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頭禪」背後隱藏的執著

金風

【正見網2017年04月20日】

口頭禪原指有的禪宗和尚只空談禪理而不實修,也指借用禪宗常用語作為談話的點綴。現在把個人的習慣用語叫做口頭禪。本文從大法修煉的角度僅探討最後一種口頭禪。

每個人由於性格不同、遭遇不同、環境不同、觀念不同、文化層次不同等等,形成的口頭禪也不同。從一個人的口頭禪可以看出他的相關執著。以下試舉幾例:

一.“我好可憐”

有位老同修經常講她小時候怎麼苦,父母不疼愛她;長大後嫁錯了人,婆婆、丈夫欺負她;現在孩子、兒媳對她也不好;自己又沒工作;別人如何如何過的好……還經常愛說一句“我好可憐”。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他用常人的標準去看待高層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所以往往就出現這樣的問題,把生活中的苦當作對自己的不公,有許多人垮垮往下掉。”同修,要深思啊!說自己可憐是希望別人同情自己,其基點是求得人中的所謂幸福,這是一種情的表現。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要用正法理來看問題:師父從億萬人中選中了我,這是多麼榮幸啊!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與師父同在一世,助師正法,這可是宇宙第一榮耀呀!吃苦不是為鋪回天的路嗎?怎麼還說“可憐”呢?應該說:“我好榮幸!”

二.“你聽我說”

兩人或幾人談話時,有同修愛說“你聽我說”。這種口頭禪其實是一種黨文化的體現,說此話者往往在執著自我,強調自我,有時候還伴有急躁情緒、爭鬥心。
同修交流,應該語氣平和,態度親切,尊重別人,象一個修煉人的樣子。與常人談話也應該展現大法弟子的風采,不搶話、不強加,親切平和的交流——這對世人的救度有幫助,而且我們的修為將影響後世,真得慎重啊!

三.說髒話

由於黨文化的影響,我地有不少同修愛說髒話,部分男同修還很嚴重。特別在做事不順利的時候,有人幹擾的時候,生氣的時候,髒話張口就來。話語中還帶有怨恨心。有人說習慣了,自己都感覺不到。這是非常不好的習慣,也是黨文化的一種,既破壞大法的形像,又影響世人得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們應該嚴格修口,不說髒話。修煉人應該“口吐蓮花”。

同修們的口頭禪還有一些,比如“無聊”“煩不煩”“差不多吧”“沒勁”“沒得味”“據說”“絕對”等等,深挖一下,其背後都有相應的執著在裡面,都有我們該修的地方。

由於修煉層次有限,說的不對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希望同修們精進,不負師父慈悲苦度。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