形的框框,也就是被一層觀念限制。用別的同修的事舉個例子,一同修說:誰誰這麼年輕就走了。我說:你的話裡帶有年齡大了就該走的因素,是被最表面的老病死的這層框框所限,高層是沒有年齡概念的。體悟如果我們修到念頭一出都不在表面這層框裡,就不受這層框框所限,也就好比剝了分子粒子的最外一層皮。我在念頭一出後再倒回來,看這個念頭跳沒跳出去,就是得下功夫,在經過長時間這樣的一個基本功訓練後,我在學法中看到《轉法輪》中師父講的:“假如當你進入到細胞與分子之間、分子與分子之間,你就會體驗到已經進入另外的空間了。” “我們這個物質身體細胞蛻去之後,而在另外物質空間裡存在的更小的分子成份卻沒有滅掉,他只不過蛻了一個殼。”有了跟以前不一樣的理解和感受。另外象打開一層天目一樣看到一層理,如: 理悟到師父中《轉法輪》中講的:“人穿不穿衣服都一樣了”的一層意思,就是:打比方給我穿上這件衣服我也能看透;表面這層東西迷不住我了。也有師父講的:“人在房間裡,你在外面都看到了” (《轉法輪》)的感受;象有透視功能,看原先自己或看有的同修的執著,就像在二樓看一樓那樣一覽無餘。

我的體會就是想怎麼脫去表面這件衣服,而不只是只撣撣衣服表面上的土,每遇到問題想我沒穿這件衣服時的思想是什麼樣,每件事、每一念都站在這個角度去想,久而久之,就能脫下這件衣服,就會有突破的感受,學法看到的就不總是一個意思,就會體會到學法的美妙。

最初看到法的內涵,我的感受是超常的,不是常人所能認識的宇宙飛船飛的多高;而是一下被捲入了百慕達那樣,以前學法的感受是平面的,原以為那樣就將走完修煉全過程了,有些像師父《轉法輪》中講的:“就是因為他不相信,才會造成他認為自己看到的是絕對的,認為就這些了。那還差遠去了,因為他的層次就是在這兒。”現在突然打開了一層立體的,明白了自己也就是剛剛起步,明白以前看不到法的內涵,是之前自己沒走到這步,沒走到這一步;對師父《轉法輪》中講到的很多狀態還沒有真實的體會。在有了真實體會後,我明白了師父法中講的世間法與出世間法修煉中的每一步都是要紮紮實實的去做到、去同化完成的。這會兒真的知道了時間的緊迫。

再說點兒學法的體會。

有同修可能說:講真相的事做的挺好的,還出現這麻煩,意思就是我走出來了,怎麼還遇到這些麻煩事,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有多少人是抱著正確的想法去練功的?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在公園裡練也好,在家裡練也好,有幾個人這樣想的?”我對師父所講的一層體會是:走出來和沒走出來的都要修心, 走出來光做事不修心不行,得按法的要求去做到才行,得“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人家都知道這個人練功,辦公室的人知道,街道也知道,鄰居之間都知道他練功。”訴江後有的同修受到騷擾,可能覺的以前沒人知道自己,現在暴露了,因此產生這樣那樣的想法。自己層次理悟:在修煉路上有可能發生和出現的一些現象,師父在法中都講了,也就是說一切都在師父的安排和掌握中,表面上看著不好的事,不一定是壞事,正確對待,也能變成好事,感悟不管出現和沒出現被干擾狀況,能正確認識,都是同化了表面這層理;走過了這一步。感悟師父承認的,我們去做了,肯定在正法中和未來有我們現在體會不到的作用,就是好事壞事不是我們眼前所能看到認識到的這樣和這點兒。

有的同修已認識到這點:就是在源頭上怎麼不讓迫害發生,而不是重點在迫害之後怎麼營救上。我們都說用法理指導修煉,我就想師父表面法理中有沒有講怎麼樣做就能避免迫害發生這層理呢,學法中在看到師父講的:“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 (《轉法輪》)之後我理悟到了這句法的又一層意思,還有後面“也用不著你打抱不平了。”的又一層意思。前面師父講的是:“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有這樣的前提,我在自己層次中理悟到這樣一層理,就是我們按照師父所講從私中走出來,修好自己,就能避免迫害的發生。對這點深有體會,我就是把想要解決什麼的想法放下,只想著按師父的要求做,修自己,努力讓自己從私中走出來,在當初看著擺脫不開的舊勢力如影隨形的干擾中走了出來,走在道中;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干擾自然就少了。另外前邊這些對法的理解其實也是法點給我的,在想了這個問題後看到的。我在實修過程中出現這樣的狀態,就是有問題學法中能得到解答,還有:同化法有的就是同化師父表面法理中講到的一些句、詞,出現那樣的狀態。

師父《轉法輪》中講:“因為他們許多人不講實修,許多東西也不知道。”感悟我們只有實修;真的去做到,才能體會到師父講到的很多東西,沒做到也就體會不到, 因為沒實修到那個層次。師父在法中經常講到的是:“真的做到”就能出現什麼狀態,如:“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轉法輪》)想想我們有真的做到師父所講;而沒出現應有的狀態嗎?沒有!是因為我們沒有“真的做到”才沒出現,你實實在在修到那,自然就那個狀態,不是站在人中只是用高層空間的理感性的撐著自己。

還體會:不是做到一點兒,就:我實修了,怎麼沒出現師父講到的那樣?得修出功夫來,修出的功夫得達到那個高度,文章中寫出的可能是一句話;我做到哪點出現了什麼狀態,可那是在長時間反覆的在一個問題上摔倒又爬起,吃了很多苦後修出來的。還有個體會:就是看著同樣的事,有的同修借這件事需要認識的高,有的就不需要多高,認識到就過去了,就是不看事本身,不看別人,就看借這件事,師父安排中自己要修出什麼。

以上是自己學法和實修中的一些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