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笑你個三閭強:為甚不身心放!」

唐蓮

【正見網2017年03月18日】

貫雲石:《雙調殿前歡•吊屈原》

楚懷王,
忠臣跳入汨羅江。
《離騷》讀罷空惆悵,
日月同光!
傷心來笑一場,
笑你個三閭強:
為甚不身心放!
滄浪污你?
你污滄浪?

【註解】

【雙調 殿前歡•吊屈原】:雙調 殿前歡:是小令的曲牌名。吊屈原:是本小令內容的標題。
楚懷王,忠臣跳入汨羅江:楚懷王時代的忠臣屈原,跳進汨羅江而死。屈原是戰國時楚國的著名詩人。楚懷王由於聽信讒言,將屈原放逐沅湘間,屈原悲憤,自投汨(讀密)羅江而亡。汨羅江:湘江支流,在湖南省東北部。
《離騷》讀罷空惆悵,日月同光:讀完《離騷》,心裡白白地難受,屈原是偉大的,他可與日月爭光。《史記•屈原賈生列傳》讚譽屈原:“雖與日月爭光可也。”
三閭(讀驢):指屈原,他曾在楚國作過三閭大夫。
強:高強,高明。
為甚不身心放:為什麼不把身心放寬一點,意即為什麼不想開一些。
滄浪污你,你污滄浪:(你自投入滄浪)是滄浪把你弄髒了,還是你把滄浪弄髒了? 污:污染,弄髒。《孟子•離婁》:“有孺子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滄浪;漢水的下游,這裡泛指江水。

【賞析】

這首小令的內容是說:屈原作為楚懷王的一位忠臣,卻不能得到楚懷王的信用,最後投江而死。屈原和他的作品《離騷》都是很偉大的,足可以與“日月同光”。詩人對屈原的悲劇性命運,傷心之餘,忽然轉哭作笑,笑屈原想不開,也就是笑他不能從效忠楚懷王的思想中解放出來,以致投江自盡——這種行為並不是十分睿智的,所以可笑。屈原曾說:“眾人皆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

看來,並不是如此。最後以“滄浪污你?你污滄浪?”為結束。很是耐人尋味。

當然,統觀全篇,詩人並不是真的在嘲笑屈原,而是“以笑代哭”的更深一著的筆墨。

歷來憑弔屈原的作品很多,絕大部分都是表示對屈原的惋惜和哀悼,以及對奸佞的斥責。貫雲石卻別闢思議,獨出心裁,說屈原並不高明: “笑你個三閭強”,並且問他: “為甚不身心放?”還進一步提出了“滄浪污你?你污滄浪”的問題,確實堪稱翹楚,豁人眼目。

在藝術上.這就是一種逆振彩筆(翻案技巧)。古詩中運用這種技巧的,如蘇東坡的七絕:

人皆養子望聰明,
我被聰明誤一生。
唯願兒孫愚且魯,
無災無難到公卿。

蘇東坡跟一般人不同,他運用逆振技巧,唱了一個反調:希望兒孫愚笨而且遲鈍,並且說:這種愚笨而且遲鈍的人,只要無災無難,還會當上公卿大人呢!他以翻案的筆墨,有力地嘲笑了朝廷顯貴們用人取士的平庸和愚魯。

再如,通常人們都說“雪兆豐年”是好景象,希望在過年前後,厚厚地下一場大雪。但是,唐代詩人羅隱的《雪》,卻揮動“逆振彩筆”,唱出一個反調:

盡道豐年瑞,
豐年事如何?
長安有貧者,
為瑞不宜多!

詩人看清了眼前的統治者殘酷剝削人民的現實真相,即使是豐年豐收,人民也還是被掠奪一空,饑寒交迫。而雪越下越大,人民當即受苦不堪。所以羅隱一反舊說,提出“為瑞不宜多”的新見解,十分深刻,力透紙背。

蘇東坡和羅隱的兩首詩,它們的思想見地,都,與通常的見解相反,這就叫做“獨辟思議,別出心裁”。這兩首詩的創作手法,都是用的“翻案”文筆,說得典雅一點,叫做“逆振”技巧。

當我們讀了蘇東坡和羅隱的詩,對逆振技巧有進一步的了解之後,再來看貫雲石的《吊屈原》:

傷心來笑一場,(傷心過後,轉哭為笑)
笑你個三閭強:(含淚的笑,猶悲於哭!)
為甚不身心放!(你受辱受屈一輩子,為啥不想開一些呢?)
滄浪污你? (佛法中講:自殺即殺生,絕不可為!)
你污滄浪? (----天下寒士:均須棄之!)

這時,我們對這幾句詩的深刻意蘊和藝術妙諦,也就會有越加深切的領悟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