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的勇氣

祝雨

【正見網2017年04月18日】

人類文明因為覺者的教化而輝煌並得以延續。遙想覺者開創修煉文化之初,追隨覺者成為當世弟子的勇氣令人驚嘆!

釋迦佛誕生的時代,婆羅門教和其它傳統宗教占據主導性地位。據說婆羅門教在很久遠之前也是很正的信仰,但是到了釋迦佛出生的時代,已經偏離了源初作為正信度人的功用。

釋迦牟尼的父親是迦毗羅衛國國王,當時王國的很多活動都請婆羅門教上師參與。國王在釋迦牟尼很小時,就請婆羅門教的上師指導釋迦牟尼。釋迦牟尼成人後,結婚生子,周邊的環境仍然是婆羅門教的氛圍,可以想見其周遭的親朋好友大多信仰婆羅門教,所遇見的紅白喜事和其它習俗禮儀,也都或多或少的帶有婆羅門教的儀式。然而,釋迦佛29歲那年,苦於生老病死,毅然離家出走,尋求解脫之路,歷經6年的艱辛,終於在菩提樹下證悟解脫人生之苦的佛法,開啟廣傳佛法度人的艱辛之路。

據文獻記載,釋迦佛在世時,常隨在身的弟子(常隨眾)有1250人左右。應當說,其中很多弟子都具有非凡的勇氣。

首先,這些弟子必須能夠明辨其它教派對釋迦牟尼佛的攻擊。當時釋迦傳法之時,觸動了婆羅門教和其它的教派,他們都以各種各樣的方式來攻擊釋迦所傳的佛法。甚至採用假冒佛弟子信眾抹黑的做法。當時的資訊和信息傳播雖然遠沒有今天發達,但是對釋迦佛的各種誹謗和攻擊信息內容,也會通過當時社會的傳播渠道而逐漸散布開來。因為,釋迦成佛之前是王子,其很多真實的生活經歷廣為人知,這會被其它教派用來攻擊釋迦佛法的證據。比如釋迦佛早年受到婆羅門教上師的教育等,顯然會被婆羅門教眾用來攻擊佛祖“受婆羅門教育而忘恩,甚至盜婆羅門教義而另立門庭”之類的誹謗言論。當然,也不排除當年親自教育過釋迦牟尼的婆羅門教上師們,會被動員或自願出來批判攻擊佛祖的可能性。當佛祖接受不同國家和富人的供養時,也會有被污衊為“斂財”的可能,放棄王位繼承甚至可能被進而攻擊為“不愛國”。面對這樣的攻擊和抹黑,今日向佛之人,都值得思索一番,如果自身那時出生於婆羅門家庭,是否擁有明辨真理是非的心智,是否能夠認定佛祖所傳之法是救贖自身的正法,是否具有非凡的勇氣去追隨佛祖,是否能夠成為佛的當世弟子,並精進不殆修成正果?

其次,勇氣體現在這些弟子豁然衝破家庭和各種社會關係的阻力。由於當時的傳統信仰並非釋迦佛所傳之法,這些弟子自出生初始,便生活在父母和家族所信仰的宗教體系之內,經常出入的也是所信仰宗教的各類場所,接觸的親朋好友也多為同一宗教信仰,各種生活習俗和禮儀也都與信仰的宗教相關。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長大成人之後的這些人接觸到釋迦佛所傳的佛法,即使能夠認同接受其佛法,那麼這些弟子能否不顧及家庭和周邊的社會環境,放棄父母親朋好友的信仰,轉而去追隨釋迦佛呢?真正能夠做到這些,必然需要非凡的勇氣。能夠想像的出來,當初很多佛弟子,很可能經過了父母和親朋好友的輪番勸說而不為所動才成行的。

再次,勇氣還反映在對釋迦佛的堅定正信之中。當時的婆羅門教和其它的傳統正教歷經很長時間的傳播,雖然已經沒落,但在其過去的發展過程中,也會有一些真實的修行成佛得道的實例,這些現象從某種程度上證實了當時的傳統宗教在歷史上確實能夠度人。所以對於有心修行成佛得道的人來說,選擇當時的傳統宗教作為人生信仰,應當有其貌似合理的邏輯依據。而釋迦佛的佛法剛剛才在世間流傳,即使能夠見證甚或聽聞釋迦佛傳法過程中的神跡,但是也沒有其他弟子修成得道的實例為證。在這樣的情形下,依然能夠選擇追隨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必然具有堅定的正信,對釋迦佛法成就其修行目標堅信不疑。

2500年後,當我們今天回望歷史上釋迦佛的眾多佛弟子,紛紛衝破那個時代賦予他們的各種各樣障礙,毅然決然的追隨釋迦牟尼佛,成為佛當世弟子的那個時刻,我們由衷的感佩這些弟子們非凡的勇氣。

歷史是重複的。今日傳統修行場所大多遭到嚴重敗壞和污染,十分類似釋迦佛傳法時其它傳統宗教衰敗變異的情形,已經很難幫助修行之人成就解脫輪迴之苦。佛經所云,優曇婆羅花開是轉輪聖王大佛降臨人間的徵兆。而在我們這個時代,無數的婆羅花已經盛開世界各地,法輪佛法已經在人世間普傳了24年。一度遭到全球性的污衊和誹謗,甚至在馬教紅朝依然遭到誹謗污衊,然而,仍然有無數的求道向佛者,不懼恐怖的迫害,堅定的追尋大法修道,他們再現了當年釋迦弟子的勇氣,甚至更加令人感佩。

十二屬相之中,雞則最具滅毒之能,喜食五毒之毒首蠍子和次毒之物蜈蚣。2017年是雞年,金雞天性克毒。在上一個雞年2005臨近之際,橫空出世的“九評共產黨”啟動了滅除馬教之毒、解體中共邪靈、救贖中華的三退大潮。期望這個雞年禍害人間、迫害佛法的惡靈毒性被滅盡,更多的有緣眾生能夠在2017金雞之年,明辨是非,擁有非凡的勇氣,成為偉大佛法的弟子,避免鑄成生命永遠的遺憾!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