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詩醇:「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

唐蓮

【正見網2017年03月27日】

李白:《江上吟》
木蘭之枻沙棠舟, (枻讀yi曳。船舷;短槳;或船柁)
玉簫金管坐兩頭。
美酒樽中置千斛, (斛讀胡,容器名)
載妓隨波任去留。
仙人有待乘黃鶴,
海客無心隨白鷗。
屈平詞賦懸日月,
楚王台榭空山丘。
興酣筆落搖五嶽,
詩成笑傲凌滄洲。
功名富貴若長在,
漢水亦應西北流!

【今譯】
木蘭做的槳,沙棠木做的舟,
管弦樂隊坐兩頭。
香洌的美酒幾罈子,
帶著歌伎在江心隨意飄流。
仙人想飛去,正等待黃鶴,
海客清悠,身邊伴隨著白鷗。
屈原的詞賦像日月千秋永照,
楚王的宮殿如今只見山丘。
詩興大發,落筆震動了三山五嶽,
詩寫成了,江河湖海都低下頭。
功名富貴若能夠長久,
那漢水就會向西北倒流!

【註解】
仙人句:據《南齊書•州郡志》記載:傳說仙人子安,曾乘黃鶴從武昌黃鶴樓前經過,樓即因此得名。

海客句:據《列子•黃帝篇》,有一人住在海邊,很愛鷗鳥,每天早晨都到海邊去,有成百的鷗鳥,飛集在他身旁。

屈平:即屈原,名平、字原,又名正則,字靈均,楚國偉大的愛國詩人。

楚王:指屈原時代的楚懷王、楚襄王。 台榭:指楚王曾遊憩的章華台、陽雲台等。

五嶽:指東嶽泰山、西嶽華山、南嶽衡山、北嶽恆山、中嶽嵩山。

【賞析】
這首詩,是詩人李白,在漫遊吳越後,又回到湖北,游江夏時的作品。他雖然屢次向朝廷上書,都沒有受到重視,但依然意氣風發,對自己的文才充滿自信,並表示出一種對功名利祿的蔑視,以楚王和屈原對比,實際是自比屈原。加之此時,詩人雖然“散金三十餘萬”(見《上安州裴長史書》),囊中還是有幾個錢的,同伴們也都是青春年少的恃才傲物之輩。

李白在此詩中,反映出一種既輕視功名利祿,又覺得機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尾聯二句:“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揭示出:人生在世,貪圖功名富貴,是不牢不穩,非久非長的不實之務。

漢水不會向西流,功名富貴不長久:二者是一個道理!遂成千古警言。

那麼,人生究竟如何是好呢?

李白在詩中,寫得很清楚:“仙人有待乘黃鶴,海客無心隨白鷗。”當然是學道成仙為好!

詩人還有如下的描寫:“屈平詞賦懸日月(當忠臣、當文人:好!),楚王台榭空山丘(當昏王、當貪官:不怎麼樣!)興酣筆落搖五嶽,詩成笑傲凌滄洲(能寫出優秀作品而有益於世: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