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皆有靈:鍋、鏟教我做飯

真涵


【正見網2017年04月26日】

我不是一個擅長做飯的人,和婆婆在一起生活多年,婆婆做飯時不用我幫忙,說我幫不上忙,我也知道,我容易越幫越忙。

後來孩子大了,我們買了新房,和婆婆分開住,婆婆說:“這下你得自己做飯了。”我想:雖然我不會做,可是我可以學呀!把飯菜弄熟是第一要務,然後再考慮色、香、味的問題。

剛開始做菜時,我有一個感覺,廚房怎麼有點象戰場,我把油放進鍋裡,突然想起再切點菜,菜還沒切完,我發現油冒煙了,我手忙腳亂的把菜扔進鍋裡,炒了又炒,發現有的青菜糊了,有的青菜還沒熟,我還急出一身汗。逐漸的我學會把菜準備好,炒菜時就不那麼著急了。

我做菜還容易把水放多了,有一次站在鍋前,我正在想:放多少水呢?冷不丁看見鍋說:“把水舀子(裝水的大勺子)裡的水放一半就可以了。”我就放了一半的水,菜做好了,我發現,水放的正好。我想:這個鍋挺好,能提醒我。

有一次切好了菜,我想:炒時先放哪個呢?我看見鍋說話,它告訴我如何如何放。還有一次,我炒粉皮,粉皮粘鍋,我有點發蒙,心想:這菜怎麼炒,我看見鍋、鏟都發蒙,它們一起說:“我們沒炒過這個菜呀?”鍋又說:“如果做過一次,我就知道怎麼辦。”

有一次我煮雞蛋,水開了一會,我想:“煮沒煮好呢?”鍋說:“再等兩分鐘,要不溏心(蛋黃沒熟)”有一次我做菜著急,在鍋旁邊說:“快點熟呀!快點熟呀!”鍋說:“你著急也不行呀!盛出來也不熟。”

有時我蒸饅頭或包子時,我發出一念:“好沒好呀?”這個鍋就告訴我:“還得一分鐘。”或者說:“再等兩分鐘。”有時還說:“停火後,別開蓋。燜一分鐘。”我想:“燜一分鐘,八成是熱氣在鍋裡竄,也是加溫。”鍋說:“你真聰明。”我眨一下眼睛,意念中說:“做飯我不聰明。我的聰明不在這上面。”結果,鍋、鏟、還有鍋蓋,一起說:“我們覺的你還可以。”

有一次同修A回來住一個月,同修B拿來一個電飯鍋,我和同修A 覺這個電飯鍋給人一種典雅的感覺,象個貴族少女。同修A要走時,我和同修B收拾廚房的用具,我把電飯鍋裝進紙箱裡,剛要蓋上,電飯鍋說:“你要我唄!”我一下愣住了,我想:我家有電飯鍋呀,再說向別人要東西也不好意思呀。可是,看見電飯鍋那種渴望的表情,我猶豫了。我問同修B :“電飯鍋裝好了,拿回去你放哪?”同修B 說:“放倉房裡。”我說:“你不用啊?”同修B說:“我家有電飯鍋。”同修B用詢問的表情看著我,我想了一下,說:“我想要你的電飯鍋。”我和同修B說了這個電飯鍋對我的請求,同修B樂了,說:“這個電飯鍋送給你了。”我去看了一眼電飯鍋,發現它很開心。我把它拿回家,打開包裝時,看見它興高采烈的說:“心情真好啊!來,我看看主人家的廚房。”很快,我發現廚房裡的廚具都喜歡這個電飯鍋。用這個電飯鍋燜飯時,我用鋼勺來衡量水的多少時,電飯鍋經常提醒我:“水放多了。”或者說:“再拿出一些水。”

這個電飯鍋在我家待了三年,煮飯很好吃,速度又快。有一天我不在家,丈夫用它燜飯,電飯鍋壞了。我很惋惜,想:看看能不能修上,我先拆開看看,結果發現裡面的線路已經燒的一塌糊塗,根本修不了,我白忙了一通,坐在椅子上歇著時,我發現廚房的好幾個生命用手捂著腦袋,偷偷的用眼光在瞄我,象做了錯事的感覺,我納悶,心想:“什麼情況?”鍋蓋和鏟子放下手,看著鍋,水龍頭也抻著脖子,看著鍋,我把目光轉向鍋,鍋怯生生的說:“主人,別費勁了,電飯鍋到壽了,它怕在你跟前壞,你自責,它挑個時間走的。它說,它還想回來。”我眼淚差點流出來,就轉身出了廚房。

總得做飯呀,我把原來的電飯鍋拿出來用,可是不知為什麼,我不太喜歡這個電飯鍋,總覺的這個電飯鍋做飯不香,說不出來什麼味道。我對丈夫說:“這個電飯鍋做飯不香。”丈夫說:“沒感覺呀。”孩子也說:“沒感覺呀。”

有一天收拾屋子,我無意中看見一個馬,馬頭正伸進一個桶裡喝水,還打著響鼻,我知道了,我不喜歡的這個電飯鍋的內膽前世是一個飲馬的桶,怪不得我總覺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做飯也覺的不好吃。我和同修說了,同修說:“你買一個電飯煲,帶預約的,很方便。”因為忙,我一直沒時間去買,有一天,同事正在網上買東西,我對同事說:“幫我看看電飯煲,預約的那種。”同事說:“我家正在用的電飯煲就很好,我給你看看。”很快,同事說:“姐姐,你看看,這個好不好?正在打特價,229元。”我看了一眼,說:“可以,就這個。”

過了一週,電飯煲送來了,回家後,我打開包裝一看,覺的很好,這個電飯煲同樣給我一種很典雅的感覺,再一看,這個電飯煲怎麼哭的稀裡嘩啦的,我愣住了,細打量這個電飯煲,儘管它已經哭的泣不成聲,我還是認出了它,它就是離開我八個月的那個電飯鍋,這下輪到我驚訝了,這個生命經過怎樣的請求和等待,被安排著又重新出現在我的家裡,我真的很感慨,心裡暖暖的,眼睛有些濕潤。

第二天我把它拿進廚房,我看見電飯煲高聲喊:“夥伴們,我回來了。”天哪,廚房裡的生命都沸騰了,水龍頭、鍋、鏟、水舀子、調料盒、裝油的罐都和電飯煲打招呼,鍋說:“咦,換了新行頭,挺漂亮。”只有我買了五個月的燒水壺有些摸不著頭腦,鏟子忙介紹說:“它原來在這三年,後來腳底下的線燒壞了,我們以為它死了,再也見不到了,沒想到,它換身行頭又回來了。”壺說:“還有這樣的事,太有意思了。”電飯煲對壺說:“你好漂亮呀!”壺說:“你也很漂亮呀!”看著它們在熱情的寒暄,我覺的很有意思。

當周日丈夫和孩子睡懶覺時,我就在廚房裡看《轉法輪》,偶爾一抬頭,看見它們都在看我。當我看完一講,把書合上時,它們伸著腦袋,趕緊問我:“不看啦?”

有時廚房看起來靜靜無語,說不定誰在那裡說話呢,這些可愛的生命,真是我生活中的花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