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有求之心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4月22日】

修煉中我們都知道要放下有求之心,但我發現自己的很多有求之心很隱蔽,嚴重阻礙自己的提高。

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說:“但是我知道,只要我修煉,老師一定會把我的病給我治好。他心裡頭還有那麼一點在想。那麼是不是從根本上改變?不是。表面上那個華麗那是假的。人要不能從本質上改變自己,那就達不到標準。作為覺者,高級生命看的是非常清楚,一點都隱藏不住。他沒有達到標準,沒有發生根本的變化,最終還抱著那樣一顆心,只不過它變的更加隱晦了。”

當時讀到這段法時,覺得自己沒有想求師父管自己的病,好像不是在說我。但後來意識到,自己的思想中還在想:只要我放下治病的心,不去想它,病就一定會好。說到底,還是在執著著病,根本上並沒有真正放下。

這個想法去掉後,又冒出另外一個執著。看到別的同修講真相時說自己修煉後各種病都好了,就想等自己完全好了,也去這樣說。雖然也覺得這個念頭有點不大對,但表面上這個好像是為了證實法的理由欺騙了自己。找一找這個思想的根源,還是在求好病,執著於好病,還是有求之心,只不過被這個講真相的藉口給掩蓋了。

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說:“你們知道嗎?目前舊的惡勢力對大法迫害的最大的藉口之一就是說你們的根本執著在掩蓋著,從而加大此難,要把這些人找出來。”

其實自己還是抱有大法能治病這一根本的執著。帶著這樣的根本執著和不純的心去講真相能真正起到救人的作用嗎?能真正救了人嗎? 修的好的同修並沒有修大法能治病的想法,他們只是在講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和自己修煉前後的變化。

自己在修煉的很多方面都抱著這種隱蔽的有求之心。比如和同修發生矛盾時,雖然也在向內找,但思想的深處還在想:只要我向內找了,她也一定會向內找。也就是說,我沒有真正無條件的向內找,還在期待著對方的變化。在做證實大法的項目中遇到麻煩時,也知道要向內找,去掉執著,但總抱著一種我只要提高了,這個麻煩就會過去,結果就會好的心。說到底,還是在求那個結果,而自己的向內找並不是真心的想改變自己,而只是為了達到目地的一個手段而已。

師父在《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中說:“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裡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的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

我在常人的科學訓練中養成了凡事愛思考的習慣,好琢磨,鑽牛角尖。這種思維習慣也在嚴重的障礙著自己。我感到自己的學法和修煉總是帶著一種有為的想法,總是為了達到一個什麼目地,為了達到一種什麼狀態在學、在修。

舉個例子,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我今天看明慧網報導,有個學員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給對接就打上石膏。這學員想都沒想自己會殘廢,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學法,正念很足,能夠坐起來一點的時候就煉功。醫生告訴她粉碎性骨折都沒對就給打上石膏了,這都是那些個監獄的醫院乾的,她不管那個,我要盤腿煉功,疼的不行還堅持,後來盤腿也不疼了,結果好了,現在又蹦又跳的什麼事兒都沒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樣。(鼓掌)你們誰能夠這樣,舊勢力就絕對不敢動他。誰能夠這樣,誰就能在過關中走過來。什麼叫正念哪?這就是正念。”

於是我就常想如果自己遇到類似的情況,怎麼去做而達到這個學員的狀態。其實那個狀態是修煉境界到了之後的自然表現,是在日積月累的實修中不知不覺的修出來的,而不是怎麼人為可以達到的。有個同修說我生活在自己營造的一個修煉假象中,木馬轉圈而無法昇華。仔細想想還真是這麼回事。這種理論學習中養成的思維習慣障礙了自己的實修,其實也是一種變相的有求之心。而真正的提高恰恰是放下。

師父在《精進要旨》〈學法〉中說:“其實,你在修煉中,就是一點點、不知不覺中修上來的。記住,要無所求而自得。”

放下這些變相的有求之心和有為的想法後,我現在感到“靜而不思”(《哄吟》<道中>)的感覺真好。

一點個人淺見。如有不對,請指出。
 

添加新評論